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羸弱的代价〕〔浅山神话〕〔帝世无双〕〔我成了家族老祖〕〔龙神斗尊〕〔且盼如意得长久〕〔铜烛〕〔绝武通天〕〔路过漫威的骑士〕〔杰东中短篇小说〕〔玩家请自重〕〔叫我签到王〕〔有系统就是任性〕〔我只想安静的宅在〕〔雅克塞拉游记〕〔万古神婿〕〔回归后柒凰成了全〕〔女主她是一颗星〕〔龙神至尊〕〔我是法则之主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131章 举目皆敌
    “上一关?”翟老六一愣。

    “就是上一关!”

    “你怎么与他结的仇?”翟老六一声错愕。

    “我哪知道!这货叫康巍然,上来就找事我忍了,后来还想用我这条命添他登山路。”

    “跟你没关系,你给你们观楼宗顶雷了。”

    茅真黄疑惑的道:“什么意思?”

    “西重康家这一代嫡系有两子,一个正是此人叫康巍然,另一个叫康明华,而二人的老娘是一个人,是个姓相的,当年在西重城之时我们这些驻地驻卫长以上军官还曾受过他们康家款待,不过我当时没见过此人,但是见过那个叫康明华的,而你们观楼宗的事情秃子我也有听说。”

    “我入他娘的!”

    茅真黄直接破口一声大骂,王栋真干的好事!

    一个相家女性远嫁康家,按照相家的规矩,这名远嫁之女定是嫡系。

    “练肌肉的你都能砍死.......”翟老六啧啧了一声,他们这群走华阳天宗体系的人身板有多孱弱只有自己知道,术术不行,法法不行,面对这等走六宫体系的人只有别虐的命,真没看出来这胖子的本事不是一般的长进。

    “硬不代表就不死,重点也不是他练不练肌肉,而是他被我弄死而且还活着,不仅还活着,对方甚至记得我弄死他的过程。”

    那是处幻境!

    但茅真黄从未见识过这等幻境。

    “不为奇!华阳天宗真仰须弥幻法,封正之术的另类应用。”

    “你的意思是那处幻境之中死去的人都没死?”

    茅真黄瞥了一眼翟老六,这是他见永河子应用封正之术后,第二次见识到此法的神奇。

    “应该是这样!”

    “加上可以重走,那一关下去不了多少人。”

    茅真黄神情顿时一肃,似乎独占的一点点先机半点屁用都没了,可以想象在过片刻后身后将迎来多少修士大军。

    什么时候华阳天宗正录这么仁慈了?

    从未听说过!

    “操心别人没有,还是操心操心自己吧,我问你你究竟带我怎么个作弊法?”翟老六又迈上去一步,但腰身瞬间弯了下去,可以想象这一步他迈的有多艰难,要不是茅真黄这句话撑着,在豪放的言语也撑不过现实。

    “走到你的极致在说!”

    茅真黄看着身后三三两两追上的人影,扭头跟上这个大光头,康巍然就是个引子,还会有更多的人超越他的身影。

    四千九百一、四千九百二、四千九百三......四千九百九十一、四千九百九十二......

    直到第五千五百阶,走过一个日落又一个东升,翟老六到了这一步就差开始用四肢着地往上爬。

    “你在不带我作弊,估计我这般老骨头要扔在这。”翟老六躺在台阶之上看着超越他的一道道声音就是声苦笑,生生爬了一千五百之阶,到现在想往上迈一步甚至浑身骨头都在嘎嘎作响。

    华阳天宗不要庸碌!

    而翟老六按照华阳天宗的眼光看,似乎完全可以划进那个行列。

    所谓的不看出身、不看天赋、亦不看资质都是屁,宁可相信少天司从了良,也不要相信上宗那张嘴。

    真不知华阳天宗为何给人希望,又为何给人以绝望!

    “在上不动了?”

    茅真黄对着身后十阶之下一道身影瞥了一眼,扭头对翟老六道了一声。

    那个带着银箍圈的稚童!

    这回他看的清,对方似要吞人的死死盯着他,口水将衣襟都阴湿了一滩。

    从今晨开始对方出现在他视野之内,就这般的远远吊着在他身后,十阶的距离远不远近不近。

    翟老六扭了下头对着茅真黄瞥了一眼道:“上不动了,秃子我知道还有力气,但就是用不出。”

    “那我带你作弊!”

    茅真黄道了一声俯下腰身,对着翟老六的瘫软的大手一拽,直接将对方扯上后背大脚抬步向上迈去。

    翟老六惊愣的双眼一凸,“你是这种作弊法?”

    “那怎么作弊?”茅真黄浑身压力陡然一重,甚至腿都有点弯,他背的不是一具瘦弱之躯,而是一座山,上面无数华阳天宗大能盯着,想进这座山门就是有作弊之法他都不敢想,也只有这一种方法!

    而再向上二千五百阶还有一处缓台,茅真黄如果猜的不错那应该是此关的终点,像前一关一样的一个小停顿。

    二千五百阶也不是很远,这也是他让这老倌尽量往上爬的原因。

    翟老六拍着茅真黄一声急吼,“放我下来,这他娘的就不是作弊!”

    “在第一关生生拉着你走了五百阶,也没见有华阳天宗大能放话不让这么干。”茅真黄背着这老东西健步如飞,完全将他的吼叫当成耳旁风,此时正是体力足多攀路之时。

    “这一关与上一关能一样?上一关你我天赋都不错,而这一关别说我能不能过,你自己都能过去就是烧高香!”

    茅真黄一哂的道:“世事无难事就怕有心人,而你知道我,这份毅力还是有的!”

    “屁的毅力!你就是胡闹,你这么干的后果就是拖累你也上不去。”一双腿被对方一双猪蹄子死死的夹着,连动都动不了半分。

    “别聒噪!你有这么急还不如帮我看着身后那道身影,对方盯的我浑身难受。”

    茅真黄满头大汗对背上翟老六一声低喝,现在这双腿压的重量不是一般的重。

    “嗯?”

    翟老六听见茅真黄的话神情一冷,扭头朝着身后瞥了一眼。

    “看清了吧!对方身上的味道让我浑身汗毛乍起。”

    “那个女娃!你确定与她真没仇?”

    没踏上积金峰之前这胖子就遇见两个仇人大大出手,在加上一个康巍然,而在加上他身后看见他这身膘双眼冒火的.......翟老六有点不敢想象,这活在大梁西北也没这等的能耐。

    真是人不可貌相海水不可斗量,也是世间少有的拉仇恨本事。

    “跟你说过了,连认识都不认识。”

    翟老六一声轻笑道:“康巍然你还不认识呐!”

    “.......”

    茅真黄瞬间感觉头大,一趟华阳天宗正录逼的他都去与郭绮烟那女gui交朋友,他都在怀疑自己是不是长了一张嘲讽脸。

    “哟!怎么参加个华阳天宗正录,某人还背个爹上来?咯咯~~~~”

    低头吭哧吭哧爬山的茅真黄耳边响起一阵刺耳之声,猛的侧头看去茅真黄双眼一阵杀意腾起,“听说某人被华阳天宗真仰部副部主救了一条狗命,没想到居然也要参加这等正录之试,啧啧~~~”

    相随娇!

    根本不用看人,就听这股绵绵之音就知道是谁。

    三个寡妇中最后一个到齐了!

    “我若不参见,你说说我又怎能遇见你?老娘可是准备在此地多杀点观楼宗的呢。”相随娇眼中的杀意比茅真黄的还盛,冲的翟老六衣袍一阵风起。

    茅真黄嘲讽的道:“大话说的别闪了你的蛮腰,以后可是养不了汉子!”

    “那将你四肢砍了放在瓮中,这般的养你如何?”

    “那你可要挑个大点的瓮!”

    臭婆娘好狠的心,丫的这是刑罚人彘,茅真黄很是却行这女人能干的出来。

    “放心!你多痴肥就有多大的瓮。”

    “哼哼!”

    “不用冷哼,记住一定要走到最后哦!别到时看不见你,老娘可是会失望的,咯咯~~~~”

    翟老六看着对方踏上去的身影,低头对着茅真黄道:“你跟女人有仇?”

    “我也曾这么想过。”

    茅真黄满脸郁闷,一个康巍然就让他动用金丹之宝别说在加上一个相随娇,这趟华阳天宗正录进与不进的去,似乎他都下不了这座山,更出了这座城。

    翟老六咂吧咂吧嘴的道:“除了这几人,你还有没有仇人了?”

    “你这么干上不去,我的金丹之宝也拿不回来。”

    茅真黄扭头对着身侧说话之人瞥了一眼,然后尴尬的对翟老六道:“呃......可以在加一个!”

    正霄宗未秋!

    走得慢就是坏处一堆,总会遇见一些不想见的人。

    茅真黄表情一顿复杂变幻的道:“似乎不是我拿的最多!”

    “但你拿了。”

    “........”

    茅真黄突然发现登山不是最难的,而是与他一起登山的这群人才是他最大的障碍。

    看看这都是一些什么人。

    大日如阳的未秋,一人压他娘的一群人杰;

    观过道则的相随娇,在观楼宗五六个筑基都拦不住的疯女人;

    间皂宗方仰月,一手幻灵真诀在辛集郡追的他怀疑人生;

    天清宗左祯,不仅一手至臻的玉枢雷霆灭经术,身上三件金丹之宝都是少的;

    出身泰谅事宗天宫的康巍然,周身三件金丹之宝,硬的连砍都砍不动;

    这还没算身后吊着他的那个稚童,那双眼神绝不是什么好眼神,一想于此茅真黄瞬间有种放弃在登此峰的想法,他都不知道自己造了什么孽得罪这么多人。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九级封印〕〔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