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隐秘大巫师〕〔萌妻是个技术宅〕〔我要召唤仙帝〕〔凌雨之境〕〔神宠全球降临〕〔直播之极限巨星〕〔重生1980之强国崛〕〔极品狂婿〕〔我无敌了亿万年〕〔保安队长〕〔浮尘之外〕〔透视神婿〕〔从一只猪开始〕〔掌家小农女〕〔生活在港片世界〕〔最强医仙混都市〕〔水果大佬〕〔商女为妃:世子大〕〔地球最后一条龙〕〔我有一群诸天网红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魔法时代 第231章 战争古树
    当蛛人督军看到沼泽泥潭中翻涌出无数蛛人战士的骸骨,无数软泥怪聚拢在这一带,每一只软泥怪的躯体之中都含有大量尼布鲁族蜘蛛的残肢断骨,那位蛛人督军在这一瞬间,彻底点燃心中的怒火。

    泥潭中的软泥感受到蛛人督军身上熟悉的气息,纷纷从泥沼中浮出来,像是一堆又一堆的烂泥,围在蛛人督军身体周围,将他八条强壮的蛛腿和巨大无匹的腹部团团包围住,这些软泥怪想要将蛛人督军强行的拉进沼泽泥潭之中。

    这些软泥怪是属于低等水元素生命体,不过它们只能算是最初级的生命体,它们本身并没有任何智慧,一切行动完全是依靠这些软泥自身的本能驱使,它们是没有任何感情,没有喜怒哀乐,同样也没有喜悦或是恐惧。

    我不知道这种元素体为什么会生存在耶罗位面上,但是看起来它们身体里蕴含的一点点水元素精华,完全就是果果姐地水元素之灵的养料,每吸收一丝水元素精华,果果姐的水元素之灵的身体就会凝实一分。

    我原本以为那些软泥怪不惧怕各种物理攻击,只要被它们缠住,蛛人督军就很难脱身。

    一声狂嚎,蛛人督军身体周围爆发出摧枯拉朽一般的强大冲击波,这股震荡波涌起一圈强烈的气浪,从蛛人督军身体周围向水波纹一样往外扩散,那种音波式的震荡,让软泥怪身体里面那些蛛人残肢发生了共鸣,一只只围在蛛人督军身边的软泥怪瞬间被音波震得粉碎。

    我骑着魔法埽把,远远地悬停在沼泽泥潭水面之上,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幕。

    在绝对的力量面前,就算是物理攻击完全免疫的软泥怪,也被蛛人督军的大喝之后的冲击波直接震碎身体,霎时间,沼泽边缘地带的泥沼不停翻涌,也不知道有多少软泥怪死于这股震荡波之中,破碎了的软泥怪直接变成了一堆烂泥,无数蛛人战士的肢体漂浮在水面之上。

    蛛人督军挣脱了身体下面的束缚,看着那些同族蛛人战士的残骸,一双黑漆漆的双目变得血红,他身体周围燃烧着一层黑色火焰。

    沼泽边缘地带的泥潭,对于十米多高的蛛人督军来说,就像是一个个刚刚淹没了膝盖的小水洼,完全没有任何的威胁。

    我看到他身侧一个个狭长只有一米有余的排气孔,噗嗤噗嗤,像是蒸汽机车一样,不停向外拍着白色的水汽,能够让这样一栋小山丘一样的庞大身躯运动起来,蛛人督军的身体里面需要非常强大的能量。

    此刻,我想存于蛛人督军内心的疑惑终于算是找到了答案,原本那些分布在黑森林立的蛛人战士们仿佛就像是在一夜之间全部悄无声息的消失,其实都是惨死于尘泥沼泽之中。

    蛛人督军迈开步伐,大步向我追过来,这时候我发现,他在沼泽泥潭里远比在黑森林里面要快得多,黑森林里面需要踏平那些挡在身体前面的大树,开辟出一条将近有十米宽的大道来,但是在泥潭里,蛛人督军身体前面完全没有了任何阻隔,他奔跑的速度一下子提上来。

    他像是一列蒸汽式火车头,发出一声剧烈低沉的轰鸣声,笔直地向我撞了过来。

    我惊骇之余,不敢有任何的停留,也不敢傻傻地飞在他的身体前面,魔法埽把在尘泥沼泽的水面上划过一道弧线,向沼泽深处飞驰,魔法埽把略过了那些扎得惟妙惟肖地草人,尘泥沼泽上面总是弥漫着一层淡淡地迷雾,所以远处景色永远是沉浸于雾霭之中,永远不会看的太真切。

    蛛人督军看到沼泽里面站着一排伏兵,挥舞着手里巨大的长.枪,向着那些草人冲过去。

    他的身体在泥潭里越跑越快,没有什么东西能够阻挡他,他的每一个动作都化成一道道残影,他的八只蛛腿踏在泥水之中,泥水四处飞溅,如小山丘一样的身体奔驰而过,身体后面留下了淤泥堆积出来的深沟,沼泽泥潭里的那些污水迅速的倒灌回流。

    当他冲到近处才发现,那些人影竟然全部都是一些穿着皮甲的草人,他勃然大怒之下,抡起长矛横扫,将那些草人全部碾碎,随后,再次如跗骨之蛆一样紧紧追在我身后,而且在尘泥沼泽之中,蛛人督军速度比我快得多,我们之间的距离再次慢慢拉进。

    这片沼泽区域地势非常辽阔,泥潭中深处也潜伏着一些软泥怪,我略过水面的时候,恰恰将它们从沉睡中惊醒,等到它们在水面上浮现出鬼脸的时候,我已经飞出很远。

    这时候,恰好蛛人督军从后面追上来,这些软泥怪就纷纷向着蛛人督军围拢过来,蛛人督军挥动着粗重的黑铁长矛,一边奔跑一边将那些软泥怪纷纷刺穿,不过这样,对于这些软泥怪来说,似乎没有什么作用,被长矛洞穿了身体的软泥们,沉进泥沼中翻个水花之后,就会完好如初的浮出水面。

    一些软泥怪挂在蛛人战士的身上、腿上、腹部,越聚越多,就想黏在腿上的烂泥巴,这让蛛人督军的身体变得越来越沉重,速度也随之变慢了一点,但就算这样身上挂满了软泥怪,蛛人督军奔跑的速度依然要比我的魔法埽把快上一线。

    不得已,我只好从怀里摸出一张‘魔力催化’卷轴和一张‘冰枪术’魔法卷轴。

    尽管‘魔力催化’卷轴价格昂贵,在这种危机时候,我果断地撕开一张魔力催化卷轴,那种神奇的魔法力量瞬间包裹住我的身体,让我自身魔法等级一下子提升两级,魔法感知扩散得更远,魔力输出更加的细腻,操控魔法埽把的时候,竟然感觉速度也提升了一线。

    跨越两个魔法等级,让我有很多新的感受,对于魔法的认知也有所加强。

    ‘冰枪术’这种冰系二级攻击魔法卷轴制作起来成本非常昂贵,它不仅仅需要落雪墨水,对于绘制的皮革也有很严苛的要求,必须是冰系二级以上的魔兽皮革,才能在上面成功的绘制出‘冰枪术’魔法来,所以这种魔法卷轴,我身上平时也只准备三张,之前的战斗已经用了一张,现在只剩下最后这两张。

    魔法卷轴好处就在于不用念诵冗长的魔法咒语,也不用绘制繁复的魔纹法阵,只需要将卷轴展开,念出一段简短的卷轴上解封的咒语,就能开启卷轴上的魔法。

    我向身后远远追上来的蛛人督军丢出一支越有两米多长的冰枪,这支冰枪在空中划出笔直的轨迹,冰枪尾部在空气中凝结出几朵雪花,飘洒在空中,那冰枪倒是呼啸而过。

    蛛人督军迎面看到一支冰枪袭来,立刻停下了脚步,一声大喝,将缠在身上的那些软泥怪再次震得粉碎。

    这时候,我距离蛛人督军也只有几百米的距离,那股强大的音波竟然将我也震得双耳欲聋,险些从一个踉跄从魔法埽把上栽下去,紧紧跟在我身边的果果姐水元素之灵也是身体猛然的一顿,身体变得虚无了一些,这音波原来对于果果姐的水元素之灵一样有着实质的伤害。

    蛛人督军立马横枪,停在沼泽地里,面对这那支冰枪,他挥出手中的长矛,长矛的矛尖刺在冰枪上,瞬间,冰枪炸裂,一股冰雾扩散开,蛛人督军避开了那股极寒的气息。

    借着蛛人督军这次停顿,我再次与蛛人督军拉开了将近百米的距离。

    距离目的地越来越近,我也变得更加小心。

    ……

    两天之前,我带着兽人战士再次来到这片尘泥沼泽,当时的想法,就是想在沼泽边缘地带捡尸体。

    毕竟这里曾在几天之前埋葬了近乎五百名巨型蜘蛛和三百名蛛人战士,巨型蜘蛛身上的触肢可以用来制作锋利的短飞矛,头颅里有一定几率会生长出黑魔晶,然后是那些蛛人战士,几乎每一位蛛人战士的头骨里面都会有黑魔晶。

    虽然我还不知道这些魔晶在市场上价值几何,是否与跟其他属性的魔晶等价,但这东西至少也是货真价实的魔晶,实实在在的魔晶啊!

    所以,我带着琪格和卡特琳娜平安返回无名山谷之后,立刻带着一些兽人战士从山谷出发,一面搜寻林区里蛛人斥候小队的踪迹,但是搜寻的方向却是直接奔着尘泥沼泽而来。

    无奈发现沼泽边缘的那处战场上,因为埋葬了近千蜘蛛,所以聚集了大量的软泥怪在这里吸收那些蛛人生命能量,远远地看过去,那些密密麻麻地软泥怪就就看得让人头皮发麻,所以收集魔晶的计划搁浅了。

    好在那些软泥怪们不会轻易上岸,它们只喜欢呆在泥沼中,所以兽人战士们在岸边扎营还算安全。

    琪格又拿出了她怀里珍藏的那张土着人地图,指着这片尘泥沼泽对我说,这片沼泽非常的辽阔,她忽然突发奇想,想和我乘坐魔法埽把,在沼泽上飞一圈,领略一下沼泽上那些奇异的风光,那些水杉树就像是沼泽地里的一座座孤岛,孤岛四周长满了杂草,一些稀有的只有湿地气候下才能生长的魔法草药,就潜藏在这些孤岛上。

    于是我们就这样冒冒失失地飞进尘泥沼泽最深处……

    事实上,如果不是琪格对于植物系魔兽也有一些涉猎,知道他们的特点和喜好,也许我们这时候已经成为尘泥沼泽里的一堆肥料,尽管过程很艰难,但是结果还好,那就是我们最终逃出来了。

    ……

    而现在,身后追过来的那位蛛人督军,并没有陷进尘泥沼泽的淤泥中窒息而死,也没有被那些软泥怪吞噬掉,我就知道只能是冒险再进一次沼泽深处,将他带进那片危险的区域。

    冲开眼前的一层层沼泽迷雾,迎着风,寻找着记忆中的水杉树孤岛,越过一座接着一座孤岛般的水杉树,按照记忆里的路线一直想沉溺沼泽深处飞奔。

    眼前的迷雾之中,出现了一团模糊的高大身影,我的心中霍然变得紧张了一下,终于算是倒了,我立刻从魔法埽把上跳下来,给自己加持了‘水上行走’,静静地站在水面上,转身看了身后追上来了的蛛人督军,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白色风圈在我脚下淡淡地浮现。

    泥潭下面出现一只软泥怪的巨大鬼脸,还没等它张开大口,身边的果果姐水元素之灵开启朱唇一吸,从那软泥怪身体中飘出一丝水元素精华,涌进了果果姐水元素之灵的身体之中,软泥怪瞬间碎裂。

    这时候,蛛人督军再次从后面追赶上来,他如同小山丘一样的身体,下半身沾满了泥水,此刻泥潭已经淹没了他一半腹部,那些出气口刚好露在水面之上,从书肺中喷出的白色水汽掠在水面上,掀起一道道水花。

    此刻,蛛人督军的怒意已经平复下来,眼中的血红色已经逐渐的消退,身上还燃烧着黑色火焰。

    看我的眼神中,已经带有一丝的顾虑,但是仇恨依旧在这一刻战胜了理智,他依旧不依不饶地向我追过来,我轻轻一叹,转身就向迷雾阴影处跑去。

    这一下,我的速度变得慢了很多,蛛人督军离我越来越近。

    越是沼泽深处,沼泽里的雾气越浓重,可是在我面前的那个巨大黑影逐渐的清晰起来,那是一棵足有百米高的战争古树。

    这种树精已经在粗壮的树干上衍化出清晰的人形脸孔,它就像是一座高塔一样矗立在泥沼之中,满树的枝叶在轻轻地摆动,无数粗壮的树根深深地扎进泥沼之中,那些长满荆棘倒刺的藤条像是垂柳枝条一样,只不过从树冠顶上垂下来的藤条,每根都有近百米长,比我的腰还粗,那些成百上千。

    三级植物系魔兽树精之中,最具攻击性的一类,它们有统一的名字:‘战争古树’。

    古树已经无比清晰地出现在我的面前,似乎感觉到我在慢慢靠近,那些垂下来的荆棘藤条无风自动,强大的威压压制着我身体,让我心跳加速,呼吸变得有些困难,感觉就像是缺氧。

    身后的蛛人督军像是一列火车,疯狂的向我撞了过来……

    三百米

    一百米

    五十米

    这时,蛛人督军已经将手里长矛高高举起来,只要他再向前迈几步,黑铁长矛的矛尖就能一击洞穿我的身体。

    战争古树百米长的荆棘藤条,也纷纷向我挥舞而来,那些漫天舞动的藤条,更是无处躲闪。

    我就在战争古树与蛛人督军之间,口中默念着咒语,手中画出的魔纹法阵更好在藤条和长矛触及我身体之前绘制完成,时间拿捏的精准至极。

    ‘暗影斗篷’

    ‘噗’的一下,我的身体化成黑色的雾气,瞬间溶于浓雾之中,消失不见。

    战争古树钢鞭一样的荆棘树藤,一下子抽在蛛人督军十米长的黑铁长矛上……我的魔法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厉少宠妻至上〕〔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特种兵之御兽龙皇〕〔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