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程然〕〔都市之无双战神〕〔修仙系玩家〕〔我老婆怎么是影后〕〔从美漫开始穿越诸〕〔怪帝邪相〕〔史少太太是裁缝〕〔难得有晴天〕〔宠婚99次:总裁大〕〔非洲农场主〕〔校花之至尊高手〕〔影后的咸鱼男友〕〔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四重分裂〕〔国民男神住我隔壁〕〔星际麒麟〕〔武林神话系统〕〔逍遥侯〕〔玄尘道途〕〔情欢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魔法时代 第247章 乱战
    一颗铅弹划破天际,带着一股焦糊的味道射进了一位手拿着长矛的树木妖精眉心,红色的火焰一下子在它的脸上炸开,将他的头颅炸得面目全非,它高举着长矛仰面摔倒,身体及四肢在不停的抽搐,生命的气息一下子散尽。

    虽然那位手拿着法杖的树木妖精想用‘生命魔法’将他救起来,可是那些翠绿色的生机注入那只树木妖精的体内,却从他头颅的伤口处涣散掉,那焦糊的伤口上怎么也没办法愈合,拿着法杖的树木妖精悲呼一声,愤怒地向我望过来,嘴里念动着生涩难懂的咒语,那咒语在我耳边不停地被放大,就像是一只鼓槌不停地敲打在我的心里。

    让我的心口一痛,险些就直接跪在地上,手里的长筒猎枪却是无论如何也拿不住,这颗铅丸一下子被射向了天际,我用长管猎枪支撑着地面,一手摸着自己的胸口,神色骇然地看着那手拿法杖的树木妖精(至此简称树妖)。

    “诅咒系魔法!”我和赢黎都暗暗吃了一惊,没想到这些树妖竟然学会了咒术。

    远处的石崖上,苏的目光也因为战场上突如其来的变化而向我这边望过来,她被困在木牢之中一眼就看到了我,正巧我在这一刻被那树木妖精的咒术攻击,险些从崖顶上栽下来。

    “不……”她歇斯底里地发出一声尖叫。

    暗影形态的苏浑身都被深紫色的暗影元素雾气所包裹着,她那清脆的声音也变得虚无缥缈,只不过她这样忽然间的愤怒让她身体周围的紫色暗影气息一下子燃烧起来,就像是在她的身体上燃起了火焰,那些紫色的暗影气息靠近木笼囚牢的时候,那些粗壮而坚韧的木头柱子一点点的开始枯萎。

    暗紫色六芒星法阵在她的脚下慢慢的浮现儿出,她的咒语声竟然不同于古精灵语那种宛如悠扬的歌声,而是一种充满了阴暗与隐晦的味道,一只双手环抱于胸前的巨型吸血鬼从她的背后浮现而出,四周的那些暗紫色雾气一下子涌进了那只吸血鬼的身体之中,吸血鬼下一刻又涨高了半米,整个虚影撑在木牢之中,居然将不断缩小得木牢直接撑住。

    任凭围在苏身边的那三位树妖施法者如何的催动自己的魔法,都无法让那木牢在缩小半分,而且那只吸血鬼虚影身体中散发出来的暗影气息接触在木牢边缘处,让那木牢开始有了枯萎的迹象。苏那瘦弱地身体就站在这吸血鬼虚影的前面,双手之间再次凝聚着大量的暗影元素。

    如果换成其他的魔法学徒,大概很难挡住树妖施法者这‘咒术’魔法。

    但是我却不同,我体内拥有血狼一族的‘自愈’能力,而且我本身拥有不俗的抗魔能力,我学习的第一个法术其实是‘抗魔术’,当初在商队,老库鲁为了让我能抵抗住身体‘火毒’的侵袭,将‘抗魔术’教给了我,兼之我此时的精神力也是非常高,身体的魔抗比寻常的魔法学徒高很多,所以我所受的伤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严重。

    身边的赢黎看到我身体忽然就要栽倒,再看到崖石下面的树妖施法者举着法杖对着我,哪里还不知道我受了法术伤害,吓得脸色苍白,也不管‘水疗术’卷轴对我有没有用,直接从怀里掏出来一卷‘水疗术’卷轴砸在我身上,那些充盈的水元素直接将我的身体包裹住,浓郁的水之生命气息激发我全身的潜力,一瞬间就让我回复过来。

    海伦娜第一时间冲到我的身边,双手将我的一只胳膊抱住,她内娇软丰腴的身体隔着一层硬皮甲紧紧地抵着我的手臂,一股馨香扑面而来,她紧张地看着我问:“嘉,你怎么样?”

    我站直身体拍了拍她那雪白滑腻的香肩,凑在她耳边说了句:“呆在崖顶,好好照顾赢黎!”

    说完之后,从魔法腰包里拎出修罗战斧,紧紧随着贝姬敏捷的身形跳下崖石。

    贝姬身影轻得就像是一抹淡淡的青烟,落在地面上的一瞬间,就闪到那位树妖施法者的身后,左手狠狠地抓住那只树妖头顶枯草一样的长发,另一只带着拳套的拳头狠狠地砸下来,直接将那树妖的头颅砸出一个大洞来,树妖施法者连哼都没哼一声就倒在地上,手里的法杖滚落到地上。

    “あなたのばか”

    周围的树妖口中发出一连串的古怪声音,一只树妖紧紧地盯着贝姬,墨绿色的眼珠一下子变得漆黑如墨,妖异的目光让贝姬瞬间失神,竟然像是没有了任何思想的僵尸一样,直挺挺地站在当场,失魂落魄,眼神茫然。

    在贝姬身侧的树妖战士们哪里肯错过这样的好机会,数根锋利长矛直接向贝姬身体刺过来。

    这时候,恰好我从天而降,左手不伦不类地拿着一盏铜壶一样的油灯,右手握着一柄暗色的修罗战斧,雪亮的锋刃就像是一道弯月。

    在空中强行扭转身体,我直接用双脚踩在那刺向贝姬的长矛上,那些树妖们的力量一般,我从空中跃下来的力道非常迅猛,直接将那些长矛踏在脚下。

    我不知道这些平时习惯隐匿在丛林里的树妖们为什么要舍弃自身的优势,不潜伏在暗处拿着弓箭暗杀,不用暗示术对独行者实施魅惑,而是集结起来,偏偏要用本身不擅长结阵在石崖上对着兽人战士们冲锋。

    我就像是一条逆流而上的鲤鱼,最大限度倾斜身体,修罗战斧化成一道白色匹练,单手斧划破了空气,发出嗡鸣的破空声,锋利的修罗战斧狠狠地劈在那只在施展‘暗示术’的树妖肩膀上,顿时一股黑色的劲风从战斧上涌出来瞬间吞没了那只树妖战士。

    “风怒图腾”的效果第一击就爆发出来,在那充满了毁灭力量的黑色劲风之中,那只树妖战士被无数的锋刃切得遍体鳞伤,身体支离破碎地散落在石崖之上。

    这时候贝姬才清醒过来,可是一只握着长矛的树妖在贝姬的身后,悄然无声的将长矛捅向贝姬。

    刚刚清醒过来的贝姬根本没发现身后的危机,我离那树妖足有三米远,来不及开口提醒贝姬小心,只好脚下用力一蹬岩石地面,猛地将贝姬扑倒,而那杆木质长矛被我用油灯挡住,锋利的毛尖直接将我的手心扎了个对穿。疼得我浑身猛地抽搐了一下,却是硬下心肠,用伤手将那长矛往怀里面一带,翻身将战斧反手从身下诡异的角度撩出,那树妖战士猝不及防之下,被我连矛带人掳了过来,战斧在它的胸腹上划开两尺长的大口子,斧刃如割在败革之上。

    贝姬满怀感激的看我一眼,一拳将这树妖的头颅轰得粉碎,这种耗费极大体力的重拳让贝姬呼吸一下子沉重起来,我强忍着剧痛将手从那支木矛上抽出来,带出一捧鲜血,不过却那伤口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飞快的愈合,看得一旁的贝姬有些傻眼。

    淡绿色的石鼓从我的身上漂浮起来,围在我的身边就像是一团淡绿色的荧光。

    “石化皮肤”

    我和贝姬身体的表面全都染成了岩石的颜色,此时我们正处于树妖群中,四周的树妖们一下子将我和贝姬团团围住。

    我们默契的背靠背抵御着四周刺过来的长矛,试图冲破这些树妖围追堵截,向不远处陷于苦战的鲁卡和卡兰措汇合。

    不过显然处境最艰难的要数牛头人鲁卡,牛头人战士高大的身体吸引了不少树妖的注意,兼之他落下来就给树妖弓手们予以重创,那些弓手们逃脱掉之后,哪里肯轻易的放过鲁卡,纷纷将木箭像雨点儿一样射过来,纵使鲁卡身上环绕着三面冰盾,片刻之间就有两面冰盾被刺破,另外一面冰盾也是充满了裂纹,而他的身上则插满了木箭,虽然都是一些皮肉伤,但是看上去就像是从荆棘丛中钻出来的,弄得浑身伤痕累累。

    卡兰措的处境就要轻松得多,虽然卡兰措是看到苏被困在木牢中,情急之下从崖顶跳下来的,但是她明显的跳跃到距离那些兽人战士非常近的地方,在地上搏杀了三只树妖战士之后,卡兰措只受了一些轻伤就和那些兽人战士汇合在一起,一同杀向那三只树妖施法者,打算将木牢之中的苏救出来。

    可是困在树妖群中的我和贝姬却是险象环生,数面冰盾围在我们周围,挡住那些飞过来的流矢,我抽空对着鲁卡大声地喊:“鲁卡,到我这边来!”

    鲁卡性情憨厚,对我更是百般的信赖,听到我的喊声就像是一只蛮牛一样,疯了一般地向我和贝姬靠拢。

    可是看他全然不顾身体受伤,只是用蛮力将大木槌抡圆,瞬间就轰飞数只树妖战士,但是瞬间身上又多了十几道伤痕,鲜血已经将鲁卡简单的皮甲染透,我暗暗后悔来辛柳谷之前,没能充分准备,就算来不及给他买一身大号的全覆式铠甲,至少也应该弄一身魔羚羊皮的硬皮甲啊!

    看到鲜血从鲁卡的身上飚出来,我咬着牙对贝姬说了一声:“贝姬,帮我挡一下!”

    贝姬的近战格斗技巧和体术非常的独特,她地身体非常的柔韧,可以摆出各种姿势,一双铁拳舞的密不透风,竟然能够将攻击我的那些长矛也全部挡下来。当然那些冰盾也起了至关重要的作用,一些树妖想刺破那几面长矛,但是只要矛尖触及到冰盾,就会被冰盾上燃烧的冰焰的冰寒之力反噬,浑身都被冻上一层厚厚的冰霜,那些被冻结住的树妖行动会变得非常迟缓,贝姬绝不会放过这么好的机会,只要是触及了冰盾被冻上一层冰霜的树妖,都会被她一拳轰碎。

    而我则是再次连续施法,在鲁卡的身上凝结出三面冰盾,保护他的要害不被伤到,之后又接着画出‘水疗术’的魔纹法阵,一团团‘水疗术’的光辉从鲁卡身上升起,鲁卡的那些伤口急速的愈合,得到了治愈的鲁卡更加肆无忌惮起来,他平时是一头憨厚老实的牛头人,但是只要进入战斗状态就会变得非常野蛮,一旦见了血之后就会像个疯子,当时角斗场中的他是这个样子,现在石崖上的他依旧是这幅样子。

    变得极度狂暴的鲁卡就像是一列火车,将阻挡在他身体前面的树妖统统的撞飞,终于和我汇合在一起。

    有了鲁卡加入,贝姬一下子轻松下来,这一小会儿全力施展体术,对她的体能是一种极大的考验,尤其是每一次拳锋击退木矛,对贝姬的体能都有不小的消耗,这时候,她那光滑白嫩的后背上沾满了汗水,一头绿藻色长发也是变得湿漉漉的,分成几绺黏在后背上。

    牛头人鲁卡的加入,让她有了喘息之机,她松了一口气靠在我的后背上,那汗水一下子浸湿了我的魔法上衣。

    我们两之间只是隔着那一层薄薄的魔法上衣,我甚至能够感觉到她胸口心脏强有力的起搏声,那是一种无法言表的滋味。

    她转过头默默无语的看我一眼,难得在贝姬的眼中,我竟然看到了一种温柔。

    贝姬一直都是大大咧咧的女孩儿,平时在战士学院武斗班里,也喜欢混在男生群体之中。

    虽然她身材热辣面容美丽,却少有男生敢向她表白,其实原因只有一个,那些递上情书的年轻战士学徒们的下场几乎都是一样,贝姬将这些情书看成了战书,她会在武斗场恭迎大驾!

    我也在这时候得到喘息之机,一只树妖战士木矛像毒蛇一样刺向贝姬,贝姬在这时候居然有那么一瞬间的失神……

    她竟会在战场上走神,这位树妖战士树皮一样的脸上已经浮现出得意的微笑,可是一道在空中闪烁的电弧就像是是一条电蛇一样窜到它的身上,在电光石火地‘噼啪’声中,那位树妖战士被电得一片焦糊。

    我正得意,鲁卡和贝姬已经是惊骇得托着我转身就跑,身后几十名手拿长矛的树妖战士像潮水一样冲过来。

    “轰”的一声,一颗火球从天落下,久违的火球术终于落下来,将我们身后两位树妖战士瞬间烧成灰烬,一时间那几十位树妖吓得纷纷四散奔逃。

    第二颗火球再次落下,将一位正施展法术维持木牢稳定的树妖施法者烧成灰烬,只有两位树妖施法者在维持那木牢,那木牢终于出现了一丝松动,而那只巨大的吸血鬼趁机用一股蛮力终于将木牢撑得四分五裂,瞬间,吸血鬼虚影能量耗尽,终于化成了一些暗影元素飘散在空中,换成暗影形态的苏带着一丝冷笑,从木牢里走出来!

    显然那些树妖们怕极了赢黎的火球,他们几乎每个人的脸上都显出了绝望之色。

    看到苏挣脱牢笼走出来,那些树妖吓得纷纷四处逃窜!

    终于,我带着贝姬、鲁卡和卡兰措的兽人战士们汇合在一起,我们这些人带着兽人战士化成一股洪流将那些树妖们冲散,在混乱中,大量的树妖兽人战士们斩成几截儿!

    此时,苏站在一名已经死去的树妖施法者身上,一只吸血鬼的虚影抱住了最后一名树妖施法者,那树妖在吸血鬼的怀抱中慢慢的枯萎。

    苏在暗影中对着我充满邪魅地一笑……(未完待续。)我的魔法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