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武狂婿〕〔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天降独宠:邪君惹〕〔都市至尊战神〕〔超维入侵〕〔绝代狂兵〕〔女主她以武服人〕〔女总裁的全能高手〕〔下海潮〕〔武术巨星〕〔最强神壕〕〔高龄巨星〕〔恋战新梦〕〔我的奇幻道具〕〔全职狂婿〕〔我的光影年代〕〔我的隐身战斗姬〕〔阴司之人间炼狱〕〔大演帝〕〔都市妖孽高手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魔法时代 135.库兹的选择
    很多关于我们这个小队在北麓荒原上的信息,在这一下午的时间里,会像雪片儿一样纷纷飞传到这座城堡里,住在这个城堡里的每一个贵人都需要了解一些我们的情况,他们关注的绝不会是我,而是库拉德大酋长的七儿子库兹,这位从小就被其祖父库鲁萨满大祭司带走游历大陆的幸运宠儿。

    对于这位和库兹同年出生的兽人少年,我甚至能够脑补出库利奥此时的一定是一副鄙夷的嘴脸,向周围的兽人们讲述着我们在荒原上那些‘劣行’。对于代酋长库特的这个儿子,我有点不能理解为什么会纨绔到这个份儿上,完全是放养任秧长的架势。库兹硬着脖子想开口说话,却被坐在一旁的母亲悄悄拉住。

    杯盏交错间,晚餐已经接近了尾声。煎熟了的裂蹄牛肉味道非常的鲜美,我美美的将自己盘子里那一份吃光后,又将琪格吃剩下的一半煎肉,毫不嫌弃的叉到自己盘子里来大快朵颐,气得琪格在桌子底下狠狠地踩我一脚。

    “听说您是位了不起的魔法师?”对面的年轻兽人脸笑得像是一朵绽放的向日葵,对着小心地琪格问,见到琪格抬头用那双美丽会说话的大眼睛看过来,黝黑的脸堂瞬间胀成酱紫色。

    琪格十分淑女地点点头,大眼睛对着那年轻兽人眨了眨,精致的脸蛋儿挂着若有若无的笑意。

    那兽人忽然间像是想到了什么,慌乱地用胸前的餐巾擦了擦沾满油渍和血迹的嘴角,露出憨憨地窘态。

    库特喝光盘子里的最后一口洋葱汤,抬起头鹰隼一样锐利的目光向库兹看过来,开口问道:“小七,今后你有什么打算?”

    洪亮的声音压过了餐厅里一切嘈杂的声音,这时候餐桌上变得鸦雀无声。几乎屋子的所有人都想知道,库特会怎样对待这位即将要参加成人礼的弟弟,在血狼族库家族这一代人里面,无疑库特实力最为强大。但是却不是最受宠爱的一个,最受宠爱的是七小爷库兹。库特在成为古鲁丁镇代酋长之后,将身边的五个弟弟全部用镇压式的手段,赶到了血狼部落势力范围的最外围。让他们去镇守血狼族势力版图的边域地界。

    那时候,库特强行压下了大多数反对的声音,这一次,大家都在一旁看着,反而将刚刚从荒原桑游历归来的库兹。无形中推到了风口浪尖儿,大家都在看,看你库特将会怎么做!会不会毫无人性的将还未参加成人礼的弟弟也发配到边域去,或者是留在身边亲自盯着,这无论哪种情况,一旦弄不好,就会引起那些反对库特的势力们反弹。可是面对即将归来的老库鲁,谁也不敢冒着惹怒老库鲁的危险,在这时候为难库兹。

    “我这次回来的时候,在北麓荒原上走了一个月。经历了很多事,看见了很多在荒原上讨生活的猎人们,看到他们的生活都非常苦。有很多没有自保能力的兽人,为了能吃一顿饱饭,冒着危险到荒原里讨生活。在路上的时候,我们还遇见了一个小部落,部落里的男人们在去年和灰矮人强盗的战争中,全部战死了,只留下了一些老弱妇孺。我们遇见她们的时候,正看到部落里的兽女们带着孩子在荒原里挖野菜。她们的首领在野狼峡被风狼群咬成了重伤,部落在荒原里活不下去了。这样我带着她们一起返回了古鲁丁镇,她们一路上吃着野菜跟我走过来了,因为我答应她们。要带她们回家。”

    库兹这样说完,餐厅里一片沉默。在座的每一位狼人,并不是不知道整个帕伊高原的兽人们在闹饥荒,但是这些狼族里的贵族们,却很少仔细的想过那些小部落里的兽人们的生死,只是习惯性的知道。春季狩猎之后找他们要魔羚羊皮,打仗的时候找他们要强壮的战士。

    库兹接着说:“大哥,初夏才会举办一年一度的成人礼,在这儿之前还有一个多月的时间,我想和我的朋友们,带那些兽人们返回她们的家乡,帮助他们安定下来,然后参加初夏的成人礼。那些个部落里的人说,他们家乡的沼泽地里有挖不完的地薯,我想去领着那些人将那里的地薯挖出来,这样我们血狼族的地界里,就不会再闹饥荒。”

    这时候,坐在一旁的库兹母亲忽然间变了脸色,骇然地望着儿子尖声叫道:“你要去死亡沼泽?”

    “没有,我哪敢去那里!”库兹表现得极为轻松,并安慰母亲说:“阿爷将我带出古鲁丁镇之后,就沿着死亡沼泽边缘地带,一直向东走,虽然我对那里不陌生,但是我还是非常知道那里有多危险的。我这一次就是想去沼泽边儿上的溺亡泊,您根本就不用担心的。就是挨着死亡沼泽的边上,儿子我带着一批人,去那挖点地薯运回来。”

    “溺亡泊,你想去那里?”库特目光炯炯有神,看着正在安慰母亲的库兹。

    说起来,溺亡泊一带的魔兽灾患已经持续很久了,几乎每年都会有尸潮袭扰沼泽边缘的兽人小镇,以往解决的方法也很简单,这些沼泽边缘的兽人部落会联合起来,凑齐足够的战士,把那些从沼泽中爬出来的僵尸赶回沼泽里。今年的******让部落里的男人们无暇顾及这些沼泽僵尸,以至于形成了大片的尸潮,这个问题早在月前,就已经困扰着古鲁丁部落的高层们,甚至于数次召开长老会,都在讨论如何处理尸潮的问题。

    古鲁丁部落目前面临的问题就是缺少能够抵御沼泽僵尸的战士,作为兽人族在帕伊高原上的西大门,古鲁丁要塞是抵御格林帝国的第一道壁垒,就算这么多年的和平,依旧没有让兽人们放松警惕,原因就是帕伊高原已经是兽人们最后一片乐土,他们已经退无可退了。所以无论任何时候,古鲁丁要塞都会驻扎三万以上的精锐战士。

    在一年之前抵抗灰矮人强盗的战争中,已经战死了大量壮年的狼人,以至于今年春天的春季狩猎,为了凑齐足够的猎人,围猎荒原深处的魔羚羊族群。使得很多小部落只剩下兽女和孩子们,这样一来,在沼泽边缘生活的部落,就没有足够力量抵御尸潮。以至于后来尸潮形成了规模,就算是目前古鲁丁的高层们也一时间束手无策。

    有实力狩猎魔兽的猎人们都置身于荒原深处,如果要将他们调回一队人猎杀沼泽僵尸,那么将会影响整个春季狩猎的收获。在荒原上诸多魔兽中,魔羚羊在魔兽中属于最低等的存在。可以勉强的列为一级魔兽。风狼的实力就已经算是中等偏下的一级魔兽,但是如果成群的风狼聚集在一起,它们的实力将会成倍的增加。在帕伊高原上,火蜥蜴一直是可以作为一级魔兽最顶端的存在。但最皮糙肉厚防御力最高的魔兽,却要属死亡沼泽里的这些沼泽僵尸了。

    古鲁丁镇这里,普通的兽人预备战士还是有一些,但是古鲁丁镇的高层一直没有动用这些力量,就是不想让实力不够的兽族猎人们白白送死。那些用铁木弓射出去的羽箭,是射不穿沼泽僵尸坚硬的皮肤的。以往还有人类的冒险团在古鲁丁镇上停留,可是最近一个月以来。这些高级的猎魔团队都被镇上的人类商人雇佣,保护这些商人,进入荒原深处收购魔羚羊皮去了。

    “你的合金弓能射穿沼泽僵尸身上那层硬壳?”库特略微皱着眉头望着库兹问道。

    库兹拥有一把普顶武器合金弓,这事儿早已经传到了库特的耳朵里,但是他可不相信自己这位还没有满十四周岁,参加过狼族成人礼的弟弟通过了猎人的试炼,能射出带有穿甲属性的技能箭了。

    “还没有,应该很快就可以了!”库兹这时候没有在羞涩的遮遮掩掩,反而信心十足的说道。

    库特的眉头皱的更深,沉声问道:“那你有什么资格去对付那些沼泽僵尸?你想没想过。若是你战死在死亡沼泽边缘地带,我就要因为你,这辈子都背着迫害手足的罪状?”

    库兹挺起胸脯,不顾母亲的阻拦将头抬得很高。非常有力地大声说:“是我自己想去,跟大哥你没有丝毫关系。我的理由也很简单,我想将埋在那里的地薯都挖出来,分给那些挨饿的兽人们,让他们度过******。”

    我在下面连连拉着库兹的衣摆,这家伙头脑一热就总想当雷锋。弄得自己半点好处都没有。

    库兹这样一说,果然库特的脸上更是阴沉了三分,我心想:要是我当大酋长的话,你库兹这么做我也得多想啊,你这是干什么,你想干什么?去死亡沼泽边缘狩猎沼泽僵尸,这点还说得过去,毕竟僵尸身上有很高的几率有魔核,可是作为库拉德的第七个儿子,你若是将那里的地薯挖出来,分给挨饿的狼人们,这就有点居心叵测了,这是在收买人心么?还是在挑战刚刚上任的代酋长库特的权威?

    “阿兹,说什么呢!那些地薯不是说好了要运回古鲁丁镇贩卖的吗?长老会的老爷们会差你那点闲钱?”我连忙在一旁小声地说道,但声音却保证让餐桌上大半的兽人都能听清。

    果然很多人再次看我的时候,眼底就多了一种对商人才会有的鄙夷:真是雁过拔毛的奸商!库兹有些茫然的挠挠头,悄悄俯下身子问我:“不是说好将地薯分给那些穷人一些,余下的再卖的吗?”

    餐桌上的兽人们一片了然之色,原来真是要趁着******,抠那些穷兽人兜里最后一枚铜板的奸商。

    库兹非常老实说了这么一句话,其实后半句有些说的不清不楚的,反而效果更加的好了。

    其实库兹本意是想说:余下的制成粉条再卖给那些人族商人的吗?

    我对库兹眨眨眼睛,他对我说的那句话不太理解,不明白那些明明是准备卖给人族商人的粉条,究竟和兽人长老会有什么关系,但是却不会反驳我。

    库特坐在椅子上,沉默片刻才问道:“我知道你的朋友是一位魔法师,这个男孩子也是阿爷的徒弟,你们也许有自己的方法对付沼泽僵尸。可是,出于兄长的忠告,我要告诉你死亡沼泽里。最危险的绝对不是那些连跑都不会的僵尸,你怎样惹怒僵尸,都没关系,只要沿着来时的路返回去。那些大块头不会伤到你,不过你要有万全之策,红眼蝙蝠和死亡收割者都是速度型魔兽,它会在碰到你的一瞬间,将你的血吸干或者斩成两片!”

    “既然你弟弟喜欢那片沼泽。你为什么不干脆将那片沼泽边缘地带交给他掌管?”坐在上首的那位看起来最老的兽人贵妇忽然开口说话,她的脸朝着库特,可是那一双原本看起来很和蔼的眼睛,却锐利的看向库兹的母亲。

    库特虽然停顿了一下,他有些犹豫,但是片刻后还是说道:“是的,母亲!遵从您的吩咐。”

    这一刻,库兹母亲已经被这一番突变,弄得心神大乱。

    “小七,我再问你一次。你确定要前往溺亡泊?”库特意味深长地问向库兹,他的一只手放在木桌上,食指飞扬有节奏的轻轻点击木质桌面,感觉内心也有些矛盾。然后他又补充一句:“或许你可以仔细的考虑一下,也许你留在古鲁丁镇帮我也是不错的选择。”

    这话一说出来,立刻引起最老兽人贵妇的怒视,而库兹母亲却惊讶的看了库特一眼,连忙偷偷地拉了一下库兹的衣袖,想让他答应下来。

    在库兹这些家人的想法中,古鲁丁镇的城堡无疑是最安全舒适的地方。他们成为狼族兽人贵族的时间有些太久了,已经沾染上了人类贵族那些享受安逸和奢华生活的坏毛病。照我来看,呆在血狼族的任何地方恐怕得要不留在古鲁丁镇强,这里除了能学会勾心斗角。还能有些什么?

    库兹笑了,感激的看了大哥库特一眼,这里没有人是傻子,谁都知道在这个******的时期,没有哪里比古鲁丁镇更好,起码留在这里永远不用担心挨饿、疾病、魔兽侵袭和灰矮人强盗。虽然那些灰矮人已经销声匿迹,但是他们给兽人留下了难以磨灭的伤痕。

    从椅子上站起来,这时候餐厅里的众人才发现,原本自己印象中的那个孱弱的兽人孩子如今已经变成一位身材有些消瘦兽人少年,他的双手支在餐桌上,眼神坚定的看着餐桌上所有的年轻狼人们,均匀的做了三下深呼吸,然后才说道:“我喜欢冒险,我也喜欢打猎,原本从也门镇出发之前,我的想法还只是为了参加成人礼,想和我的朋友吉嘉一起在北麓荒原上狩猎两只魔羚羊,然后亲手给自己缝制一件魔羚羊皮轻甲。我觉得穿着这样一身儿魔兽皮甲,可以在成人礼上大出风头。”

    他的目光向我看过来,然后说道:“在我们俩只身进入北麓荒原之前,吉嘉曾偷偷问过我,他说:阿兹啊,我们俩进到北麓荒原会不会有危险?我说:会有点,你害怕吗?他摇着头对我说:我才不害怕呢,我只是担心会成为你的拖油瓶。”

    我当时只不过是想确定一下,我和库兹进入荒原会不会有危险,没想别的。而且后来阿兹也明确的表示就算猎不到魔羚羊,但是保障我们俩的安全,绝对不会有任何问题。

    就在我陷入回忆时候,库兹继续说:“我们的商队是从北麓群山之中那条死亡之路走出来的,在出口的山谷通道中我们遭遇了一伙儿年轻的灰矮人强盗,那场战斗我和吉嘉差一点都没命了,但我们都活下来,并在灰矮人强盗身上得到最初的一笔钱,倾其所有买了那把合金弓。我记得,当时我们俩为了能买一张能够破开魔羚羊坚甲的好弓,真的是倾其所有,那时候我们甚至考虑将手里仅有的一瓶治疗药水卖掉。后来我们一起走进北麓荒原,完成我们原定的计划,猎捕到了足够多的魔羚羊,终于现在我可以穿着魔羚羊皮甲参加成人礼了。可是,我朋友吉嘉却告诉我,过些日子他就跟着她姐姐一起返回格林帝国,我现在才发现,我还没送吉嘉一件像样的礼物。在叶连山的谷道出口外,我们几个遇见了梅亚拿智者,他告诉我们沼泽僵尸身上可以提炼出尸火油,这些可以制成火磷弹的尸火油在格林帝国很值钱,也许我们狩猎一些沼泽僵尸就能给他换一点儿回家的路费。”(未完待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