刚刚更新: 〔妙手回春〕〔回到过去变鹦鹉〕〔都市之无限返现〕〔重生之都市魔尊〕〔暴君心尖宠:妖妃〕〔妖怪调查局〕〔两界布道〕〔神医狂妃:妖孽王〕〔他们说我是害虫〕〔凤云归〕〔战争承包商〕〔进化之超越星辰〕〔长生五千年〕〔贪财萌宝俏娘亲〕〔穿越后,我成了国〕〔天医嫡妃〕〔恶魔就在身边〕〔无敌外挂系统〕〔木叶之次元聊天群〕〔斗武乾坤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龙帝 第617章 碑影
    第617章  碑影

    龙辰浑身璀璨的仙力渐渐变得浑浊,漆黑之色自他丹田瞬间便要蔓延全身。

    嗡。

    然而,就在这无数漆黑仙力要涌入他的识海之时,却陡然停住。

    龙辰呼吸急促,双目满是狰狞,这一刻他似乎什么都不在乎了……

    他死死盯着幽白骨,一字一句崩道:“放人,否则今日我断你血脉!”

    龙辰言语落下,手中一道道漆黑如墨的仙力竟然化作一头血红丝线穿入五人神魂之中。

    五人虚幻神魂顿时发出凄厉的惨叫声,每一道声音都尖锐无比,令人耳膜生疼。

    噗噗噗。

    与此同时。

    外界,幽白骨面色陡然一白,一口鲜血喷出。

    而后他愤怒的眼眸中出现一缕莫名的惊惧之意。

    啊啊啊!

    紧接着一声声痛苦的声音从天宫各个方向传来。

    而后一名名身穿黑袍之人冲到了幽白骨身前,他们每个人浑身竟然全部都有一条若隐若现的红色血线!

    幽白骨浑身忍不住颤抖,死死盯着龙辰,寒声道:“血脉邪术,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四面八方。

    所有围观之人一个个面面相觑,皆在对方眼中看出了一抹惊容。

    这第十天域,竟然还有人能够在幽白骨面前玩弄邪术?

    幽白骨死死盯着龙辰,而后转而看向手中的一魂,挥手将其扔出,寒声道:“给你又如何,我倒要看看你如何能够取回她的三魂七魄!”

    看着那道残魂缓缓落下,龙辰口中大喝道:“太上学宫!”

    咻!

    一道流光划过天际,龙辰母亲的残魂被一名书生拘在手中。

    此人赫然就是书三。

    没有人知道,书三何时到了此地。

    可龙辰知道他一定就在此地……

    因为此地出现了造化仙榜上的须弥灵树!

    书三深深看了龙辰一眼,叹息道:“我会将她送到安全的地方,但是你离开此地后,第一时间要将须弥灵树的详细资料全部告知我。”

    龙辰点了点头,并没有出声。

    书山转身而去,眨眼之间便消失在了众人之前。

    太上学宫神秘莫测超然世外,却第二次帮助了龙辰,不禁让许多人心中多了几分猜测。

    不过此时此刻,众人更加关注的则是龙辰。

    因为此刻,他只要杀了幽白骨的这几个儿子,他便是骄阳之战中的最后一人!

    他,极有可能域碑留名!

    龙辰浑身浑浊的仙力此起彼伏,却始终无法靠近他的识海所在。

    随着书三将他母亲的生魂带走,龙辰的情绪慢慢开始平复了下来。

    旋即他脊背却满是冷汗。

    前世今生,他纵然仇恨如海,却也始终保持心中清明未入魔道。

    可刚刚那一瞬间,倘若他识海之内那龙宫散发神秘之力,恐怕他已然入魔……

    周身浑浊之气如同潮水一般褪去,龙辰骇然发现他丹田刚刚踏入天仙境凝聚的洞府之中竟然有一粒漆黑如墨的种子。

    魔种!

    龙辰面色有些难看,他知道此物定然与他使用暗星组织禁术有关。

    魔种悬浮不动,龙辰长舒一口气,知晓此刻并非去解决此事的时刻。

    他看着手中的五道神魂,又看了看外界的幽白骨,冷笑两声直接将手中五道神魂犹如扔垃圾一般扔到了地面。

    这五人如今虽然也是天仙境,可对他而言已经没有丝毫威胁。

    五人神魂落地的刹那立马抹去了左臂的星纹,而后消失在了此地。

    幽白骨看着五人神魂出现在了外界,双目冷冽的盯着龙辰:“骄阳之战结束之日,便是你身死之时!”

    这一刻,幽白骨心中只有杀机!

    他再一次将超脱主宰的命令抛在了脑后……

    龙辰冷笑不止却看也为看这幽白骨一眼。

    因为他知道,待他离开骄阳之地时那整个释放天域都将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动。

    而这第十天域,他根本没有看在眼中。

    嗡嗡嗡。

    不知道是否是因为五人神魂离去,此地只剩下了龙辰一名星子。

    天空上的铭文陡然璀璨起来,一道道繁奥的纹路勾勒出了一幅阵图。

    阵图流转之际,所有人都眼睁睁的看着龙辰所在宫殿内的场景飞速变化……

    数十万里的宫殿,四面尽是重陨矿所建,上方却是铭文为顶,似故意让众人观之。

    可如今这四面的重陨矿墙壁轰然消散,仿若龙辰已经置身空旷田野之中。

    只是那铭文仍旧存在,而龙辰身前一尊古碑自下而上缓缓凝聚!

    “域碑,域碑之影!”

    “这是最后一关,只要此人走过碑前百米之地,便可域碑留名!”

    “以往每届骄阳之战,至少都有七关乃至九关,今日却仅仅第五关,这龙辰真乃千年难得一遇之人。”

    “小声点,他纵然在前,今日恐怕也活不过去了……”

    无数人议论不断,这域碑之战让所有人对龙辰刮目相看。

    然而每个人也知道,他惹怒了幽白骨。

    在第十天域惹怒一个主宰强者,最终只有死路一条。

    龙辰屹立在域碑百米之外,凝目向此碑看去。

    此碑虚幻,绝非实物乃是由一道道规则凝聚而成。

    巨大的石碑有六处碑面上方犹如金字塔一般尖锐,在其最尖锐之地却又一道血红之色凝而不散。

    龙辰知道,那是一滴血液。

    前世龙辰曾亲眼所见域碑本体,这一滴血纵然是超脱主宰也不知其来头。

    若说前世超脱主宰最想得到的是混沌金典。

    那世上最令他看不透的便是这域碑……

    在域碑的最下方,便有一个又一个人名出现。

    这些人皆是十方天域星子中挑选出来的最强者。

    龙辰随意观之,这些名字至少不下千余,错落有致越到高处则人数越少。

    也就是说骄阳之战已经开启了百次。

    每百年一次的骄阳之战,已经足足开展了一万余年!

    可这些人的名字却在域碑之上最不显眼之地,几乎离地面不足一寸,恐怕也只有龙辰距离如此之近方能看到。

    龙辰看着前方距离域碑百丈之地,而后顺着墓碑下方的名字向上看去,淡淡道:“我倒要看看我的名字能够留在何地!”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都市巅峰雷神〕〔清宫枭宠:败家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季先生每天都在吃〕〔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抱花眠〕〔重生之剑神〕〔神棍皇妃〕〔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