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异世丹帝〕〔盛世为凰〕〔机灵萌宝:给爹地〕〔小仙女种田忙〕〔杀神白起〕〔吃鸡之无限升级系〕〔婚来不易:剩女要〕〔万界建道门〕〔咸鱼超人〕〔王牌大高手〕〔无敌副村长〕〔都市狂尊〕〔试婚总裁一宠到底〕〔天降独宠:邪君惹〕〔都市医武狂婿〕〔我真不是学神〕〔我的隐身战斗姬〕〔无敌从神级选择开〕〔都市至尊战神〕〔超维入侵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魔法时代 7.魔力感知
    终于知道老库鲁所谓粉条对于兽人族的意义是怎么回事,也许会稍稍改变一些贫苦兽人部落的生活。当然,老库鲁还想到了很多其他的能够改善兽人们生活的办法,就比如可以采集皇血草做为主料研磨而成的止血粉,又或者疾风魔狼肋骨制成的骨刀,这些帕伊高原上特有的东西以前很少有人注意,虽然这些是兽人们千百年来一直延续的传承,但几乎没有兽人想过这些东西除了自己用之外,还可以卖给那些外来的人,可以换精美的玉石梳子或者玻璃镜子。

    这些年来,老库鲁找到很多的方法,但是无论是草药或者魔兽这些东西本身就是非常有价值,就算是不稀有但是数量也是有限的,远不如漫山遍野里的地薯能有那么多。

    地薯这东西就算白送给人类商团也不会有人要,这东西在人类国度也是给奴隶吃或者沤粪用,可是如果变成粉条,并且提供出如何能制作出美味菜肴的方法来,也许这就是一条出路。

    夜里下了冰冷的雨,结成冰晶的水滴落在牛皮帐篷上沙沙的轻响。外面营地上的几处篝火都熄灭了,商团里的人们散去都准备休息,我听着老库鲁说起有关于兽人的那些事来,不知不觉就已经是深夜。

    库兹躺在暖和的牛皮褥子上,睡得很死,也许白天真的有点累,居然打鼾。老库鲁见到时间不早,就收了魔法罩,在魔法罩消失的那一瞬间,我的身体又怪异的感觉到幽蓝色的神秘线条浮现在出来,时间静止,那些幽蓝色的线化成点点星光像夜空中散去,我知道那是魔法的力量。

    老库鲁见到我异常的表情,才有些关心地问:“怎么了,孩子?你感觉到了什么?”

    “就像之前,我看到了一些蓝色的线在您身前凝结成奇怪而复杂的图案,刚才我又看见那些线条消散,很难以形容。”我努力想表达清楚,但不知道怎么表达,兽人语本身词组就不是很丰富,遇到这样难以描述的状况我就有点结巴。

    老库鲁浑浊的眼睛仿佛一下子变的很明亮,他的眼神也变得很凌厉,在黑夜里就像是两盏灯在我身上来回扫视,并用急迫而显得沙哑地音调说:“你能看得见那些魔法符号?”

    我怔住了,下意识的点头。我知道我这个样子傻得就像一只呆鸡,但是老库鲁失态的样子吓到我了。他有些急促的在身前空中又画了个六角形法阵,这一刻怪异的感觉有接踵而至,我感觉到这一刻的时光流速变得缓慢,我的身体被禁锢在这一刻,而我却可以清晰的看到老库鲁右手食指尖上流淌出来的红色魔法线条,在六角星的符号中心继续画出一连串儿的神秘符号,当这个魔法阵最终完成的时候,一股灼热的火浪从老库鲁的身前凝结而成,径直奔向夜色里。那暗红色的火浪在空气中发出滋滋的爆裂声,这个初春的夜晚原本是非常的冷,但是这火浪扑到远处夜色里,那种感觉就像是冬天穿着羽绒服坐飞机到三亚,刚从飞机上走下来那一刻的感受,热浪包裹住我的身体。

    体内的燃尽果带来的火毒也一下子爆发了,我就像是浑身都被烧伤的病人。浑身上下每一处有血肉的地方都有那种炙烤的疼痛感,钻心刻骨的疼。我就像是一只被烤的通红的虾子,“呵!”那痛感让我发出沉闷的吼声。

    “竟然有这么明锐的感知力,嗨!”老库鲁也吓坏了,连忙再一次画出淡蓝色的法阵,那蓝色光点瞬间就围绕着我,发出细微的风铃声,那铃声优美而急促,连成了一线。我的身体一下子就变得清凉起来,立刻缓解我身上灼热炙烤的疼痛。

    片刻后,我坐在皮褥子上努力平复我的呼吸,身边的库兹依然睡得像一只死狗,也许是因为营帐里变暖和了,他酣睡着的脸上有一种安逸的神色。我开始认真的听老库鲁说他吃惊的原因。

    每个魔法的组成是由体内的法力,绘制的法阵和颂出的咒语完美的组合在一起才能释放出来的。身体内存在魔法力量的人并不都是魔法师,这只是能成为魔法师的必要因素之一。每个魔法技能所绘制的魔法阵都不同,越复杂的魔法阵形成的魔法威力就越强大。

    目前世界上所有主流魔法,都是2000年前奥古拉都陛下创立的《魔法与时间相对论》,正是有了这位旷古烁今的天才大魔法师,才使得原本极为神秘的魔法发扬光大,之后无数魔法师都在延用这套理论。其实魔法与时间相对论是说:每个魔法师在释放魔法之前,其实可以对自己作用了一个时间停止的技能,而这个技能持续多久取决于魔法师本身的等级。这个时间停止不会影响到其他周边的人,他只是作用于魔法师自身。在释放魔法技能的那一刻,首先体内的魔法能量是在体内沿着身体的经络画出基本法阵,这个法阵大多数都是被千锤百炼之后精简精练到了极致的时光法阵,这个法阵可以让这一刻时光相对于魔法师自己是停止的,而在这个时间停止的状态下,魔法师需要快速的使用魔力绘制出各种不同的魔法阵,配合咒语形成不同类型的魔法技能。这样在0秒内绘制的法阵和发出的咒语让魔法释放的成功率提高到了80%以上。如果简单的低等魔法,甚至可以达到瞬发。

    在这套理论问世之前,魔法师们都会为《法阵与咒语契合度》这一问题大费脑筋,很多魔法师终其一生也只能熟练的使用几个魔法技能,会的越多意味着练习的时间越少,而一旦在一段时间内绘制的魔法阵与颂出的咒语契合度太低,那么这个魔法就会失败。一直到了后来人皇奥古拉都发现魔法与时间的关联后,所有人类魔法师人生中第一个需要学习的魔法就是基础版“时光停滞”,这个魔法技能只能让魔法师自己在时间停止的状态下维持1-9秒,当然法师的等级越高维持的时间越长。在这个时间停止的状态下完成的法阵和颂出的咒语是100%契合的。天才的魔法师们不在为魔法释放失败烦恼之后,开始研究“时光停滞”这个魔法技能,后来更有人借用身体的经络引导法力流向,形成“时光停滞”这魔法特定的法阵结构。

    老库鲁在晚上的时候释放魔法罩,也是对自己加持了2秒的“时光停滞”,按道理来说老库鲁在身前划魔法阵的情景,任何人都应该是看不到的,我也一样。其实我不是看到老库鲁在绘制魔法阵,而是我感知到了周围魔法元素在变化,感知到了魔法阵的形成而已。

    “我想应该是‘魔力感知’!”老库鲁肯定的说。“每个魔法师在魔法觉醒的时候,都有机会觉醒本身天赋技能,比如魔法精准,魔力感知,法力隐匿,法力回复,魔力回流,快速施法,各种元素亲和等等,这个天赋会带来很多好处,最直观的就是会比普通的魔法师更强大。我想,你如果参加觉醒仪式,那么‘魔力感知’这一天赋出现的可能性会非常大。因为你现在就能准确的感受到身体周围魔法元素的动荡,可惜兽人族的觉醒仪式并不太适合你,你只有回到人类世界,参加你们自己的觉醒仪式才行。在此之前,我能帮你的只有将基础打牢。吉嘉,你也许天生就是魔法师。”

    我翻翻白眼儿,这句话我听得耳朵快起糨子了。老库鲁看我有些不耐缓缓地摇摇头说:“我最近看了很多关于‘魔抗术’的书籍,人族也有类似的技能‘魔法防御术’,说起来,兽人的魔法核心被称为魔核,形成于脑。我们兽人魔法师修行的时候,是由四肢百骸产生魔法力量汇集于脑内的魔核。精灵族的魔法核心在胸口,它们魔力是随着心脏的跳动而产生的魔法潮汐,魔法潮汐以心脏为中心散发到身体各处,魔力遍布于全身。人类魔法师魔法核心在小腹,每个人类魔法师觉醒之后,都会在小腹形成一个魔池,全身四肢百骸产生魔力后汇集于魔池中,再由魔池散发到全身各处为一个循环。人类的聚集魔力的方式有些类似于兽人,又有些类似于精灵。所以我想你或许可以学一下我们兽人的魔法……”

    “可是老师,我甚至还没有参加魔法仪式,没有觉醒,我就连最基本的法力都没有,怎么样学魔法技能,而且还是兽人的?”我对于老库鲁异想天开有一点点的吐槽,尽管他是在为我解决难题,但是我连最基本的都没有,何谈以后?

    “额,其实呢,怎么说呢!让我好好想想。”老库鲁也有无法解释的时候,于是他默默地想了很久,努力的组织了一下语言才对我说:“如果你是普通的人类孩子,那么你只有在觉醒之后才能体会魔力在你体内循环,只不过之前发生了一些小意外,你意外的吃掉燃尽果之后,其实那些火毒就是火属性的魔力,它们在你身体的四肢百骸形成,但是你体内恰好没有魔核或魔池,魔力无法汇聚在一起,只能停留在你的体内。那么久而久之积累下来的魔力就开始灼烧你的身体。”

    “那么您是说只要我参加觉醒仪式成功的话,就可以摆脱这该死的火毒?”我终于有了一点希望,或者说是来到这个世界上的追求,也许成为魔法师才是当务之急啊。

    “没错!”老库鲁淡定地说道:“不过在此之前,我也为你想到了一个解决的办法。那就是你的四肢百骸可以产生魔力,却无法汇聚到魔池,那么就说明在你觉醒形成魔池之前,你有几率学会我们兽人族的魔法。虽然你产生的魔法力很微弱,但是抗魔术却不是什么强的**术,也许你可以学会最低级的抗魔术,那样就能大体上摆脱火毒的困扰。其实我还是不太建议你过早的学习抗魔术,你保持现在这样的状态会增强于你自身耐火性,耐性这东西并不是靠修炼才能得来的,它需要机缘。这对于你以后发展后有很大帮助……”

    老库鲁巴拉巴拉说了一堆,最后我听明白了,学习抗魔术可以制火毒,而且我的体质特殊,可以学。那还等什么?该死的火毒早晚有一天会把我变成油焖大虾。

    我忽然想到白天库兹对我说的话,老库鲁想用那些豚鼠皮给我缝一个暖和防水的睡袋,我说我不需要,他却说我一定用得到。

    “孩子,你帮我找到了对兽人族都有重大意义的食物。也许不太久的将来我可以将它们买给那些外来的商人们,或许帕伊勒斯也会有性趣买一些回去,哈哈,这个主意太美妙了。我希望这个秘密仅仅是属于我你和库兹三个人之间的,你能明白?”老库鲁终于说到了我做的粉条,以及对于粉条这事的处理办法。我想,你就是想要我四处宣扬,我又哪里敢啊。我可是给整个商队200多人一人吃一大碗,他们现在绝对做梦都在笑着回味今天的美味,但是如果知道粉条是那些该死的地薯做的,非得把我剁成肉块丢到湖里不可。

    “老师,我是肯定不会说的!我明白。”我必须让自己表现的成熟一些。

    老库鲁满意地点点头说:“兽人们的信条讲究有恩必报,作为我的回报,我想一想。我们可以在费雷德那里学会制皮术与剥皮术。”

    我原以为能给我几个金币,可惜他没提。不过为了能学到弗雷德大叔的那些家传本事,我可是帮他刷了不知道多少个皮鞍套。

    “冒险团那边有个盾战士塞恩欠我一个人情,也许你能从他哪里学点什么,最好是能够保命的本领。哦,我记得我还帮过一位游侠治好他的腿伤,对于一位精灵族的游侠,野外生存会是他天生的本领,我希望你能学到。”

    老库鲁说完仰望南方的帕伊高原,在夜幕下,群山都隐藏起来。他长叹一口气说:“这一次旅行将会是我最后一次走出兽人部落,接下来的日子里,我会挑选一些兽人孩子,希望在他们之中发现有潜质的。所以这次旅行帕伊高原将是我的终点,而你,我的孩子,那将会是我们分别的时候,你要随着商队回归人类国度,你要试着融入他们的社会,你要在一个小城里生存下来,知道你可以参加魔法觉醒仪式,成为魔法师学徒,你会有个新的生活。”

    “啊,老师,你不要丢下我啊!”我忽然感觉有点害怕,对于未来的路我有些畏惧,毕竟我是这样的年幼。

    “我会拜托帕伊勒斯照顾你的,你留在兽人族部落对你的成长没有任何好处,我们的战斗技巧和魔法技能不适合人类孩子,所以你要去寻找你新的生活,在此之前,我会努力的让你学习一些生存能力,你也要学会自己保护自己,在参加觉醒仪式之前,千万不要向外人展示你独特的能力,那会让你陷入危险之中。在一些邪恶的魔法师眼中,你会是一个不错的炉鼎。”老库鲁的告诫在我耳边反复回荡。</>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