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医圣重生归来〕〔超次元宠物店〕〔吃亏的我成为了强〕〔全球巅峰时代〕〔重生后我太难了〕〔战狂升级系统〕〔至武剑尊〕〔大梦山海之史诗战〕〔逆武通天〕〔我有一个熟练度面〕〔绝代枭神〕〔天问九歌吟〕〔我真不想做主角啊〕〔这个女仙不好惹〕〔一统僵山〕〔万古第一狂帝〕〔我靠充钱当武帝〕〔婆娑当铺〕〔地元精气化生系统〕〔帝武逆神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129章 我存亦我道
    “你这身子骨可不比年轻人差。”

    茅真黄蹲在地上抱了抱肩膀,回首对着翟老六就是一声。

    山巅不是一般的冷!

    冷的茅真黄这种筑基之修亦是直打哆嗦。

    “跟身板没关系,我比你来得早,现在已经凉透了,更甚的没了知觉。”翟老六对着四周一干同样冻成傻鸟的人看了一眼,眼中不是一般的忧虑。

    “你比我先到多长时间?”茅真黄刚蜷了蜷身子,谁想到山巅又再次的下起了凄厉厉的风雨,光秃秃的山顶也根本无处去躲避,只能任由雨水拍在他的身上,让罡风带走并不高的体温。

    “半柱香!”

    茅真黄诧异的一声道:“你也是搬的石条堆上来的?”

    翟老六没好气的瞥着他道:“没被杀已是不错,你觉得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又能杀动几人?”

    “看来傻的不仅是我一人!”

    茅真黄嘿嘿的一声将身子蜷的更加紧了,山间能将修士体温带走的风雨似乎根本不是凡雨,但伸手去感知却摸不出半点异样。

    翟老六挑眼的对他道:“垒石条是傻?”

    “哈哈~~~~”

    茅真黄笑了,他身前这老秃子似乎也发现了此关的奥秘。

    “别笑!我如果没猜错这是一关。”

    翟老六面色冷峻的道了一声,这般的风雨下去他们这群修士非被冻死在山巅不可。

    “上山与山巅当然是一关!”

    没上来之前茅真黄就知道这定是一关,更知道这山巅之上也必有一劫,但他想破脑袋也没想到这一劫居然是要将他们生生冻死在这山顶之上。

    “你是不是想出这一关怎么破了?”

    “但我不确定!”踩着尸体上到此地的人不会破这个局,他们这群人更不会想明白华阳天宗置此关的目的究竟何在,而只有垒石条垒上来的人才会知道这些,而垒石条上来的人似乎还都没上来,他与翟老六算是他们那群人中快的。

    “告诉我,我去试试!”

    翟老六感觉自己身子知觉在消失,可能不出一炷香的时间,一名筑基之修就要真的冻死在这座山巅之上。

    茅真黄笑意浓浓的道:“你冷了会干什么?”

    “取暖!”

    “取不了暖呢?”

    “找个背风的.......”

    翟老六话没接下去,猛地抬头盯了盯茅真黄那张大盘子脸。

    茅真黄抖了抖已经有点僵了的身子,对还处于惊愣的翟老六道:“走吧,回登山路去取石条!我如果没猜错现在无论奔着迷雾哪个方向下山,都会走向自己修的那条登山路。”

    “山崖用绳索上来的似乎将比你我快。”

    翟老六站起身子对着四周扫了一眼,此地走悬崖那条路的人最少有三分之二,而一拽绳子可是有无数的石条会上来,房子似乎也将更加的好盖。

    “绳索绑石条的还没上来呢,而尸体筑房子.......呵呵!”

    最快不是快,最慢也不是慢,任尔万般变化,我只做最踏实,此关过矣。

    “恐怖如斯啊!估计他们要重走了。”翟老六摇着脑袋一阵唏嘘。

    “有一因必有一果!让他们重走都算他们好命,如若直接黜没也没一个敢有脾气。”

    观楼宗藏经楼无数问道篇,没一言讲的是以杀证道,而他眼前这群人却走了一条六宫之路,华阳天宗让他们重走绝对算得上天恩。

    茅真黄冷的在山巅根本不想在待,跟着有点沉默的翟老六就下了山,而跨过迷雾刚刚眼前的大光头已然不见,只有一条歪歪曲曲的丑陋登山路。

    “哈哈~~~”

    茅真黄大笑的一声开始往山上夹石条。

    他是对的!

    用自己的登山之阶去修出自己的大庇之所,石条修的房子不用说,而尸体修的路........

    当茅真黄夹着三块石条再次上到山巅之时,他的举动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一刹那无数人似乎恍然大悟,本还是千人的山顶顿散的没剩几个,看的茅真黄呆愣在原地一阵愕然。

    “早合计勾去了!”

    茅真黄大骂的一句,然后找个偏僻角落猫下腰身开始垒房子,而二百多块石条,这个房子他将垒的绰绰有余。

    四时变换不定的山巅没出片刻的时间刹那成为一片火热朝天的巨大工地,到处都是垒房子之人,但这群人所用的材料看的翟老六那张鞋拔子脸都在泛抽抽。

    活了这等岁数,也算是见识了建筑奇才!

    别管尸体是高是矮,又或是胖瘦,眼前这群人总能给你找到合适的叠摞角度,保证将这堵人肉墙给你切的严丝合缝,唯一遗憾就是尸体少的似乎限制了他们无穷想象力,甚至已经有的修士开始将尸体弄的僵硬直直的矗立的当墙面用,看着一排各种惨死表情的死尸墙面,翟老六都不知道这等房子他们怎么会住的心安。

    宁可重修一条登山路,这等房子他翟老六都是不会住的。

    “你说要不要修门?”

    茅真黄看着自己的完美杰作,转头对着旁侧的翟老六道了一声。

    说是杰作,但连狗窝都算不上,长不到半尺,宽也不到半尺,高度要想进去甚至要躬身。

    “对面连房子都修不起,你居然还在考虑这等问题。”翟老六怒瞪了眼这货,颇看不起他这种炫富行径。

    “哈哈~~你说这,我还挺羡慕对面那哥们的,仗着一具尸躯胸腔上的大窟窿,硬是扣出一道窗来。”茅真黄感觉这群人个个都是人才,就是不知这等还滴着鲜血的房子他们怎么住。

    “抓紧时间修,我感觉风越发的大了。”翟老六将一石条堆垒在自己的狗窝之上,转身接着朝着山下快速挪腾而去,华阳天宗似乎不会给他们太多垒房子的时间。

    在半柱香之后,茅真黄与翟老六愉快的住进了自己的狗窝,而某胖子更是在自己低矮的狗窝四周各开一道推拉的小观察口,开则可观察四周忙碌的施工景象,闭则是一方避风避雨的温暖天地。

    而此时山巅之上却越发的寒冷,不知何处而来的罡风更是呼喝啸啸,茅真黄亲眼看见地上被任意摆放的一具瘦弱尸体被吹动而走。

    骤急的罡风不仅带来了华阳天宗的怒意,更带来一场狂风暴雨,刹那倾盆而下,浇的大地水雾腾起之时,更是将那群修房子之人拍进自己的屋内。

    雨来的骤,去的也是急,茅真黄愣眼的功夫屋外大雨已经变成飘飞的鹅毛大雪。

    但水雾散去之时茅真黄愣了,这是一场化尸之雨!

    所有用尸体垒的房屋在见不到半点血肉,只有一堆骨支撑着他们破烂的狗窝,还昭示着他们刚刚的努力,里面躺的修士瞬间被大雪盖了满身,冻的更是直打摆子,甚至有的忍不住直接蹦出自己的狗窝蹿下山巅。

    茅真黄不用想都知道他干什么去.

    重走!

    回头去踏踏实实的用石头砌登山路。

    不一会的功夫,山巅之上千多人还能硬挺的已经不剩几个,全部灰溜溜的跑下山巅。

    但其中一人除外!

    那名似鬼的白衣女子,对方并没有下山,而是走出自己的尸屋冷肃的对着天穹仰着头,也不知道是看着天上飘飞而下的大雪,还是看着高天之外注目着华阳天宗大能。

    雪很大,不一会就将对方孱弱的娇躯盖了个满身,但对方连抖都没抖一下别说动动身子。

    就那般一直仰着脑袋,诉说着自己的无畏!

    因无畏,所以风雪更怒了,天地罡风吹的山巅烈烈响彻之时瞬成无数罡气锋刀,狠狠劲扫着对方孱弱的身躯。

    依旧屹而不动!

    只是双手一抬,给自己撑起一道漆黑的护身罡气。

    “娘的!这是个狠人。”

    茅真黄看的眼睛有点泛呆,敢与华阳天宗抗的简直活久见!

    别说对方一个小小筑基,就是相韩渠那等化神人物在华阳天宗神威之下连点反抗的本事都生不出来。

    “我存亦我道,天撼不动!”

    似鬼的女子对着高天轻音道了一句,但这声落进茅真黄耳朵中直接被冷的一个哆嗦。

    “期待你登巅。”

    “无上荣幸!”白衣女子对着高天一个稽首。

    “我入他娘的!”

    茅真黄傻了,与华阳天宗对着来,居然还得一番夸赞。

    “此关过!”

    天地又一声幽幽,茅真黄被震撼的心神顿现迷蒙之态,眼中只剩下那名女子化成一道流光,在然后身躯重重的倒了下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撩爱成婚宠妻入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