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超次元宠物店〕〔吃亏的我成为了强〕〔全球巅峰时代〕〔重生后我太难了〕〔战狂升级系统〕〔至武剑尊〕〔大梦山海之史诗战〕〔逆武通天〕〔我有一个熟练度面〕〔绝代枭神〕〔天问九歌吟〕〔我真不想做主角啊〕〔这个女仙不好惹〕〔一统僵山〕〔万古第一狂帝〕〔我靠充钱当武帝〕〔婆娑当铺〕〔地元精气化生系统〕〔帝武逆神〕〔横推三千世界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127章 我是八根!
    “我会去当着他的面指着他的鼻子去说,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我要登上那座山!”

    康巍然哈哈大笑一声后身影瞬间暴起,高大的身影犹如一座小山岳,在手中双短战兵厉芒映衬下狠狠朝茅真黄撞去。

    “想用人命填你登山路阶哪里需要那么多理由!”

    茅真黄一道冷哼身形猛地暴退,阴厉的双眼之下手中已现八道赭黄地极之刀,一抬手朝着对方身影扔了出去。

    他茅真黄可不是一般的筑基,更不是能被随便捏死之人!

    顺势拽出一张度节云空飞步咒符闪移到旁侧,双手对着大地猛的一拉,又是八道带着无尽杀意的赭黄地极之刀被拽出扔向对方。

    刀刀胜过冠都三分之厉!

    “好本事,但没用!”

    康巍然大喝一声浑身黑光大盛,也没顾眼中这胖子接连射过来的十六道杀盈之刀,右手横拖短方钺,左手顿了顿手中短战矛,对着茅真黄肥硕的身影扎了过去。

    对方之法与混元剑宗一次性法宝剑胆似有异曲同工之妙,但混元剑宗的剑胆可要比此法威赫太多,他更是见过混元剑宗修士扔出那东西所化的漫天剑雨。

    嘭嘭嘭……

    一连窜叮叮当当之音炸斥着茅真黄耳骨,但他此时根本来不及多想,心神所感一道破风黑影快如劲簇,大急的他左脚一跺直上高天,在低首看去提着的心根本没敢放下。

    对方扔出那根短战茅居然拐了弯的再次朝他扎来,其上璀璨的地阴之芒甚至比冠都还赫上半分。

    这是一把中品金丹之宝,胜了冠都不止一筹!

    “小瞧了你!”

    茅真黄看着死咬不放的短战矛冷目一声喝,周身赭色刹那浓郁的刺亮双眼,迎着对方索命短战矛撞了过去。

    哐!

    剧烈撞击之声冲的茅真黄耳骨嗡嗡泛鸣,胸前赭色顿时被扎的弱了三分,刺黑的尖芒离胸腑不足一指距离更有直穿趋势,茅真黄看于此心神巨震,起脚对着矛尾一踹,短战矛直接被茅真黄这一脚踹的转了方向,接连爆碎三棵巨树之后才回到对方手中。

    抖落一身碎刀光,康巍然轻眯的双眼道:“地极之术?”

    对方不仅有很好的土属灵根天赋,而且还观过道则。

    “金丹宝甲?”

    茅真黄后怕的望了一眼对方手中这对短兵,然后将凝重的双眸落在对方那一身漆铠之上,接连十六把地极之刀连瘙痒痒都不如,孱弱的犹如琉璃。

    一式能将左祯大寡妇生生打到怀孕的大术,什么时候这么弱鸡了?

    茅真黄看着对方简直有点怀疑人生!

    也不知道对方是盔甲硬,还是他这具九尺的肉身就硬。

    “就这点本事收你这具肥躯!”康巍然阴笑一声,持着双短战兵再次朝着茅真黄凶露露的撞来。

    没有任何大术,对方只单凭一具壮硕的身板!

    看着对方疾驰的身影茅真黄甚是皱眉,再次撕裂开一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一脚而踏根本不敢让对方近身。

    对方是炼体的!

    放眼中洲,将这一道能走到至臻的只有六宫阴法。

    而茅真黄哪里敢让对方近身,看着自己二百多斤的膘比对方都厚实,但撞在一起他这身肉瞬间能成为一坨肉馅,连骨头都可能碎成渣子。

    绕空疾走,小心防备对方偷袭之术,茅真黄双手对着大地一拽,地面顿时泥土翻飞,一把盈天之刀刹那迸于对方脚下,康巍然右手短战矛拄着尖芒一顿,左手短方钺对着猛现的杀招一个轻划,在茅真黄不可思议的眼神之中一式山岳之刀瞬间断了刀头。

    无疾而终!

    大术才拉出一半,被对方一方钺又送回大地。

    茅真黄看愣了!

    他曾凭借这一式大术断了左祯玉枢雷霆灭经术,更是揍的方仰月与左祯尽折腰,但在对方两把短战之下连拉出一套完整大术的资格都没有。

    对方很强!

    强的茅真黄看着对方袭杀而来身影神情前所未有的凝重,而他坚信这绝不是对方的全部。

    “也真不知你这种宗门出身的哪里来的傲气!”康巍然冷着双目一声大喝,身影暴行的拉出一溜残黑之影,快的茅真黄神识根本盯不住对方,只敢身面迎风袭袭,一股惊天凉意直窜面门。

    茅真黄大惊之下身影暴退三丈,手中拽出一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就要再次扯碎,但眼中闪现出的一点漆芒瞬间让他断了撕碎符箓的念头。

    因为根本来不及!

    茅真黄冷目的直接一侧脑袋,回首朝着对方手腕处就是一脚,顿感肩头一凉之时身影已经又再次暴退三丈。

    站立身影,右肩瞬间一股麻木传荡,茅真黄冷峻的对着自己右肩处望了一眼,一道深可见骨半尺的伤口血水横流,其上更有丝丝黑气顺着伤口狠命的往里钻。

    “观楼宗跟你有过节?”

    茅真黄看着自己的伤口也没在意,而是转头对着此人冷冷的道了一声。

    对方绝不是无缘无故的找茬!

    更不是单纯的想将他这具肥躯填在他的阶梯之下当登山之阶,茅真黄坚信自己可是比下面那群筑基难杀的太多,有这等与他拼斗的功夫对方说不上已经杀了几人。

    “我跟你们观楼宗没过节!”

    康巍然一声戾吼,手中短战矛唰的被对方扔出,持着短方钺再次向茅真黄袭去,他感觉有点浪费时间,更是多了一丝不耐!

    “那就是别人让你跟我有过节!”

    茅真黄听于此一声带着残忍的冷笑,手中再次闪烁出八道地极之刀奔着迎来的身影扔了过去,他连认识的都不认识对方,更是不知哪里结的这么一个仇。

    但此时已经不重要!

    重要的是对方要杀他,而他茅真黄也不会留半分客气。

    “死!”

    康巍然看着再次出现的八把地极之刃一声轻蔑,手中短方钺lun抡转的一搪,瞪着一双凶目直直的撞了过去。

    但近到对方身前康巍然一愣,对方没闪!

    脸色之上尽是阴鸷的冷笑看着他。

    “不好!”

    康巍然大叫一声,猛踩虚空就想刹住自己身影,也正是在此时一股炽烈的热风顿扑面门,双眼被一阵暴起的橘红亮光刺的尽是白芒。

    手中短方钺本能的一抗!

    哐的一声,康巍然只感手中短方钺被一重物压的直砸在自己脑袋之上,一阵眩晕之刻被其上狠狠地拍下,耳边更是接连传荡起两声龙吟之音,心神被这股惊耳的龙吟之声震的一阵气血翻腾。

    嘭!

    康巍然被狠狠地砸进大地之下。

    茅真黄看着对方被拍飞的身影一声冷笑,回首对着天地间游射而来短战矛一挥手,身背之处顿现一根三丈通天红火柱朝着对方的后手砸了过去。

    嘭的一声,短战矛也不知被拍向何处。

    噌!

    康巍然狼狈的蹦出大地,在看向茅真黄之时目光瞬间多了一份重视。

    “火系金丹之宝!”

    “这都没被拍成肉糜?”

    茅真黄看着对方完好无损的蹦出土坑,忍不住摇着脑袋一声的唏嘘,他的通天龙火柱可是重的狠!

    “有身价就好!”康巍然看着对方身后处犹如巨树的通天龙火柱,双眼之中瞬间冒出一股贪婪之色,双手一抹手中顿显一杆幽黑大旗,“送你去死!”

    对方一声厉喝手中大旗一摇,刹那天在无一丝光明!

    周空顿起瑟瑟冷风,似有无尽鬼鸣凄厉传荡,这般声音瞬间磨的茅真黄身躯一阵冰冷,神识劲扫之时不光没找到对方身影,更是萎钝迟缓的厉害。

    “幽魂幡!”

    茅真黄心神大震的就是一声惊愕。

    六宫看赫赫有名的一次性法宝,与华阳天宗火冰护极咒符、阐幽薇九节丈、混元剑宗剑胆齐名之物。

    属攻,可撼金丹!

    “说你脑子有病就是有病。”

    但惊愕过后茅真黄对着漫天鬼影就是一声嘲讽,在火系金丹之宝之下对方居然敢用这么件阴属法宝,也不知对方脑子怎么想的。

    茅真黄抓出一把玄阳晶璨刹那吸成一手的飞灰,望着奔杀过来的无尽亡魂一声冷嘲,单手对着身后巨大通天龙火柱一点,随着火龙咆哮之声震撼苍穹,其身后橘火之光瞬间将周身五丈之地照的亮如晴昼,无数亡鬼还没等撕咬到茅真黄肉躯,就已经被这这股炽烈的凶火烧的渣灰都不剩。

    “死!”

    猛的一声突兀!

    茅真黄脑后顿起阴风,他此时才知道对方脑子是怎么想的。

    诡笑挂脸,茅真黄扭头朝着对方望了一眼,而就是这一眼,本是偷袭而杀的康巍然瞬间亡魂大冒!

    茅真黄脑后生着风,而他身侧生的风更大,不仅风大更是夹杂着一股炽烈之息。

    嘭!

    某人在次被拍飞。

    “谁告诉你我通天龙火柱就一根?”

    茅真黄猖狂的一声,一抬手天地之间顿现八根通天龙火柱,炽亮的橘红火焰闪烁间,连脚下登山路都被炙烤成琉璃之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撩爱成婚宠妻入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