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武狂婿〕〔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天降独宠:邪君惹〕〔都市至尊战神〕〔超维入侵〕〔绝代狂兵〕〔女主她以武服人〕〔女总裁的全能高手〕〔下海潮〕〔武术巨星〕〔最强神壕〕〔高龄巨星〕〔恋战新梦〕〔我的奇幻道具〕〔全职狂婿〕〔我的光影年代〕〔我的隐身战斗姬〕〔阴司之人间炼狱〕〔大演帝〕〔都市妖孽高手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魔法时代 第157章 愤怒的老实人
    与辛柳谷地底洞穴里的地精们开战迫在眉睫,因此我向学院请了一周的长假,魔法学院里正值历练前夕准备行装之际,这时候,学院教导处对我们这些参加跨位面历练的学生管理得不那么严苛,所以我的请假申请顺利的通过了。

    诺亚和雪丽.纽曼等在训导处门口,看到我一脸轻松的从里面做出来,诺亚就大呼后悔,早知道这么容易就能请到假的话,就应该跟着我一块进去了。

    我和诺亚在校园里的林**上散步,雪丽.纽曼和几个好友坐在草坪旁边的长椅上闲聊。

    因为这次跨位面的历练活动,学院里面紧张的学习氛围一下子变得轻松了很多。

    诺亚好奇地问我:“吉嘉,你请这么长时间的假,要干什么去?”

    我双手插进裤兜,看着青石板路上的‘工’字型花纹,对诺亚说“应该会呆在租来的房子那边准备一些魔法卷轴,你知道的,我在埃尔城那边还和朋友开了间杂货铺,我需要将下个月的魔法卷轴全部准备出来,给他寄回去。除此之外,还要给自己准备一些常用的魔法卷轴。”

    诺亚将手插进额前的金色的头发里,将蓬松的头发理顺,随口说:“听路易斯说,你最近的买了很多物资,是不是手头不宽裕,如果有这方面的需要,我可以帮你,你知道的,从小到大所有东西都是家里人帮我提前准备好的,所以一直以来我都没什么用得上钱的地方。”

    他拍了拍自己的钱袋子,然后诚恳地对我说:“钱袋子一直都是鼓鼓的,我希望能帮上你的忙!”

    “我是卷轴师啊,怎么会缺钱?”我笑了笑,然后对他说:“我绘制卷轴的成功率,可是非常高的!”

    诺亚问:“听说的你的领地要准备与地精开战?”

    谈起领地之争,他的眼中有一种对战争地狂热。我没想到消息传得这么快,今天早上那些物资才算备齐,然而诺亚就已经知道消息了,我有些惊讶地问他:“这你都听说了?”

    不过,显然诺亚认为我的领地,就是成为贵族之后,公爵府在某个贫瘠位面上划给我的那块不毛之地。因此诺亚问我:“你的领地传送门应该在史洛伊特城的大公爵府吧!要将那些物资运回史洛伊特吗?你准备什么时候回史洛伊特省?”

    可我又不能告诉他,说我在时光乱流中得到了一座巨大的浮空山。所以只是含含糊糊地对他说:“啊?那些领地啊!我还没和那边的人办理交接手续,那些领地还处于代管状态。”

    诺亚更加奇怪地追问:“那你这么早就开始为清剿地精做准备?”

    我耸耸肩,没有解释。

    诺亚见我不愿意说,就对我说:“好吧,如果有需要帮忙的地方,尽管开口。”

    聊着聊着,我们已经走到甬路的尽头,前面是皇家魔法学院的图书馆,于是我拍了拍诺亚的肩膀,对他说:“别啰嗦了,这话你已经说过很多遍了。”

    想了想图书馆里的肖恩学者,于是对诺亚说:“我应该去趟图书馆,向肖恩学者说一声,所以午餐你和雪丽两个人自己吃,不要等我啦,好好地过你们的二人世界,我还要去探望一下我的那位牛头人扈从。”

    说完,就对着诺亚挥挥手,大步向前走去。

    诺亚在后面连连喊我:“喂……喂喂,吉嘉,你要下午的魔药学课程,你还上不上了?”

    “我都已经请假了……”我转身对诺亚笑着回应道。

    ……

    有资格在图书馆二楼里面查阅魔法书的学生,都是一些高年级的学长们,看起来有资格登上二楼的人不算多,整个二层图书馆的大厅显得很安静,两位高年级的学姐站在借阅台前,悠闲地翻阅着魔法书籍,没有人愿意在这里浪费时间聊天。

    肖恩学者站在书架旁边,穿一身简朴的魔法长袍,抱着一本厚实的魔法师,缓缓地走过来。

    他坐到我对面的长椅上,将魔法书放在书桌上,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极为认真的翻阅着那本魔法书,然后对我感叹说:“时间过得真快,转眼之间就到了一年一度的跨位面历练,听说这次历练的位面在耶罗?”

    “嗯!”我应了一声。

    “那是个富饶的大位面,虽然比不上罗兰大陆,但是也相差无几。”肖恩学者点了点头,然后又问:“知不知道哪位大公爵镇守在耶罗位面?”

    这时候,站在借阅台前的一位漂亮学姐给肖恩学者端来一杯茶,顺便也给我端来一份,我连忙说了一声‘谢谢’。

    哪位学姐好奇的打量着我,然后无比自然地笑了笑,转身离开,没有半点羞涩之感。

    我双手捧着那只温热的茶杯,问到里面有一股茉莉花的香味,然后回答说:“是萨摩耶大公爵。”

    肖恩学者听了之后,不置可否地点了点头,缓缓地说:“原来是他啊!他的手中倒是握有一支铁军。”

    先恩学者喝了一口热茶,好像每天喝喝茶,看看书就是他的全部生活,他的话说得很慢。

    肖恩学者一边低着头看魔法书,一边说道:“最近黑暗势力对各个位面的攻势非常凶猛,相信你在帝都也能感受到那种紧迫感,虽然学院每一次历练都会将计划做得非常细致,但是每一次也会出现一些小纰漏,所以在位面上历练,还是尽量要注意安全,生存永远都是排在第一位!”

    我笑了笑,在自己的面前画出一面冰盾,又用手指在上面一点,那面刚要凝聚成形的冰盾,一下子消散在空气中,变成点点淡蓝色的水元素精华,我对肖恩学者说:“嗯,我知道,我可是水系魔法师,比他们更善于保护自己。”

    肖恩学者再次推推眼镜,深深地看我一眼,点点头说:“‘冰盾’使用得倒是很娴熟。”

    接着他问我:“上次你问我关于灵魂号角和上古遗迹的祭坛这方面的问题,你是不是找到了唤醒灵魂的方法?”

    我老实地点点头,对肖恩学者说:“嗯,我见过魔法研究院的布鲁斯副院长大人,从他口中得到了唤醒果果姐的办法。”

    “灵魂学着名的大学者布鲁斯?那家伙竟然肯指点你?那家伙算是一位典型敝帚自珍的老顽固。”肖恩学者冷哼了一声,十分不屑地说,接着又对我说:“年纪大了,很多东西都快忘掉了,如果没有这些魔法书记载,恐怕我很难记起来。”

    “来来来,我们看看书上都说了一些什么……”

    “……在无尽之海的迷雾暗礁区域,在那里生活着一种三级魔兽大海妖,她们善于用歌声迷惑那些大航海家们,引导着那些海船撞到暗礁之上,用她们的头颅和喉咙就可以炼制那种成为‘灵魂号角’的魔法器物,这东西在格林帝国可很少见,如果你真的想要寻找它,不妨出海去碰碰运气。”

    “每年秋季的时候,刮起西北风之时,就会有一些商船从海音丝启程,穿越无尽之海前往东部大陆的西海岸,那些有丰富航海经验的老船长,会告诉你,在哪里能够遇见大海妖。”

    “至于上古遗迹的祭坛,我建议你去拜访一些考古学家,也许他们会告诉你答案。在我的印象里,奇岩城的以南的蛮荒沼泽和北境以北的新西亚奇斯山脉里,或许还能保存有上古时期的祭坛。”

    肖恩学者说到最后,也像布鲁斯副院长大人那样问我:“这几乎是不可能完成的事,你确定要去办?”

    我肯定地点点头:“我决定了,一定要尽力去做。”

    肖恩学者盯着我的眼睛,认真地问:“好吧,我可以帮你留意一下帝都拍卖市场上的灵魂宝石,不过你确定你有能力购买吗?”

    我心虚地说道:“我会努力赚钱的,我是一个非常优秀的魔法卷轴制作师。”

    说完这句话的时候,我心里想的是魔法腰包里面的那几颗名叫‘艾恩露之星’的宝石,希望它们可以值些钱!

    ……

    再次走进魔法生态园,看到牛头人盯着烈日在野钢花田地里拔草,他那庞大的身躯尽量避免踩踏种植在田垄上的魔法草药,在他的身后留下了一排深深地脚印。

    那是一位穿着一身纯白法袍的女魔法师,她懒散地坐在地头的树荫下,正在用一只小毛刷蘸着凤尾草的花汁,往白嫩的脚趾上涂抹,她身上的法袍熨烫得很平整,没有一丝褶皱,她的脸上带着悠闲的微笑,享受着树荫下的凉风,在身边的草地上铺着一块餐布,上面摆着一些光鲜的水果和奶茶。

    涂抹完五只脚趾之后,她反复的查看一下,感觉不算很满意。

    这时候,小瓶子里的凤尾花汁已经用完了,她苦恼地看了看另一只还没有涂抹漂亮颜色的脚趾,不开心的皱皱眉头。然后抬起头看看天色,似火的骄阳还高高挂在天空,阳光很充足,她似乎有不愿意走出那棵大树的阴影。

    她单手遮在头顶上,对着太阳底下的鲁卡喊道:“鲁卡,把这一片草药苗圃里的草拔干净,那边的草又长高了,亚伯老师说要尽快处理!”

    鲁卡憨厚地答应着:“嗯,知道了,我会争取在天黑前拔完。”

    他身上的汗水顺着身体厚重的绒毛汇成一条条小溪,不停地向下流淌着,在他的腰间还挎着一只巨大无比的水壶,当他觉得累了的时候,就停下脚步,直起腰舒展一下筋骨,然后从腰间解下水壶,拧开盖子,猛地灌了一大口清甜的凉水。

    然后抹去额头上的汗水,准备继续在田间干活.

    然而这时候,我的身影出现在他的视线里,牛头人鲁卡木讷的脸上变得生动起来,他‘嘿嘿嘿’地傻笑着,大踏步地从野钢花地田地里走出来,一双大脚每次都能准确的踩在田埂间的空当处,没有踩到一株魔法草药的幼苗。

    他的脸上洋溢着快乐的笑容,憨憨地说道:“吉嘉,你怎么来了?”

    “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我看着他那越发变得结实的肌肉,在太阳下暴晒后变得黝黑的皮肤,说道:“看你过得怎么样。”

    “我过得很好!”用粗壮的大手摸着自己的耳朵,瓮声瓮气地说道。

    我知道鲁卡的话是出自真心,因为牛头人是不会撒谎的。

    就在我和鲁卡聊天的时候,一个不和谐的女声在不远处树下大声地咆哮着:“鲁卡,你究竟在干什么,谁让你偷懒的,还没有到休息时间,你快给我回去继续干活!”

    鲁卡听到那女人大喊大叫,似乎已经斯通见惯,浑不在意地对我说:“嘿,吉嘉,我还有一点点的活就把这片地里的草拔完了,你等我一下,我们待会聊……”

    可是还没等鲁卡说完这些,那个女声将话锋指向了我,就听她毫不客气地大喊:“还有……还有那个谁,你究竟是从哪跑进来的?你知道这是什么地方?这里是水系生态园,亚伯学者种植魔法草药的地方,这里不对学生开放,赶快离开这,我会向你们班主任投诉的!”

    牛头人鲁卡的脸色一下子变得阴沉了下来。

    他就是这么一头憨厚的牛,是的,无论别人怎么样刻薄的对待他,她总是能够保持一颗宽容的心,他会将一切都往好的一面想,他的善良让他习惯于容忍。

    可是他偏偏又是一头性格偏激的牛,他决不允许有人用那些话语伤害他的朋友,偏偏被他认定为‘朋友’的那个人就是我,看到那女人对着我大喊大叫,鲁卡像是一座快要喷发的火山。

    “嘿,可别把亚伯那老头的园子砸烂了,毕竟我以后还要在这继续学习,那老头不会放任我们这么干的!”就在鲁卡站起来之前,我搂住他的肩膀对他说道:“况且,我们为什么要跟母牛一般见识!”

    “看起来,你的生活并不像你说得那样美好!”我认真地对鲁卡说。

    我完全无视不远处女魔法师的咆哮,气得她拎着一双鞋子从树荫下气势汹汹地冲出来,快步走向我们这边,一边走,还一边大嚷:“你是哪个班级的学生,告诉我你的名字,你就乖乖的回去等待学院的处分吧!”

    鲁卡再也无法忍受她那副刻薄尖酸的嘴脸,‘哞’的一声狂暴的咆哮,整个生态园中就像是刮过一场实际的飓风,将那些草木都刮得东倒西歪,而那位正气势汹汹向我们走过来的女人,完全没有想到鲁卡盛怒之下的一声呐喊,竟然有这样强大的威力。

    她所站的位置就是暴风的最中心处,那种强大的音波完全将她彻底吓傻,低沉的声音带来的冲击力,夹杂着飓风从她的身体上吹过,吹散了她梳好的辫子,吹飞了她的外套,掀开了她的裙底,整个公主裙完全兜起来蒙在她的头上,让她狼狈得就像是幽暗巷子里的那些站街女,穿着内.衣,撩着长裙露出下面的美腿,向来往的男人们展示着自己的本钱。

    咆哮过后,牛头人一言不发的转身拉起我的手,就向水系生态园外面走。

    “吉嘉,我们走!”鲁卡气冲冲地大步向外走出去。

    我也被鲁卡发火的样子吓了一跳,上次他发货的时候,还是在战斗中,那时候的他简直就是一头疯牛,现在看起来,他在极力克制自己的情绪。

    我连忙跟在他的身后,对他宽慰着说道:“我早就说过,不开心就别在这里住下去啊,跟我回家,正好可以帮我照顾小艾拉!”

    我正说宽慰着牛头人鲁卡,这时候,卢克学长正好从外面走进来,大惊失色地看着满院狼藉,连忙向我和鲁卡问道:“吉嘉,鲁卡,苗圃这边究竟怎么,怎么像是遭了台风一样!”

    我拍了拍卢克学长的肩膀,用眼神引导着他的眼睛,看向那位似乎被吓傻了的女魔法师,然后冷笑着,对卢克学长说道:“学长,你还是去问那位女士吧,我和鲁卡就先告辞了!”

    还没等卢克学长转回弯来,我又对他嘲讽道:“承蒙您如此招待鲁卡,我会报答你的,也替我转告亚伯学者!”

    卢克学长一脸懵逼的站在原地,一时间也不知道说什么好,就这么安静而又尴尬的看着我和鲁卡,大步的离开了水系魔法生态园!

    我们没有乘坐码头上的那艘小船离开,而是由我施展了魔法技能‘水上行走’,踩着平静无波的湖面,直接走到了对岸。我的魔法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