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玩家请自重〕〔叫我签到王〕〔有系统就是任性〕〔我只想安静的宅在〕〔雅克塞拉游记〕〔万古神婿〕〔回归后柒凰成了全〕〔且盼如意得长久〕〔女主她是一颗星〕〔龙神至尊〕〔帝世无双〕〔我是法则之主〕〔艾泽拉斯奋斗史〕〔狂武斗尊〕〔幽幽曼殊王者香〕〔自完美世界开始〕〔无敌从小白脸开始〕〔万古虚无帝〕〔医圣重生归来〕〔超次元宠物店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113章 给别人立坟
    茅真黄瞬间感觉吃了屎的一般难受!

    到了他手上的东西哪有还回去之理,更别提这是一本土极道言,还是本非常不简单的土极道言。

    茅真黄此时的丹田灵海中半道黄光顿现仙道基台,而这半条黄光就是他从这本道言之中所悟而出。

    这是金丹之机,更是金丹之引!

    想跨越筑基的门槛站在这等境界,此物必须有一条凝于仙道基台,当丹田灵海之中彻底被固液填满,他就有胆气的可仗着这条道则冲击凝丹之境。

    修士之路最难跨越的是天命到筑基,而最好跨越的是筑基到金丹,玄阳晶璨数量够,在加上一条完整道则,金丹不过是时间问题。

    即使玄晶不好凑,还可以靠着天材地宝,而天材地宝没有还可靠着时间去磨,什么都可以没有,但就是不能没有这条道则。

    虽现在他只有半条之数,但茅真黄感觉自己只要将这本道言观上三年之久半条绝对会变成一条。

    此时这般状态,你丫的王栋真叫我将这本道言还回去?

    开什么玩笑!

    这是成丹之机,能说还回去就还回去的?

    根本不可能!

    “难受?”

    王道宁看着他那张便秘的胖脸,就是声打趣。

    茅真黄翻了他一眼也没说话,伸出自己的胖爪子对着身前黑灰的仙田一抓,大地猛的顿起一排排晶突之刺,煞是凌厉逼人,无一丝剧烈灵气波动的丈长地涌之刺,更是足以将任何东西扎个对穿。

    “啧啧~~先天单灵根就是好!本是一法都学不成之人,居然能单手起这等之术,不过效果有点弱了,还不如天冰破,跟破邪天龙符之效差的更远,虐虐三四重天命以下的人还行。”

    王道宁看着这死胖子的表演张嘴就是声嘲讽,这等孱弱之术连他都能玩,别说一个大筑基之修,完全不上台面。

    “那你看这个呢?”

    茅真黄转头对着王道宁一声嘿笑,伸手依旧对着那处起地突之刺的地方一抓,大地深处顿迸十把杀气盈霄之刀,漆光冲穹隆,啸声震耳鸣,一挥手间少皑峰剩下的二十几亩仙田刹那被十把天刀犁了个遍,茅真黄大手一攥十把漆黑刀立合汇成一把山岳之刀,向下狠狠地一顿,大地瞬间被砸的皲裂四分。

    泥土翻飞间在定眼看去,茅真黄一式大术给他王家这三十亩仙田中间挖出个深不见底的巨大深坑。

    放点水,扔点鱼,在修个栈道,估计可成一片休憩养神之地。

    “这回呢?”

    茅真黄瞥着愣傻的王道宁就是一句,他茅胖子以后杀人根本不用刀!

    以术御刀法,甚至没有冠都属性不对路的掣肘,他手中这道术刀之法更可厉上十倍之数。

    “这....这....这都是道言所故?”

    王道宁头一回对道言这种东西有一个清晰的认识,他茅真黄的刀有没有道言之悟简直是判若两人。

    “在加上我先天极土灵根!”

    茅真黄回首看了一眼仙田之中那座大坑,也不知是不是他于刀法之道上胜过于极土之则的理解,一场顿悟下来却成了这么一门以术御刀法的杀招。

    王道宁一阵吸气的摇着脑袋道:“没想到没想到。”

    “此道言我只需观三年,你刚才看到的孱弱之刺将变成空手起大龙,整座少皑峰也扛不住我几个按压之力。”

    这就是道则!

    他体内的半条道则若成为一条,辛集郡山崩地裂之景茅真黄坚信完全可以来个小型翻版,金丹修士不可比,但金丹之下单凭此术他亦敢与未秋来一场术法之上的正面对攻。

    你是皓皓之阳,我是大地厚土,谁输与谁赢估计只有天知道。

    但这需要时间,也需要道言!

    “我老子说华阳天宗像这般的道言足有万册,但这本不属华阳天宗也不属于观楼,而且这种东西虽只有一本却可当镇宗之用,他告诉我是从一个家族中借来的。”

    茅真黄带着三分肉疼的将青皮薄书放到王道宁手里道:“我知道!所以世间之修都奔着句曲山,而我也要奔向那座山。”

    没道则成什么金丹之修!

    筑基大圆满一辈子?

    尝试到了道言的甜头之后,茅真黄哪里能忍受没有这东西的痛苦劲。

    那种悟出来的强大,根本不是世间几个修士能彻底抵抗的,就算在古井无波的道心,当看见此物之时也会被溅的涟漪四起。

    王道宁摸搓着手上的道言道:“那座山真的那么难上吗?”

    “如果什么都没有,但凭一身胆气真的很难。”

    四年一届的正录,想一想大梁与吴国究竟会攒了多少筑基就可知,五宗那般多的数量都快过了千数,而世家、门阀、散修又将会有多少人?

    不可想象!

    但四五千的筑基是定会有的,也可能比这个数字还要多,毕竟偌大的中洲就四个上宗,去掉晋国的六宫,九国三上宗。

    华阳天宗正录将他国之修吸引过来也在正常不过。

    “什么都没有包括什么?”

    “曾经有人跟我说华阳天宗正录不问出身、不问世家、不问资质,正录修士皆一视同仁,而亦有人跟我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但我不知道该听谁的,毕竟我没经历过也妄言不了,不过辛集郡走的这么一遭我还是有一个直观判断的。”

    “什么判断?”

    茅真黄转头道:“我说我排不上号你信不信?”

    王道宁听完他的话轻疑的道:“其余四宗这么强么?”

    “相随娇强不强?”

    “强!五六个筑基都拦不住她,还被她反杀一个重伤一个。”

    王道宁点了点头的道了一句,如若没有身上的披霞衣,他王道宁此时的坟头草估计都发芽了。

    “辛集郡当中她也排不上号!”

    王道宁惊愕的道:“呃.....你确定?”

    “哈哈~~~没有什么确定与不确定,我知道那座山比你想象中的难上十倍不止,而我能不能上得去那座山也只有你此时能帮我了。”

    “我帮你?我怎么帮你?”

    王道宁一声的诧异,他能帮个屁的忙,如果倒忙算的话倒是可以。

    茅真黄眯着眼对他道:“对你是个小事一桩,去帮我收点玄冥石怎么样?要大到可成碑的那种,高价!二十块玄晶有多少我要多少。”

    “墓碑?”

    王道宁一阵疑惑,玄冥石这种东西大的基本都是墓碑,而二十块玄阳晶璨也确实是个高价,不这东西有什么用?

    硬的只能做法器大印!

    除此之外他在想不起来有半分的用处。

    “对!就是那种规格。”

    茅真黄酒葫芦当中现在有从一百三十九块,但他感觉就是三百块都不够。

    而世间也在没有这等性价比够高之物了。

    “你要这等无用的东西干什么?”

    茅真黄看着他一声阴笑的道:“给别人立坟行不行?”

    “别闹!给谁立坟还有多少要多少?别说给一个人立坟了,你这么干能立一个家族的坟。”

    在说那东西还有二次利用价值?

    王道宁至今没听说过。

    “嘿嘿~~~你只管去弄!”

    “要不要我去北台峰给你挖点去?相家的这东西说真的还不少。”

    王道宁低脑袋的一阵嘀咕,这东西山下那两片墟市真不多,要说多的还是他们观楼宗的北台峰,千年的坟墓不提王家,就是相家的玄晶碑怎么也有上几百块之数。

    茅真黄瞥了这货一眼道:“你敢给我挖回来我就敢收!还是高价,五十块玄晶。”

    “真的?”

    茅真黄对这贱货冷笑了两声道:“你不怕你老子抽死你,大胆的去做!我保证你挖回来多少我收多少,我也不会去嚼那个舌根。”

    相家是灭了,但相家的旁系还有大把的存在,他王道宁敢这么干,第二天他老子就会将这贱货的皮扒了以泄众怒,然后在找人生一个出息点的。

    “算了算了,我还是去山下给你找找吧。”王道宁听完茅真黄的话也感觉有点不妥。

    “记得有多少我要多少!”

    “保证完成任务,我王道宁还等着你进了华阳天宗给我当靠山呢。”

    茅真黄望着这货的背影就是一声道:“你给我找来三百块,这个靠山我给你当定了”

    (回来有几天了,但一回来有些破事忙的我不可开交,单位的事情就很多,杂七杂八的扰人心烦,家里又是一堆破事,每天回家脑袋都要炸裂。

    并且家里今年还有一个高考的,自己的事情不操心,报考什么大学不知道,学什么专业也不知道,唉!说真的,心太累,家里人逼的我要去给他管,很是感慨当年我高考时候都没这么费劲。

    毕竟两个月没动笔了,最近我慢慢恢复,争取在十多天以后走向稳定双更。

    抱歉了,希望多体谅体谅,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九级封印〕〔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