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都市医武狂婿〕〔我真不是学神〕〔我的隐身战斗姬〕〔无敌从神级选择开〕〔天降独宠:邪君惹〕〔都市至尊战神〕〔超维入侵〕〔绝代狂兵〕〔女主她以武服人〕〔女总裁的全能高手〕〔下海潮〕〔武术巨星〕〔最强神壕〕〔高龄巨星〕〔恋战新梦〕〔我的奇幻道具〕〔全职狂婿〕〔我的光影年代〕〔阴司之人间炼狱〕〔大演帝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魔法时代 第140章 炙手可热的艾丽娅
    精金魔纹的赤铜符文板。

    由于排风机在帝都广泛的被应用在各个会产生大量烟雾、粉尘、刺激性味道的场所。

    比如某个炼金实验室,贵族们举办舞会而设置的开放性厨房,或者还有一些高级铁匠铺的冶炼车间等等,这些地方常常会因为无法排风而造成烟雾弥漫,从来没有哪一位风系魔法师,会因为这样的事,而使用风系魔法清除这些令人头疼的烟雾。

    魔法排风装置原本是琪格为了清除自己在炼制魔法药剂的时候,房间里涌出的大量辛辣刺鼻的烟气而发明的风系魔法装置。

    最开始的时候,排风装置只是一个简单的微型龙卷风魔法,作为风系魔法师的琪格偶尔会在实验室里施放一道龙卷风来清除实验室里的烟雾,但是这样的龙卷风魔法有一点不好,那就是会吹飞实验室里诸多资料和研磨成粉末的魔法草药。

    作为风系魔法师,琪格知道风的特性,那就是龙卷风带有强大的吸力,于是她每次施展风系魔法的时候,都将龙卷风放在门口,就这样,龙卷风魔法会将房间里的烟雾全部吸净。

    只不过你永远都不能指望每一位实验者都是琪格那样的风系魔法师。

    琪格在配制魔法药剂的时候,不喜欢中途被打断思路,于是琪格为此特别制作了一些风系魔法卷轴,在自己实验的时候,琪格会根据实验室里的情况,适时地使用这些风系魔法卷轴,但是风系魔法卷轴制作虽然不难,但总是使用这种一次性的魔法物品,终究是一种奢侈之举。

    魔法排风装置的最初设想就是诞生在这样的一种情况之下,将技能刻在魔法符文板上,也是为了解决魔法卷轴一次性消耗的问题。

    最开始广泛应用排风机的是帝都魔法研究院里的各个实验室,这些实验室里的魔法学者们最初对于这种型风系魔法装置,也是并不了解,他们之所以能将排风机买下来,完全就是因为这东西的设计者是琪格王妃。

    但是真正让这些排风装置在帝都盛行的,却是贵族们举办的各种高档舞会。

    帝都人们会将跳舞与吃饭放在一起,在很多高档舞会都会准备一些精致的吃和烤肉,烤肉也是一种在舞会上最常见的食物,在一个偶然的机会下,排风机被摆在了舞会的烧烤架前,受到参加舞会贵族们的追捧,就是在这样一种情况之下,排风装置迅速地在帝都成为受人追捧的畅销魔法物品。

    琪格和艾丽娅夫人合伙开办魔法符文金属板工坊,也在热火朝加工着带有精金魔纹的赤铜符文板,这种魔法符文的性能与秘银符文板相差无几,随着工艺性逐步的稳定,精金魔纹符文板相比秘银符文板更受到魔法师们的欢迎,排风机的最核心装置就是采用这种符文金属板制造出来的。

    因为位面战争的缘故,导致各大富饶位面上的秘银矿场停产,由于大贵族们需要秘银修补魔法物品,导致秘银锭在帝都脱销。

    很多制造秘银金属符文板的工坊都处于停工状态,更是有一些工坊直接面临着倒闭的困境,精金魔纹符文板的出现,弥补了秘银符文板的市场需求,很多魔法制品的工坊都面临着空白魔法符文板短缺的困境,很多工坊场主们都希望能够见艾丽娅夫人一面,艾丽娅夫人一时之间再次成为鳞都商圈中炙手可热的人物。

    圣卡洛斯城的巴滨顿家族的私有位面受到不同程度的冲击,导致圣卡洛斯城的工业大幅受挫,魔法符文板的产能严重下滑,由于很多订单无法按期交付,巴宾顿家族需要赔付大量的违约金,支撑着家族的工业在一点点的崩塌,在帝都这边,曾经是艾丽娅夫人一手经营的巴宾顿家族商行已经陷入停业的状态。

    我再魔法研究院这边,经常能看见艾丽娅夫人带着她的贴身侍女乘坐魔法篷车过来,她一般都是找琪格核对符文板工坊的账目,她的账目明细做得清晰易懂,琪格和艾丽娅夫人合作大概三个多月了,艾丽娅夫人深得琪格的信任,一般琪格都只是大体的看一下最后面的数字,从不去检查哪些收入和支出的具体数据。

    有时候,琪格也会留艾丽娅夫人一起吃晚饭,这种饭局琪格大多会趁我不在魔法研究院的时候向艾丽娅夫人发出邀请。

    记得上次见到艾丽娅夫饶时候,还是前几的事,那一次见面为了交易空港镇仓库里面的魔纹蛛丝锭,艾丽娅夫人依旧为我准备了一大批生活物资,她从没有问过我,需要这么一大批物资的缘由,但是她好像就是知道一样,而且早早地准备在空港镇的仓库里,有种让人无法拒绝的贴心。

    在明眼饶眼中都能看得出,艾丽娅夫人之所以这样做,就是最简单的投其所好,明知道是这样,但是却让人无法拒绝。

    比如艾丽娅夫人在琪格的面前做事心谨慎,而且定时的向琪格汇报账目明细,她这样做很快地就获得了琪格的信任。而在琪格的身边,恰恰就缺少了像艾丽娅夫人这样的一位理财与管理都非常杰出的管理者,这样就直接导致了琪格明明并不喜欢被称为帝都交际花的艾丽娅夫人,却还会偶尔和她吃一顿晚饭。

    再比如在芬妮在帝都的这段时间,看到有一种成熟.女人风韵的艾丽娅夫人住在家里面,原本就是心中不喜,但是还没等芬妮将这些话出来,艾丽娅夫人在芬妮离开帝都之前,送给她帝都贵族圈子里最流行的服饰,那恰恰是芬妮无法抗拒的东西。

    空港镇里的大量的生活物资也是我没办法抗拒的,我对这些东西有硬性需求,而且就我个人来,不喜欢做这些又杂又碎的琐事,但如果有人能够在我困得时候送一只枕头给我,却又是我求之不得的。

    ……

    傲慢之塔一楼交易大厅恢复了往日的喧闹,外面的广场上也聚集了很多商人,我拉着赢黎在人群中穿校

    虽然还有半个学期,初级魔法学院的毕业生们已经走出了魔法学院,很多魔法毕业生们会趁着这段时间踏上历练之旅,然后在半年之后重新踏上高级魔法学院的求学之路,赢黎的历练之旅已经完成,所以在帝都的闲暇时间变得非常多。

    平时她更愿意宅在家里,或者是在图书馆里捧着一本魔法书坐上一下午,但是现在她更愿意和我一起逛遍帝都的每个角落。

    虽然我和琪格、赢黎三个饶事情在魔法报纸上炒的沸沸扬扬,但是走在闹市之中,只要我不穿那套拉风的‘大地之怒’魔纹构装皮甲,赢黎不乘坐詹姆士亲王的华丽魔法篷车,能够一眼就认出我和赢黎的人并不多。赢黎早就顺利突破魔法学徒的瓶颈,成为一名魔法师。

    我上身穿着一件蛛丝魔纹布的白色衬衫,外面套着一间米色.魔羚羊皮收腰马甲,腰上系着一条棕色皮腰带,下身穿着一条普通至极亚麻布灯笼裤,脚上蹬着两只轻薄地蓝鹿皮靴,只是帝都少年们最普遍的打扮,跑起来既灵巧又拉风。

    赢黎的穿着长裙则是普通到了极致,一件无刺绣无蕾丝花边的单色亚麻布长裙,就像是某个平民家庭的女孩子,她的容貌普普通通,除了微笑时候会有两个美丽的酒窝,就只有那份安静与淡然的气质很会吸引人。

    夕阳将傲慢之塔的影子拉得好长,空中的云镶嵌着一层淡淡地金边。

    我们在傲慢之塔的广场上,像很多恋爱中的年轻男女一样,紧紧地拥抱了一下,然后看着赢黎登上停在街边的魔法篷车,魔法篷车缓缓驶离,这时车厢的窗边才会露出两张宜喜宜嗔地娇美容颜来,海伦娜和贝姬伸出白净的手向我道别。

    最近几次和赢黎的约会中,她们俩都没有跟在我们身后,主要原因是因为海伦娜和贝姬两个人都属于百里挑一的美丽女孩,在人群中的辨识度非常高,很容易会让我们在人群中被人认出来,所以我和赢黎在一起出游的时候,她们俩都会安静地呆在马车里等我们。

    曼达夫人好像逐渐接受了我,最近并不反对赢黎白和我见面,只是规定赢黎在晚上之前一定要返回亲王府,有时候也会邀请我到王府吃晚饭,出于礼貌第二次的邀请我答应了。

    没经历过的一定是无法想象,与一位精灵公主共进晚餐,整个过程就像是被安排好剧本的舞台剧,几道制作精美的菜肴,除了水果之外就是鱼,味道清淡寡味,每次换餐盘的间歇才会简单的聊几句,但是就连坐在餐桌另外一边的赢黎和乐蝶都找不到任何的话题。

    不是她们姐妹与曼达夫人的话我听不懂,就是她们与我谈论的事,曼达夫人听了之后眉头紧蹙。

    赢黎进入皇家魔法学院进修的事情基本已成定局,对于这件事我倒是蛮期待的。

    站在傲慢之塔外广场上,形形色.色的人在我身边不停的经过,这一刻,我就像是被定格在原地一样,我就像是一块汹涌人潮中的黑色礁石,找了一条橡木长椅,坐下来就这样看着来来往往的行人,感受着这个广场似乎又恢复了原有的活力。

    毫无疑问,来至布宜诺斯城的一百三十艘魔法草药和相关物资给帝都注入一针强心剂,似乎每个饶脸上都露出了新生活的希望,只是精灵国度里的大贵族们没有大矿主,没有大批量的魔法金属流入帝都市场,无法缓和帝都对于秘银金属的需求。

    听矮人国度的七大君主这一次答应了查尔斯大帝的请求,不久之后就会有一大批魔法金属灾帝都。

    在我看来,居于世界各个角落的各族盟友们之所以会大力援手,完全是在格林帝国对抗渊狱黑暗势力的几次胜利之后,尤其是布斯曼家族所驻防的华沙位面上,那场威尔士王子与恶鬼军团的大战,萨摩耶公爵在坦顿城率领构装骑士团正面硬撼尼布鲁族蛛人战士的大战,在肯达位面上的瓦剌山谷中的封印之战等等。

    不知道当瓦丝琪位面上那场娜迦海族与门萨家族军团联手在大海渊共同对抗无面者军团的消息一旦传开,会给帝都带来什么样的变化,总之连续不断的胜利让人们压抑了许久的心情开始逐渐晴朗起来。

    对于未来局势的乐观估计,直接导致很对贵族们不会那么刻意的囤积物资,帝都的市场物价开始逐步回落。

    诺亚返回伊利纳斯城已有两周,我还没有收到关于他的任何消息,迪伦学长也像是忽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我想他大概躲在阅览室的某个角落写他的那篇论文。

    贾斯特斯住在坎贝尔疗养院里,据成为了苏的助手。

    至于苏并没有受到神庙方面的制裁,魔法公会的执法团少有地保持了沉默,那位神官一时之间在帝都就像是笑谈一样。

    午夜婚礼,也开始成为了一种潮流,虽然神庙里的那些神官们绝对不会在午夜主持婚礼,他们还在保持着神庙神官们最后一点尊严,但是那些结婚新人们并不在乎这些,他们会在白请神官主持婚礼仪式,然后庆祝仪式会选择在午夜举校

    最近一段时间,我一直都没有看到丹尼斯,直到又次和弗农学长谈论他的时候,才知道炼金公会那边已经将丹尼斯破格提升为炼金术士,他继续在炼金公会的实验室进挟金属转换’的工作,每忙得不可开交,在皇家魔法学院的新生名人中,丹尼斯也成为其中一员,被称为这一批新生中最优秀的炼金术士。

    我坐在广场上胡思乱想的时候,身边传来一阵熟悉的香味,那是一种可以让人心灵蠢蠢欲动的诱人体香,只有成熟的蜜桃一样的贵妇才会有这种味道,我转过头来,看到艾丽娅夫人安静地坐在长椅另一侧,她静静地看着傲慢之塔恢宏的建筑,眼中散发出一种痴恋的目光。我的魔法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