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上门女婿程然〕〔都市之无双战神〕〔修仙系玩家〕〔我老婆怎么是影后〕〔从美漫开始穿越诸〕〔怪帝邪相〕〔史少太太是裁缝〕〔难得有晴天〕〔宠婚99次:总裁大〕〔非洲农场主〕〔校花之至尊高手〕〔影后的咸鱼男友〕〔重生之都市修仙洛〕〔四重分裂〕〔国民男神住我隔壁〕〔星际麒麟〕〔武林神话系统〕〔逍遥侯〕〔玄尘道途〕〔情欢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我的魔法时代 第74章 耶罗攻略
    “那么……你们的构装骑士团最近一直驻扎在佩雷拉城?”我向扎克问道。

    扎克和欧内斯廷特意到皇家魔法学院看望我,我便带着他们到学院西门附近的酒吧里坐坐。

    扎克隔着玻璃窗一脸羡慕地看着街上来往学院魔法生们,那些魔法生们穿着米色或浅棕色的米索莉魔法长袍,披着头发,头上顶着尖尖的法师帽,三三两两地从学院里走出来。

    扎克上身穿着一件浅蓝色水膜帆布布料的衬衫,如果不是袖口上有‘真维秀坊’暗纹刺绣的徽记,很难看出这件衬衫出至帝都最顶级裁缝店里,他胸.前没有佩戴任何徽章,只是宽厚的胸膛上的疤痕,腰带上的暗金魔纹的佩剑,脸上洋溢着慵懒而自信的笑容,身上散发出来的淡淡杀意,这些都会让人一眼便认出他构装骑士的身份。

    即使扎克身上那条带有细密护甲片的硬皮裤甲刮破了卡座沙发,负责端茶的侍者脸上也只能捏着鼻子装作没看见。

    “偶尔会带着团里的构装骑士们到佩雷拉城与坦顿城之间黑森林里做一些必要的侦查,那些尼布鲁族蛛人在黑森林里布置了大量的哨岗,没有重甲步兵团和后勤保障,我们的骑士团没办法走出太远。”扎克收回目光,神色郁郁地说道。

    原以为佩雷拉城目前是在积极备战,没想到缩在佩雷拉城的军队,竟然完全没有任何反攻计划。

    我向扎克问道:“萨摩耶公爵大人难道不准备收复外围那几座沦陷的城市?”

    扎克脸色十分难看地摇了摇头。

    坐在他身边的欧内斯廷剪了一头细碎的短发,她的脸廓很立体,眼窝稍稍凹陷,鼻梁挺直,嘴唇菱角分明,似乎拥有古代维京人的血统,她上身束着精金魔纹的金属半身甲,显得英气逼人。

    她居然和卡兰措一样喜欢这种低胸款式的半身甲,这种铠甲只能护住心脏和腹部,无法遮掩,胸部露出大片肌肤,需要一件扩展式的硬皮护肩搭配穿才行,否者这种如同铁箍环一样的半身甲会将胸腔压迫得让人喘不过气来。

    欧内斯廷对我解释道:“主要还是杜尔瓦省内部各个领主的意见未能统一,主战派在遭受两次挫败之后,在杜尔瓦领主议会上已经没有什么说服力了,我和扎克想率领构装骑士团打通从佩雷拉城通往坦顿城的通道,这件事拖了一个月,还每天都要拿到领主议会上讨论。”

    她无奈地耸了耸肩膀,一副无可奈何的表情。

    “不过据我们了解,最近尼布鲁族蛛人在佩雷拉城一带斥候团的数量明显的减少了许多。”欧内斯廷双手捧住装满麦酒的杯子,看着我说道:“这两个月以来也一直没有大规模的战事,我们猜测应该是什么事情拖住尼布鲁族蛛人的进攻脚步。”

    她看了身边的扎克一眼,说道:“扎克猜测是应该是黑森林以南的耶罗土着,不过我觉得那些土着早就被尼布鲁蛛人打残了,应该没有这么强的战力,也许是尼布鲁蛛人在清剿那些柱山上的亚龙巢穴。”

    扎克收回了目光,他的侧脸与萨摩耶公爵很像,只是皮肤深层带有一些暗青色,这种肤色我只在帕伊高原地兽人身上看到过,他对欧内斯廷说:“蛛人督军们喜欢吃龙蛋不假,但是也没有到了因为龙蛋而改变黑森林作战计划的地步,我猜应该是有其他威胁到尼布鲁族蛛人生存的强大物种出现在黑森林,也许是更强大的魔兽,也许是来至于黑森林之外的原住民强者。”

    欧内斯廷抬起头望着我,现在她的心态比之前好了很多,至少可以十分坦然地与我对视了,她对我说:“吉嘉,说说你上个月去耶罗位面吧!你和赢黎公主、乐蝶公主共同进入耶罗位面,路过佩雷拉城居然不来看看我和扎克,真是没把我们当成朋友!怎么忽然想到要来耶罗位面上狩猎蛛人督军?”

    我心里早就想到我们之间的话题一定会聊到这里,于是我便对扎克和欧内斯廷讲述了关于乐蝶公主在耶罗位面上的悲惨遭遇。

    我对他们俩说:“这件事情还要从去年夏天说起,乐蝶公主从小养到大的座龙因为某些原因在耶罗位面上死与蛛人督军之手,这令她一直难以解开心结,詹姆士亲王为了抹去乐蝶公主心里那片阴影,于是就决定让乐蝶带着一队构装骑士到耶罗位面上猎杀一名蛛人督军。”

    每件事都拥有一个最初的缘由,扎克和欧内斯廷也想知道我们前往耶罗位面狩猎蛛人督军的原因,只是他们没有想到这件事的起因,竟然是乐蝶公主心里面放不下的一个心结。

    我讲述道:“也就是上个月的事情,当时詹姆士亲王找到了我,那时候皇家魔法学院也是刚开学,我和赢黎在学院这边还有许多必修的魔法课要上,原本也没想过要去耶罗位面。”

    扎克问我:“那你后来怎么改主意了?”

    我有点不好意思地说道:“詹姆士亲王认为我曾在耶罗位面历练了一段时间,而且在年初的时候,我派遣几位追随者进入耶罗位面的坦顿城。为了筹建特鲁姆小镇,他们四处收集信息,对坦顿城周围一带的情况很熟悉,所以詹姆士才会建议我和赢黎一同跟着猎杀团队一起去了耶罗。”

    “你和赢黎公主接受看了詹姆士亲王的建议?”欧内斯廷问我。

    我点了点头,笑着说:“我和赢黎最后答应了詹姆士的提议,便跟着雷兹伯爵和贾森骑士以及他们的第一亲卫小队一起去了耶罗。”

    扎克一脸钦佩地对我称赞道:“南风军团的第一亲卫构装骑士小队,还真是名不虚传啊!”

    欧内斯廷也在称赞说:“居然孤军深入到敌方控制的黑森林地区,硬是活捉了一名蛛人督军,并且安稳地带了回来!”

    扎克稍微犹豫了一下,对我说:“其实我们杜尔瓦军团也曾计划过猎杀蛛人督军的计划,只不过接二连三的失败,后来也就没有人在愿意提起这件事儿了。”

    看来他们俩一致认定了是雷兹伯爵和贾森骑士制服了那名蛛人督军。

    欧内斯廷挑了挑秀气的眉毛问我:“吉嘉,你真的准备要在特鲁姆建造小镇?”

    我拍了拍胸口说:“当然是真的,那里可是我花了一千魔晶石买下的领土,那么一大片富饶的领土怎么可以轻易的放弃。”

    扎克和欧内斯廷都紧锁眉头,似乎并不赞成我的这个决定。

    “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现在耶罗位面上的局势,如今的坦顿城连自身都难保,又怎么可能照顾到你的特鲁姆小镇。”扎克皱着眉头,语重心长地对我说道。

    “只是在慢慢筹建呢!”我对扎克说。

    旁边的欧内斯廷却立刻想到了另外一点,她问我:“对了,你说你的扈从们一直在坦顿城收集周围尼布鲁族蛛人的情报,坦顿城在那边有什么新进展?”

    我笑了笑,问她:“这类情报,你们不应该是向迪士累利骑士那边了解吗?他现在负责守备坦顿城,对那里的情况最清楚不过了。”

    扎克摆了摆手,一只手按在额头上,苦恼地说:“迪士累利骑士那家伙几乎就是个战争狂热分子,他一直主张集结三十支构装骑士团,从佩雷拉城向南推进,一直到达黑森林南部区域,将所有的失地全部收复。最近的情报说坦顿城周围已经看不到尼布鲁族人的行踪,还说这些尼布鲁族蛛人完全撤离了坦顿城周边区域,要萨摩耶派出五队重甲骑兵团收复坦顿城的失地。”

    随即他苦着脸说道:“现在还敢提出这种言论的人,在杜尔瓦领主们的眼中那就是个异端分子,他们恨不得将迪士累利骑士送上火刑架,哪里会相信他收集的那些情报。”

    欧内斯廷在一旁补充道:“如果不是除了他以外,没有人愿意镇守坦顿城,我想他的城主身份也许早就被领主议会那边替换掉了。”

    我坦言问道:“所以通往坦顿城的魔法飞艇和补给品才会在持续减少?”

    扎克一脸的难堪,愤愤不平地对我说:“开往坦顿城的魔法飞艇和补给品,其实早就是公爵府后勤部派发的了,那些船上的补给品大概是迪士累利骑士通过各种渠道筹集到的,有一部分钱是出自他自己的腰包,有一部分是一些主战领主们私下里偷偷捐出去的,还有一些是从坦顿城逃到佩雷拉城的领主们私募筹集的。”

    “只是人们对于收复坦顿城的信心逐渐减低,想要筹集出一整船物资就变得越来越困难,毕竟没有人愿意一直掏腰包资助这样一个没有任何希望收复的孤城。”他微微谈了一口气,毕竟这种事他这样一个构装骑士团的团长,根本无法左右。

    “你们对于未来局势的判断竟然悲观到这种程度?”我吃惊地看着扎克和欧内斯廷,对他们说道。

    他们两个再次互相看了一眼,缓缓地对我点点头,扎克说:“除非威尔士王子和詹姆斯亲王的洛其位面攻略改成耶罗位面攻略,那么我们就希望在今年夏天之前收复整座黑森林。否则我奉劝你,重建特鲁姆小镇的计划最好暂时搁浅。”

    “其实你们有没有想过要联合一些黑森林里的那些原住民?”我想扎克和欧内斯廷说道,其实我很想跟他们说一下战争古树的秘密,如果他们的构装骑士团弄够获得那些战争古树们的帮助,那么胜利的天平将会向他们一方倾斜。

    “你是说那些耶罗土着?”只是还没等我说出口,扎克就一脸鄙夷地说道。

    只不过想到辛格尔长老对我再三叮嘱,一定不要将绿谷战争古树的秘密泄露出去,于是我说:“没错,我想他们这时候应该也很想将这些尼布鲁族蛛人们赶出耶罗去。”

    扎克嗤笑说道:“得了吧,那些耶罗土着除了能够充当蛛人的粮食和战场上的炮灰,还能有什么用?”

    看起来欧内斯廷也是和扎克一个想法,他们对我刚才的话根本就没有听进去。

    这时候,欧内斯廷对我说:“吉嘉,要是你能帮我们说服詹姆士亲王的南风军团远征耶罗位面,我和扎克可以向杜尔瓦领主议会提议,将整座坦顿城这部分区域划给你,成为你的私人领土。”

    “我说你们这真是……还挺舍得下本钱啊!”我一脸愕然地看着欧内斯廷和扎克,没想到他们居然会许诺我一座城。

    不过我还是拒绝了,因为我知道这时候说服詹姆士改变作战计划,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我对他们俩说:“詹姆士和威尔士今年的计划是收复洛其位面,而且他们至少已经筹备三个月了,大部分物资大概都已经运抵到洛其位面。”

    随后我又想到了哈斯拉柏侯爵,虽然他受了一些伤,但是应该不会影响过几天他带领构装骑士团开赴洛其位面这件事。

    我又说:“最近几天,应该还有十七位小领主拼凑在一起的二十五支精英构装骑士团开赴洛其位面。”

    我决定给扎克透露一些内幕,让他放弃这个不切实际的念头,于是我说:“最主要是洛其位面水域河道以及支流四通八达,对于威尔士来说,这才是取胜的根本,你们就别想他会改变主意了,你们不知道,这里面还有查尔斯陛下的意志,而且安琪博尔德皇室为了这次远征重金打造了十艘海船,这件事注定是无法改变的。”

    扎克和欧内斯廷脸上露出沮丧之色,沉闷地喝了一口麦酒,低声说:“看来我们还要继续坚守,等到詹姆士亲王获取洛其位面胜利之后,耶罗位面才有收复失地的希望。”

    “其实也不一定要等待那时候,或许我还能想到其他的办法。”我对扎克说,在让侍者给他续上一杯。

    “你有什么办法?”扎克狐疑地向我问道,随后他眼睛一亮,竟然自己给自己一个确定的答案:“哦,这个时候的奔马河应该开河了,你是不是想说服景月公爵调动北风军团远征耶罗位面?这样的话当然也不错啊!”

    “……”我有些无语的望着扎克。

    只是被他那充满期望的眼神看着,我也只能硬着头皮说:“我会写信给景月公爵,尝试一下,看看是否能说服她派出手下的构装骑士团,毕竟去年征战肯达位面受了重伤,希望这件事不会在她心里产生什么阴影才好。”

    “写封信说这事,那也太敷衍了吧,我看你还是亲自跑一趟史洛伊特城的大公爵府,这样更有可能说服景月公爵。”扎克这样说道。

    欧内斯廷和扎克公务缠身,接下来还要去拜访一些拥有构装骑士团的小领主们,争取说服他们到耶罗位面去发战争财,只是这种局势之下,大概没有人愿意带着构装骑士团到耶罗位面去。

    晚上的时候,我乘坐魔法篷车赶往艾丽娅的家,路过那位昆汀的远亲哈萨侯爵府邸的时候,发现一辆辆魔法篷车从庄园里出来,一大队构装骑士也骑着战马排成长队离开,看这阵势,乔治王子和昆汀被遣送到奇岩城之后,这位哈萨侯爵大概是起了离开帝都的念头。我的魔法时代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上门龙婿〕〔极品老木匠〕〔神戒缘〕〔罗依依与沈敬岩小〕〔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厉少宠妻至上〕〔山野汉子旺夫妻〕〔娱乐之从吐槽大会〕〔萧尘〕〔穿越兽世之征服冷〕〔紫阳小师叔〕〔古龙绝技横行大明〕〔特种兵之御兽龙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绝世妖神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