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铜烛〕〔绝武通天〕〔路过漫威的骑士〕〔杰东中短篇小说〕〔玩家请自重〕〔叫我签到王〕〔有系统就是任性〕〔我只想安静的宅在〕〔雅克塞拉游记〕〔万古神婿〕〔回归后柒凰成了全〕〔且盼如意得长久〕〔女主她是一颗星〕〔龙神至尊〕〔帝世无双〕〔我是法则之主〕〔艾泽拉斯奋斗史〕〔狂武斗尊〕〔幽幽曼殊王者香〕〔自完美世界开始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83章 砍出个天朗气清
    “大哥别用那种狼一样的眼神盯着我,给给给,我就剩这些了!”

    傅雷跟对方的豆眼直视没过三秒就彻底的败下阵,掏出一枚须弥戒指就扔了过去。

    哪有可一只羊褥毛的?

    而眼前这人就这么恶心的干了!

    他傅雷这辈子最后悔的事,估计就是来大梁此地一行。

    “这些救不了你我的小命!”

    茅真黄收了戒指,差不多五千枚玄阳晶璨,干净的在无他物,然后抬首对着这货就是一句“深明大义”。

    “我的亲哥,土匪还懂细水长流呢,你不能这么狠吧?”

    “我要渡节云空飞步咒符!”

    有了此符,冠都才是让筑基期修士最恐惧的刀!

    “下回明抢之时,能不能说明白重点抢什么?”

    傅雷听见对方这话脸色一顿变幻,早知道对方要这东西,当初何必搭上三四万玄晶与三枚筑基丹。

    渡节云空飞步咒符才多少钱?

    撑死五百玄阳晶璨!

    “说的太明白,你说我此时能筑基么?”

    茅真黄对着这“吉祥物”就是一声大笑,能筑基还真要谢谢这货。

    “四张!都给你。”

    傅雷看着对方的贱笑,就想上去一个老拳相报,不过看着对方提着的漆光战刀,也只能忍气吞声的从怀中拽出蓝符相赠。

    “确定最后四张?”

    茅真黄抓着四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看了一眼,然后回首将冠都挽了个刀花。

    漆黑的刀芒闪烁间甚是漂亮!

    漂亮的傅雷这货的头发都被擦掉了一缕。

    “最后两张!”

    傅雷咬着牙又从怀中掏出两张蓝符递给对方,眼中尽是恨意。

    “费劲!”

    茅真黄对着这货就是个大白眼,手中冠都直接抵在对方喉咙之上,上手直接往对方怀中摸。

    “你.......”

    “嗯?”

    冠都漆芒瞬间锐了一分,茅真黄挑眉的对着他就是道冷声。

    “你能带我出去这个栽我认了!”

    生活就像qj,既然不能反抗,傅雷觉得还不如好好的劈开腿去享受。

    起码还能心里安慰的爽感几秒!

    而茅真黄一阵窃喜中足足摸出八枚须弥戒指。

    很有货!

    看也没看直接揣进自己怀中,起身之时更是将对方手中的那两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给掳走。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记得你说过的话,龙魂赤鱬我记下了,你唯一要期待的就是下半辈子别遇见我。”

    茅真黄对着傅雷说完,抬首对着已经快死了过去的鱇驹打了个飞眼。

    活蹦乱跳的大肥鱼他没辙,但晕死过去的蝶尾龙晴他一百个好下手。

    傅雷望着茅真黄提着战刀的身影彻底傻了眼!

    他感觉对方就像个恶嫖客。

    舒爽完提裤子的嫖客身影很潇洒,但却拐走了一名红倌前半辈子的卖身钱,临走时还放狠话恶言相赠。

    傅雷感觉自己就是那名可怜的红倌!

    人世间之所以多姿多彩,最大原因在于人与人有

    很大的不同。

    面对这种危局,傅雷选择的是坐以待毙式的自暴自弃,而茅真黄不一样!

    如若他是这么个选择,十二年大梁西北地的生涯说不上埋尸了多少回,荡芒那种真正的绝地也出不来。

    茅真黄往北跨了百步便立足驻身,并狠狠的吐了一口浊气。

    傅雷对他所说站不起身子没有半分假,此时就是他都感觉头脑开始泛晕眩,丹田中的灵海更是被这香不知不觉的烧掉三分之一量,可见这上灵敬天香的邪异。

    华阳天宗流出来的东西没一件简单!

    更何况是此物出自万宁真仰宫。

    立宗之本的封正之术就传于华阳天宗此宫墙之内,可见此宫在修真界的大名会有多甚,而这上灵敬天香又有多厉。

    这炷香不会给他与傅雷留下太多的时间,撑死一刻钟,破不了此危局后果就如傅雷一般身软于地,最后彻底暴毙。

    “古么?”

    茅真黄仰望周天靡靡的天地灵气,就是一句轻吟。

    这是个隐晦大气的名字!

    《周书、周祝》记:常言古,齐究何也?

    对曰:无题,可天代谓。

    《书、灵典》载:若稽是古。

    都是一个意思,他是古,也是天!

    名字起的仅次于光头道生。

    但是就不知对方是否如天一般不可抗!

    茅真黄冷笑一声。

    这是九宫生极阵!

    一种以六爻三三衍生为根本的八卦阵法,看十二道有进无出的天地气柱就可知。

    他知其名却不知破之法,想按正常套路来,必须沉于此道十年以上才能有站在这里鄙视对方的阵法。

    很强大的一条路!

    曾心有所向,但时间没给他留那十年,也因此算绝了这条道。

    正常套路归正常套路,但茅大真人向来不按常理出牌!

    “学着点!让你知道自己的九枚须弥戒指没白交学费。”

    茅真黄转首对着傅雷意味深长的笑了一句,然后俯下身子将手掌按于大地之上。

    这是被逼出来的挑战!

    身处六爻衍生,天地灵气萎顿,丹田灵海燃灼,心神灵识杳晦,一切糟的不能再糟。

    而要想活命,他只能赌。

    赌对方没有骑鹤翔天,正禀身立足于地!

    随着手掌按于大地,方圆三里之内,一切土属灵气变幻顿现在他心间。

    重浊阴为地,万物皆所称列,万物亦皆致养,博大厚土,承物载德,资灵生极,坤之所属,显必有灵。

    而一切法追其本、溯其源,皆属先天五行之变,身于坤地,动则必有土行之波。

    身心所感,周遭一切都逃不过茅真黄这双大手。

    阵法无用!

    幻法也无用。

    这就是先天土属单灵根的强大。

    筑基初期神识可勘一里,此法却扩于三倍之距!

    此三里范围之内土属单灵根就是地之子,可感一切五行土属灵动,若有先天土属道则可观,此法将会更甚。

    他赌对了!

    即使有九宫生极魁蛊天地,上灵敬天香荼靡灵睨,亦遮不住

    大地先天土属的微动。

    一道若有若无的土属灵气之波自西轻漾而馈,对方正驻于十二道死门前!

    茅真黄抬起眼眸就是一阵冷笑,顺势右手反复抚了刀身三遍,他只有一刀的机会。

    而此刀所出必石破天惊!

    需强到破九宫生极,越先天五属靡衰,至劈出一道天朗气清。

    茅真黄俯蹲于地,闭着双眼身躯顿陷晦阴晦明。

    这一刀需要积势!

    “我比你个死胖子‘看’的更清。”傅雷朝着茅真黄的身影就是一声吐槽。

    这货是先天单灵根,对单一五行之灵属感知出奇的强,但亦不如他后天灵属之目。

    对于他傅雷别说天地单一灵属变化,就是五属诡动他想看,都能看个全。

    比他茅真黄这一手更不知强了多少倍。

    但天赋强,不代表本事强!

    傅雷刚鄙视对方没过片刻的时间,俯蹲于地的身影已然消失。

    在望,天地之间只剩下了一把刀!

    刀影弥山河,漆光坠星萤,一把挟着无边杀意的天刀从一渺小身影迸发而出,跃然诸天成一道绝灭的劈敛。

    追星赶月一般的快,刀影撕扯着周空一阵爆响,直拉出无尽的刀影闪烁眼帘。

    鸷击狼噬一般的狠,刀尖一点星茫,瞬间割破法阵的界限,朝着十二道天地气柱间的某一点扎去。

    所向披靡一般的无敌,杀意盈天的漆刀,直接将九宫大阵生生地捅出一条笔直的生路来!

    此刀没一丝繁复,更不需去追寻刁钻,挟着压天之式的一道重劈足矣!

    渡节云空飞步咒符疾走间,茅真黄手中的刀破了空间禁锢,更是断了一炷香,刀影直划过一道身影,脚尖轻点才收刀回了身。

    临近十二道天地气柱阵阵炸碎,周空惰惰的五行灵属之气直接沸腾,一股徐徐的清风吹荡走似有似无的甘甜新土味,带来一股焦躁炽热的气息。

    而茅真黄心神为之一清!

    大地股股灵气顺脚直通百骸,丹田灵海一阵充盈,五感六识不在昏昏,仙道基台更是显华于灵府。

    茅真黄对着被一刀劈断跌落于地,快燃过半的巨香望了一眼后就是声仰天大笑。

    九宫生极破!

    天还是那沉阴阴的天,山也还是那灰蒙蒙山,江川大河依旧地浆四流,阴煞黑气照样遮弥骄阳。

    这才是这方世界本来的样子!

    而倒的不仅是上灵问天香,还有他身后的一道杏黄身影!

    持剑的对方满脸不可思议的惊诧,对方试提了一下剑,而剑瞬间跌落于地,呆愕的脸两个变换后直接痛苦的扭成皱团。

    微风轻荡!

    对方身上的杏黄衣袍自上而下飘飞成两半,更露出白皙的皮肉。

    但这皮肉之中却犯泛着一点红,从额头开始直下丹腑,没出一个呼吸这点红间转变成一窜的血珠。

    第二个呼吸,这点血珠瞬成崩坠之势!

    死!

    一刀两半的死。

    “师弟!!!”

    随着对方身影仰倒于大地,茅真黄耳中瞬间炸响一声擎天的凄吼。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九级封印〕〔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