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回到过去变鹦鹉〕〔婚途漫漫:甜蜜新〕〔战少,你被捕了!〕〔我老爸是中东首富〕〔我就是超级警察〕〔界河之祖〕〔极品赘婿〕〔重生九零:鲜妻甜〕〔全能仙师〕〔鬼医神农〕〔帝国大叔霸道宠〕〔我的动漫奇幻之旅〕〔囚婚:狼少枭宠少〕〔不死仙帝〕〔不悔2006〕〔凤栖长宁〕〔危情密码〕〔七零律政俏佳人〕〔最强重生:格斗娇〕〔尚不知他名姓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绝世龙帝 第969章 罢了,便是
    白夜神族之内。

    龙辰等人在万众瞩目之下,跟随着白夜行前往了长老堂。

    长老堂位于白夜神族最高之地,诸位神王齐聚之所。

    许许多多的主系之人但凡有资格进入长老堂之人,皆是紧随其后。

    一路上无数道满汉杀机的目光死死盯着龙辰,许多人更是叫嚷不绝。

    “他竟然还敢来长老堂,此地便是他的葬身之所!”

    “白枫必然是他所杀,否则他为何不以不灭道则立誓,此人罪当万死!”

    “我倒要看看他如何颠倒是非,竟然还说人不是他杀的,可笑之极!”

    ……

    白夜行眼见如此,亦是低声向龙辰问道:“此事若真不是你所为,也许是我连累你了。”

    龙辰并未作答却也猜出了其所言之意。

    白子君之所以如此针对自己,十有*为的便是家主之位。

    长老堂内。

    一片肃穆,右侧赫然端坐着四名同样浑身覆盖在长袍之下的老者,每一个人皆是不怒自威。

    五人坐着,其余之人尽数站着,而第六人则是坐在正位之上的白仓,在他身后站着的仍旧还是白子君。

    原本吵闹的声音也彻底平静下来。

    白夜行带着龙辰几人到来之后,也躬身停在了堂前,唯有他身后四名神王走到了左侧,而后端坐。

    白夜行率先张口道:“这些时日夜行不在族内,多多麻烦各位长辈了……”

    白夜行姿态放得极低,话语也很是礼让。

    可右侧一名神王却突然沉声喝道:“你真当我们看不出来你招此人入族的目的吗?还不是因为他身后那名神王!”

    白夜行尚未说话,反倒是白子君突然张口说道:“长老莫要误会族长,招收神王强者入族对我族也是一大助力,况且我相信族长不会让外族神王进入长老堂……”

    四周之人但凡明白之人,有心皆听出了白子君言语不善。

    此言看似为白夜行说话,实则却在告诉所有人,这些时日的一切都是因为白夜行的私心!

    龙辰闻言嘴角突然露出了一抹笑意。

    纵然是无量帝君也明白了这些天来的事情到底是为何了。

    最根本的原因竟然是因为无量帝君身后的这名神王级别的白骨生物。

    白夜神族族内十名神王级别的强者,俨然有部分并不希望白夜行寻求更多的神王强者的支持。

    白子君话音刚落,他父亲白仓却眉头微皱,呵斥道:“子君,今日让你入堂旁听,莫要多言。”

    白夜行却是笑着摆了摆手,道:“无妨,子君之言却也在理。”

    他话音刚刚落下,白子君竟然再次紧随开口,道:“族长今日归来,不知可有大碍,那巡阵神王之事又可曾摆平!”

    白子君的声音已经渐渐有些质问的意思,声音也渐渐大了起来。

    “放肆!”

    白子君声音刚刚落下,白仓突然爆喝一声,直接将白子君镇压的跪在了地面之上。

    白仓冷哼一声道:“子君,夜行与龙辰之事长老堂自有定夺,你不可越界,夜行如今还是家主!”

    龙辰和无量帝君相视一眼,看出了其中不对。

    这白仓似乎对家主之位并没有心思。

    白子君在强大的威压之下跪在地面之上不能寸动,可眼神却极其锋锐,嘴角亦是微翘。

    “白仓长老,子君说的有没有错,那巡阵神王之事本与我族无关!”一名主系帝尊突然在长老堂外大叫起来。

    “对,此事子君说的没错!”

    “一切都是因为这个龙辰,否则我族何至于要与巡阵神王交涉!”

    ……

    场面竟然一时之间混乱起来。

    白夜行邋遢的面容多了几分苦涩之意,他的眸子看向了白仓身后那匍匐在地的白子君。

    “肃静!”

    白仓坐于主位之上,突然站起身来一股浩瀚如海的恐怖气息轰然散开,整个空间瞬间仿佛停滞了下来。

    无论是长老堂内,还是长老堂外,所有人皆是如坠冰窟。

    唯有那几名神王长老没有丝毫动作。

    无量帝君也在间不容发之际,将右手搭在了白骨神王身上,白骨生物身上一道道神芒瞬间将龙辰等人包裹住,挡住了这一番威压。

    嗯?

    无量帝君的动作顿时引得十道神王长老的目光落下。

    这一刻,他们似乎也看出了这白骨神王的异处,可惊讶过后眸子却越发多了几分炙热之色。

    龙辰眼见场面安静下来。

    所有人的目光也因为无量帝君的动作被吸引而来,龙辰突然上前一步,沉声道:“无论诸位如何言语,白枫之事却非在下所为,杀他之人也绝不是我。”

    “你的事之后再说。”白仓深深看了龙辰一眼,反倒是向白夜行问道:“夜行,大家都想知道你此行到底付出了些什么,说说吧。”

    白夜行点了点头,很是随意道:“半身本源供养火旗三年罢了,还有一些资源我一力承担便是……”

    罢了,便是。

    两个词语从他口中所处很是随意,可是听在在场所有人耳中皆是震惊无比。

    那一开始便跟随在他身后的四名神王,更是忍不住从座位上站了起来。

    右侧的五名神王其中一人一脸不可思议道:“你竟然为了一个刚刚招收的帝尊,供养三年火旗!”

    纵然是白仓也面色阴沉,道:“今日过后,你族长之位长老堂要再行议论,你若因私不顾厉害,这族长之位你便坐不得……”

    所有人的面容与这名神王有过之而无不及,可因为刚刚白仓的镇压再未有人胆敢说话。

    龙辰听到了此言,也忍不住看了一眼白夜行。

    当日那巡阵神王的火旗有灵,他虽不知如何供养,丹半身本源供养三年,对一名帝尊来说无异于使用了三年的保命秘术!

    这种损害恐怕将是无法弥补的。

    众目睽睽之下,龙辰忍不住出言道:“阁下之性情,龙辰佩服,此恩必报!”

    “诸位今日齐聚于此,不过是想知道白枫到底是不是我所杀。”

    “龙辰手中有一办法可知事情始末。”  右侧的五名神王闻言,皆是冷哼一声,其中一人更是说道:“还有何法?此事除了你还能有谁做的出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影后,你老公偏执〕〔宫少,你老婆又上〕〔金色的探险家手稿〕〔都市巅峰雷神〕〔清宫枭宠:败家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成为英灵的我要去〕〔冥王宠妻,冰山娘〕〔季先生每天都在吃〕〔从骑士开始进化〕〔夏先生,你人设崩〕〔抱花眠〕〔重生之剑神〕〔神棍皇妃〕〔极品老木匠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