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秦少,你也太可爱〕〔钻石王牌之存在感〕〔恃宠不骄枉为妃〕〔我这四十年的脚步〕〔向阳向暖异日依旧〕〔伯爵大人有点甜〕〔王爷的暴躁小丫头〕〔朝花夕食〕〔来生和星星在一起〕〔世上本无一见钟情〕〔鎏心〕〔我穿成了极品婆婆〕〔隐形学霸超A的〕〔学魔养成系统〕〔逐梦启航〕〔黎隐传奇〕〔玄幻之窃取诸天〕〔无敌从氪金开始〕〔大仙武〕〔史上第一密探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88章芝麻馅的半块饼
    站在阳光之下,茅真黄贪婪的吸了一口浊浊的空气。

    浓郁的地属厚土灵气味儿!

    脚下在不是焦土,涓涓的土属灵气顺着涌泉穴直窜十二正经,大周天运转一遍回流到近枯竭的丹田灵海,站在此处,头顶的星道夜空在不会抽他茅真黄半点灵气,更不会抽他稀少可怜的胎光阳寿。

    躲过一劫!

    回首后怕的望了一眼。

    天地只有一根青灰的大柱翻云碎土,其中更是夹杂着仙尸无尽的愤怒戾吼之啸,星道夜空大阵被这根大柱捅的破烂不堪,好似一张被划了无数刀的大饼。

    久违的阳光透过被劈开的几道缝隙终于播撒进这片大地,但却照的那座青城威势赫赫,带着“仙”字的古尸在其面前被虐的体无完肤。

    而当年大宗非人间的惊世星道之术,在这根大柱之下似乎成了个玩笑。

    侯德柱曾经告诉过他,这是生前半只脚已跨进“仙”行列的世间第一尸!

    天地经纬,何又能比此还凶?

    茅真黄都不知自己是什么心情的转身朝着这条笔直的坦途撒脚狂奔,他就是个小小筑基!

    中洲的天塌下来有阐幽薇顶着,阐幽薇顶不住还有华阳天宗,其上更有无数化神金丹,筑基是干什么吃的?

    完全不关他茅真黄屁事,而他只关心自己死活!

    这条坦途要比以前好走的太多,几天之前此地还是一片连绵的玄晶山脉,此时被天地间独擎的巨大柱子直接抡成一片平地,平时想跨过这里需三天,而此时只要半天足够。

    “噫,立仙者,当救世愍物之心也,道不容独!”仙尸顶住擎天而下的巨棒,朝着那座青城就是一声戾泣。

    声撼天地,惊的茅真黄猛地一个回头。

    柱与阶合了!

    大到甚至快盖了这片天,朝着伫立于诸天的仙尸狠狠地砸下。

    嗵!

    天地都快为此一声巨响而倾碎,而茅真黄看于此,直接将自己肥硕的身躯塞进附近已经干涸的岩浆大河缝隙之中。

    刚享受片刻时间的阳光眨眼全无,一刹那就陷入混沌昏沉的黑暗,头顶过一丈厚的土石塌方而下,直接将茅真黄深深地埋进地底当中,好在他用冠都硬撑了一手,避免被生生活埋的窘境。

    仙尸一句话,让青城震怒!

    缓了足有小半炷香的时间,茅真黄手持冠都劈开头顶的土石才敢将身子跃出坑洞。

    槐里县彻底没了!

    估计华阴县也没了。

    只有一座巍巍青城矗立在一处深坑之后,笼盖四野的星道夜空更是被那座台捅出一四四方方的巨大窟窿,阳光顺势而洒,将青城浇的神光大炫。

    茅真黄朝着西侧极目远眺,无尽的星空之下,一道浑身激流猩红尸气的破烂躯身伫立天宇。

    只剩下一颗头、一条腿与半个身子。

    而那座台就是一个倾砸!

    茅真黄看于此一阵唏嘘,那不是仙尸的身影,只是对方远遁留于天地的残像,本尊此时说不上已经在几千里之外了。

    顺了顺瞠目结舌的心,回首对着那座依旧斑驳的青城狠狠地望了一眼转身朝着溜光大道的尽头跑去。

    谁丫的以后要是跟说冤枉之尸是体路最硬的躯身,他跟谁急,这个世间就没有最坚硬,只有够利!

    仙尸是走了,但脑袋上这座星道夜幕根本就没散,不想被活活抽死也只有他眼前这条坦途可走。

    而像他眼前笔直通底的路,巨柱堪堪就劈出四条,想出这片绝地这条路就是所有人的生路。

    “入你娘的!”

    但疾行没过片刻,茅真黄瞬间刹了自己车就是一声大骂。

    有人拦路!

    不是人,而是一只狰目恶鬼。

    裸露鬼身,缠裳于腰,怒目獠牙,手持半块大饼,横卧于阳光之下对着大地一阵猛嗅,可见丝丝黑气无尽冒涌被对方两只朝天大鼻孔吸进胸腔当中。

    对方在吸汲地煞阴气!

    茅真黄拽出冠都神情凝重的朝着身后漆朦的天望了一眼,然后转头在看向这只拦路的恶鬼之时满眼都是疑惑。

    那具仙尸用万鬼化了满天杀星,而星道夜幕并没有溃散,这只恶鬼哪来的?

    茅真黄百思不得其解,要说是仙尸凝镇世星道大镇落下的,他自己都感觉这种想法有点扯淡。

    不过这只鬼似乎有点傻!

    旁边站着一大活人,对它的吸引力居然还没有地煞阴气来的重要。

    而更傻的是对方手中还有“饼”。

    茅真黄定眼对着那双大爪子里的半块饼狠狠地望了望,然后一阵沉思。

    似乎还是一张芝麻馅的饼!

    鬼吃饼么?

    如果人肉可绞成泥压个饼,估计他们也能将就。

    既然不是饼……

    茅真黄想于此双眼瞬间就是一亮,更是不敢置信的对那双鬼爪里的半块饼又是一阵猛看。

    心脏一阵狂跳,经脉之中灵气一个呼吸间说不上爆腾了几个周天,憋的他那张大盘子脸堪比猴屁股一般的红。

    欣喜若狂!

    要不是怕吓跑了这只鬼,茅真黄都要脱光衣服甩起膀子庆祝一番。

    强压内心的激动,小心翼翼拽过自己的酒葫芦对着里面已是不多的符箓一顿翻找。

    想抓只活鬼可是有点难度,别看他是个筑基修士,但让他茅真黄灭鬼,不过抬手几刀劈过去的事。

    这是大难不死,上天赐他的机缘!

    但前提是这只鬼要活着,死了一切都是白搭,别说机缘,鸡毛都没有。

    不过茅真黄对着自己酒葫芦仅剩的二百多符箓扒拉个遍后,刚还激动到有点抽抽的脸瞬间变成紧皱一团。

    九成九的杀字符,常用的卫灵咒符、冰云咒符、护身守身咒符也不少,冷僻的敕墨凝神符、天罡正阳符、镇魂驱邪符还有几张压箱底。

    但这些符箓哪一张能镇鬼?

    他需要斥灵符箓、渡神符箓、镇煞扼阴符箓,如若再能能有两张炁幽束死咒符将更加完美。

    不过他想当然了!

    兜里一张此符箓都没有备。

    不甘心的茅真黄对着自己的宝库又仔细了翻了一遍,甚至连傅雷那九枚须弥戒指都找了个遍,也根本没这等符箓,最后没有办法从酒葫芦当中拽出一张紫符皱着眉头反复看了好几遍。

    仅此一张的缚神咒!

    也是从赫连察察那里用自己小命换来的东西。

    但此符是用来约束华阳天宗封正、镇压器灵与天宝之用的,镇鬼能管用?

    他自己都感觉有点扯淡!

    但他兜兜里也就只有此符才能往镇煞扼阴上搭点边,其余符箓皆是让这只傻缺变死鬼的货。

    “娘的!只能靠你试试了,若不成机缘也只能变鸡毛。”

    茅真黄一发狠又拽出张天罡正阳符与镇魂驱邪符贴于身,提着冠都奔着这只在舔地皮的恶鬼就扑了过去。

    对方傻归傻,但他的刀依然选择最快的一式。

    斜劈一刀八字挽花,也无需奔至大枢神道位迎身而斩,鬼有形而无实,冠都的杀伤全在其上阴属之锋,此漆黑之刀芒于地煞阴气更是同源同宗,此一刀甚至胜过镇煞扼阴符箓十倍之厉,而他还留五分手。

    “吼!”

    对方一声后知后觉,朝着他凄吼啸啸。

    茅真黄阴着双眼一声冷笑,刀身直接侧着对方比他还粗的腰杆划提而上,将对方的鬼身都挑的一阵黑气四散,近身,回首一刀搪塞主抓过来的臂膀,顺势就是个轻推。

    “嘶——”

    一阵鬼鸣在他耳边炸响,惊的他丹田灵海之中仙道基台一阵颤动,强忍着头脑的眩晕,抓出怀中的紫色缚神咒直接朝着对方狰狞的鬼头镇了过去,大手拍定身型瞬间爆闪,直退后三丈距离嘴中开始念念有词。

    茅真黄不安的盯着对方头上赫赫华光大放的缚神咒符心中一阵没底,将鬼物当做天材地宝来镇,这也就是没被华阳天宗修士看见,要不然他这二把刀非被笑掉大牙不可。

    不过似乎效果不错!

    鬼影一阵痛苦的嘶鸣之后身型急速缩小,直至化成一枚浓黑的鬼球跌落于地,茅真黄激动的双眼精光尽闪,掏出一枚玉罐上前直接将贴着缚神咒符的魂珠给收了起来。

    芝麻馅的半块饼到手!

    兴奋的他抱着墨色的玉罐一阵揉搓,更是忍不住对将来自己未来的筑基之路一阵畅想。

    有了这只鬼,他敢保自己有五成的几率进华阳天宗!

    不玩阴的,遇见谁正脸刚的那种。

    当然未秋那种人除外,估计谁遇见那种人都会自认一声晦气。

    不过刚想于此,茅真黄就若有所思的回首望了一眼,然后双眼轻眯笑意浓浓。

    此地绝不是就一只这种狞鬼!

    十多只都是少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成山神后,我捡〕〔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娇妻难逃:恶魔总〕〔都市战神归来〕〔一生一刹,执碾成〕〔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