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羸弱的代价〕〔浅山神话〕〔帝世无双〕〔我成了家族老祖〕〔龙神斗尊〕〔且盼如意得长久〕〔铜烛〕〔绝武通天〕〔路过漫威的骑士〕〔杰东中短篇小说〕〔玩家请自重〕〔叫我签到王〕〔有系统就是任性〕〔我只想安静的宅在〕〔雅克塞拉游记〕〔万古神婿〕〔回归后柒凰成了全〕〔女主她是一颗星〕〔龙神至尊〕〔我是法则之主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93章 厌恶的脸
    茅真黄托着满脸懵的鱇驹直接钻到观楼宗人群之后,对着有点狂躁的鱇驹一顿安抚之时就听砰的一声闷响,背后瞬间受了一股狂暴的冲击力,差点没将他掀到鱇驹的大嘴里。

    猛地一个回首,一道红色天地气柱顿立周空直插天际!

    而望着前方四溅的血肉,茅真黄瞬间傻眼。

    这名金丹修士在华阳天宗宗律司部的黑袍之人手中,犹如臭虫一般的被碾死在他们身前。

    此地乌央乌央的足有千多的人也没比茅真黄好到哪里去,本是有点吵杂的地方瞬间变得落针可闻,就连知道被骗而暴躁的鱇驹都消停的犹如一个乖宝宝蹲伏在地上。

    缓了半天才回过神的茅真黄一屁股跌坐在鱇驹身旁狠狠地呼了几口胸腔浊气,他知道事情大条了,但他不知道事情将会严重到这等地步。

    华阳天宗居然派出一名宗律司部的杀才站立于此,此事别说死一个天清宗金丹,估计此地是个五宗金丹长老都会寒颤若惊。

    茅真黄目光对着观楼宗这一小撮人扫了两眼,占了五宗大部,最少有五六百人蹲在这个地方,而其中领头的是一身衣袍雪白的王栋真,正盘膝静坐于所有人之前。

    没有相韩渠,他更没看到粉衣媚黛的相随娇。

    “消停点!”

    茅真黄转首朝着冲他疯狂吐泡泡的鱇驹道了一嘴,然后呆望着王栋真的身影一阵眉头紧锁。

    他心中有一个大胆的想法,此事是这个老阴货干的!

    这是猜测,但如果真如他所想,观楼宗将彻底变天,能将蕴素山头顶的云洗刷成血红之色的天变。

    华阳天宗宗律司部的出现往往都意味着一场血雨腥风。

    兴福三年,大梁乐平郡小宗上道宗勾结明照宗,一夜之间宗门三百修士皆被戮。

    兴福元年,凉州兵马驻守大将军李思怀有通宗灵七非天宫之嫌,李氏宗族上下八百多口无一生还。

    十三年前,正霄宗出一暗修魔胎邪士,正霄宗直接死了三名金丹长老与十八位与其有关联筑基期修士,更三百一十二天命期修士受无辜牵连,天清宗宗主更是被换成现在的左昭灵夫人。

    这是大事,小事还有一堆,而这些事皆是正等华阳天宗宗律司部着黑袍之人所为。

    这群人出现往往不仅意味着死人,还意味着会死一片人!

    “兄弟,此一行收成不错啊!”

    茅真黄愣神的功夫,耳边之间传来一道轻声,转头对着声影来处望去,一张漆黑垢面的脸,浑身破破烂烂的,身上的观楼宗袍服早已经看不出样态,茅真黄盯着这张脏脸看了半天,最后才从对方后背上的短横刀看出此人是谁。

    贯恒!

    踏上蹑空舆楼之前与他有一面之缘的那个北蛮回来的天命。

    “嘿嘿~~~侥幸侥幸!”

    茅真黄尴尬的回了对方一句,看着对方指着鱇驹满脸的羡慕的神情,他就知道财有点外露了,不过鱇驹这种大鱼也没地可藏。

    对方冲着茅真黄呲着一口大白牙道:“不用对我防着,此地背刀的没几个收成不好的,而没回来的已不能怪他们命不好,只是太贪!”

    “回

    去能筑基么?”

    茅真黄侧头望了他一眼,这似乎是个有趣之人。

    “你应该问咱们观楼宗这群背刀的会有几成人筑基!”

    贯恒萎了萎身子尽量将自己的压的声音很低,在此地像鹌鹑似的被华阳天宗三个杀神足足按了三天,难得遇见一认识可说话的。

    “很高?”

    茅真黄看着此人的大白牙立马对他的话来了兴趣。

    “回来十个背刀的,其中就有三个筑基!你说高不高?”

    茅真黄疑惑的他扫了一眼道:“你怎么没筑基?”

    “天命在这片死地里就是个垃圾,但垃圾也有垃圾的好处不是么?”

    “我是不是可以说相韩渠被咱们这群人坑死了?”

    茅真黄听完对方的话,意味深长的对他笑了笑。

    对方的话意思很明显,将相韩渠宗主令当屁放的绝不仅他茅真黄一个!

    从边疆召回来的这群持刀的观楼宗修士哪个不是人精,刚跳出一片烂泥潭瞬间又被扔进另一片火坑,为了所谓虚无缥缈的奖励提着脑袋去打宗战?

    他相韩渠有点想当然了!

    在他们这群人眼中只有“筑基”二字,在无其他。

    屁的宗战,开战之前口号喊的比谁都响,进了这么片大战场跑的比谁都快。

    都不用想,个个都会如他茅真黄一般,敲闷棍下黑手,坑蒙拐骗无所不用其极,目的也只有一个。

    筑基!

    用此地无尽的资源生生撞出一条筑基之路。

    贯恒眯着双眼对着他轻笑道:“三四百打一千,你说呢?”

    “相韩渠死了没有?”

    茅真黄听完对方的话,才终于知道相随娇为何被何神光追的犹如丧家之犬,而所谓的宗战也不过是他们相家独自单挑间皂宗而已。

    “重伤之后回了宗门,但死与不死,不是都一样嘛!”

    贯恒朝着前方华阳天宗的三人给茅真黄努了努嘴,然后就是一阵细腻的笑。

    笑的茅真黄有点毛骨悚然!

    “有什么目的直说!我想你并不是单纯为跟我拉拉家常。”

    茅真黄闭上双目一眼都不想看对方的那张恶心的笑脸,能背着刀从大梁战场之上活下来的就没一个好东西!

    而对方这张厌恶的脸,更仿佛让他想起大梁西北地陈瞎子那张满是刀疤的驴脸,一样的让人恶心,一样的让人想上去报以一顿老拳。

    “嘿嘿~~果然背刀都是同一类人。”

    贯恒看着茅真黄面无表情的脸,哪里还不知道对方心中顿起的厌恶之感,不过他也没在意,有时候越是这种人越是好说话。

    “彼此讨厌是咱们这群人活的长久保证。”

    茅真黄一阵气闷,哪里想到刚死里逃生就又落进另一番勾心斗角当中。

    贯恒看着对方诞出的一丝不耐,直截了当的对其道:“那我明人不说暗话,此地咱们观楼宗背刀的修士有四百一十八人,其中筑基者一百一十五人,剩下保证回去一年之内能筑基的有三十七人,保证五年内筑基的有四十六人,这还算没回来的不知还会有多少,但最少还有

    一百人跑不了。”

    “直接告诉我姓相的旁支有多少!”

    茅真黄瞥了一眼对方就是道冷哼,震撼的数字!

    如果这群从战场里滚出来的人全去为观楼宗打宗战,间皂宗就是个屁,可能打的他宗主何季通连北都找不到。

    “一百四十三个,其中筑基占了三十八人,但没回来的可能还会有!”

    贯恒收起笑容,抬了抬眼对着茅真黄认真的道了一句。

    “贯恒不是你真名?”

    茅真黄回首恶狠狠的朝着对方一声戾喝,这股满是阴谋的腐臭味儿并不好闻,熏的他此时心情更是奇差无比。

    “是我真名!”

    茅真黄抓过对方的衣襟,将他拽到眼前就是声低喝道:“既然不姓相,就不要掺和这滩浑水,你知道这池子水将要死多少鱼。”

    “没办法!这年头谁还没几个朋友,不过就是我贯恒相家朋友多了一点罢了,此时朋友有难你说我做兄弟的不应该帮一把么?”

    “哼!背刀的能从这片山脉里出来的人你跟我谈所谓的友情?告诉我你贯恒口中的友情多少玄阳晶璨一斤?”

    “无价!”

    “这不是友情,而是爱情!”

    茅真黄直接将对方扔在地上,气煞的胸肺的拿出酒葫芦对着嘴就是一顿猛灌。

    对方吃定他了!

    总共一百一十五个筑基,去掉姓相的三十八人,剩余的七十七个筑基的想杀一同阶之人,世间没几个人能承受的住,除非他茅真黄以后宅在少皑峰不出去。

    但显然那是不可能!

    这是一群什么事情都能干出来的疯子。

    “友情也好,爱情也罢!总之观楼少死一些无辜之人不好吗?”

    “少跟我说那些宗门大义,这东西自从我背起短横刀的那天开始就喂了狗,我问你,你的那个女人是不是相家嫡系?”

    贯恒听完茅真黄的话,双眼一亮的对其道:“保证是旁系!”

    “此事她可曾知道?”

    “不知道!”

    茅真黄望着他一声冷笑道:“她连你喜欢她都不知道吧?”

    “似乎并不重要!”

    “很重要!你怎么能确定这群人听你的?”

    贯恒认真的对着茅真黄道:“这点我可保证,共四百一十八人,其中有三百六十四人出自北蛮战场。”

    “你的保障在我这一块玄晶都不值!你们这群人要拿出让王栋真心动的东西,也要拿出让我信赖的东西,更要让我确定你们这群人真的可以威胁我茅真黄的生死,你,贯恒!才可救你的女人,否则你们就是一群狗屎!

    即使有一百一十五个筑基,在那道华阳天宗宗律司部黑袍的注视下,你们也不过是一百一十五道孤魂野鬼的命。”

    茅真黄冷冷看着颓废在地上沉默不语的贯恒,这辈子敢威胁他的没一个还活着。

    “一炷香的时间,给我想要的答案,否则你们这群背刀的都会姓相!”

    茅真黄一道冷哼,也懒得纠结对方怎么将他底细摸的这么清,转身牵着鱇驹唇下的龙须换了块清净之地开始盘膝而坐。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九级封印〕〔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