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雅克塞拉游记〕〔万古神婿〕〔回归后柒凰成了全〕〔叫我签到王〕〔且盼如意得长久〕〔女主她是一颗星〕〔龙神至尊〕〔帝世无双〕〔我是法则之主〕〔艾泽拉斯奋斗史〕〔狂武斗尊〕〔幽幽曼殊王者香〕〔自完美世界开始〕〔无敌从小白脸开始〕〔万古虚无帝〕〔医圣重生归来〕〔超次元宠物店〕〔吃亏的我成为了强〕〔全球巅峰时代〕〔重生后我太难了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135章 红冥
    “嘎嘎~~~~”

    对方看着茅真黄回身暴起疾闪间一阵难听刺耳的大笑,摘下脖上银箍对着迎来的八把地极之刀一磕,无数银光迸现的将八道杀刀碰成一堆的碎芒。

    对方防着他呢!

    看于此茅真黄心神一冷,这绝不是朋友,只有敌人才会有这等心里。

    “说!跟着你家胖爷目的何为?”

    茅真黄一声大喝,直接拉出根通天龙火柱,朝着对方弱小的身影怼了过去。

    对方这个筑基不弱!

    手中那把银箍虽不是金丹之宝,但在法器之中亦能排上上等。

    “肉肉肉.......”

    对方流着口水对着茅真黄口齿不清的一顿胡言乱语,但手中可是不含糊,疾退之时手中银箍顿起一阵猩红的光火,对着砸去的通天龙火柱扔了出去。

    茅真黄看于一声冷笑,大手一扬身后又顿现一根通天龙火柱,都是玩火,但他的火来源是金丹之宝。

    两根,绝对有你受的!

    滋滋~~~~

    没有剧烈的碰撞之声,只有一股好似炙烤冒油的响声传荡,随后附着在通天龙火柱上的神识一顿萎靡,通天龙火柱更是一阵剧烈的颤抖,甚有脱手控制不住之感。

    茅真黄一愣!

    大手一挥直拉回这根通天龙火柱,对着前部瞥了一眼,茅真黄傻眼了。

    其上燃炙着对方猩红的火焰,压制通天龙火柱本命橘红之火。

    火在烧火!

    这根盘龙柱甚至传荡出阵阵悲鸣之音,茅真黄想都没想将这根通天龙火柱往大地上一插,在看向对方手中那圈银箍之时眼神顿时阴了三分。

    “红蓉业火?”

    他终于知道对方身上那股让人汗毛乍起的气息究竟是什么气息。

    这是心魔之火,筑基跨金丹之时才会出现的东西,心魔重的修士在这个阶段必经的一种劫难,倒霉的碰见这种心魔之人简直是九死一生,没几个能渡过去的。

    “肉肉肉.......”

    “我他娘的肉你大爷!”

    茅真黄看着对方跟个鬼物似的对着他就是一声喝骂,对方就不是好眼神,他感觉对方好像将他当成了食物要吃掉一般,一挥手身后顿现六根通天龙火柱,连着刚才拽出的两根狠狠朝着对方砸了过去。

    这不是一般的金丹之宝!

    而是一套可成八极宫阵的组合法宝,其上虽没有傅雷身上那件九龙落日罩有铭文,但在攻击法宝之中亦属高级货,每一根通天龙火柱之上都有一道极火道则,八根就是八道,估计扔在太平城下的拍卖行上拍最少三十万玄阳晶璨还是有的。

    茅真黄不甚的懂阵法,属性更是不对路,也没将此物当做本命法宝来祭炼,不过八根这般金丹之宝单凭其上的威能也是够一般的筑基之手,更何况对方手中只有一把散发着红蓉业火的银箍。

    但茅真黄想错了!

    这股红蓉业火根本不是来源于法器。

    八根通天龙火柱瞬间被对方定在虚空,一股气息阴冷的火焰从对方身上腾起,八根通天龙火柱顿现阵阵哀鸣之音,距离抖动的将大地荡起一层土波。

    嘭嘭嘭!!!

    茅真黄附着在八根通天龙火柱之上的神识瞬间被烧成飞灰,而朝着对方仰顶砸去的八根盘龙柱更是被对方掀飞。

    “肉肉肉......”

    对方犹如一火神,满身猩红贪婪的望着茅真黄,一脚踏步直接朝着他撞来。

    茅真黄忍着脏腑的气血翻腾,惊恐的看着对方朝着他撞来,撕碎一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瞬间闪了出去。

    他哪敢让对方这般的撞!

    筑基初期修为的修士提前经历这等心魔火劫难,他这一身肥肉将瞬间被烧成渣灰。

    嘭!

    对方没扑到,倒是将大地砸出个大坑,身上灼腾的火焰更是将大地的土泥烧成一片猩红。

    “肉肉肉.......”

    “我入你姥姥的!”

    茅真黄看着对方砸的这么狠居然还这么喊,破口大骂之中从怀中掏出一方手帕对着自己头顶一扔,天空之上顿现一飘动的方云。

    “给我出来!”茅真黄抓出一把玄阳晶璨吸成飞灰之时,厉喝的一声双手对着这方云帕朝下一拉。

    而这方云帕瞬间白光遮目,一声震吼传荡过后瞬间掉出两只大脚。

    黄色的!

    但不是人之脚,大的犹如一小房子,其后是硕大的肚皮,再然后出现的是一双土黄色的大手。

    这是一个巨人!

    似土灵凝结而成,但无面,不过其上传荡出的晦明晦涩的气息无不说明着这东西的强大。

    而这只巨人迸现出来出来之后抓起身侧的一根通天龙火柱狠狠的朝着对方抡去。

    八卦云虚帕!

    生前好似一名女性的金丹之宝,茅真黄当初在辛集郡掏出这么件东西上还带着幽香。

    虽是女人用的东西,但也阻碍不了此物的强大,这件金丹之宝其上有乾坤巽震坎离艮兑八位,可招八属黄巾力士,此宝与通天龙火柱相配简直是一绝,这也是茅真黄为何将披霞衣送给王道宁的原因。

    虽不知这两件组合法宝的前主人是怎么用的,但这两物到了不会阵法的茅真黄手中,他就觉得这是最恰当的应用之法。

    唯一的缺点就是消耗不是一般的大!

    茅真黄将只艮勘黄巾力士召唤而出,方圆三里之处的极土灵气让他抽的已经近似枯竭,天地间更是起了无尽罡风,四周澎湃的灵气在朝着他这处地域疯狂挤压。

    而茅真黄更是脸色苍白的犹如郭绮烟,如若不是迫不得已他一点不像将两物全掏出来。

    观过道则的他知道,他这个修为就没有化自身所耗为天地之损的法!

    筑基想拿的动金丹之宝,唯一的方法就是仗着先天极土灵根之利,将自己化成大地的一部分,贯周身十二正经通厚土之地,成为土属灵气运转的桥梁,加强对大地土属灵气的疯狂榨去。

    但这种行为对自身的伤害茅真黄都有点受不了,时间长久内腑会有土化趋势。

    嘭!

    艮勘黄巾力士照着蹦起来的猩火身影一个劲抡,对方身影瞬间被拍回大地,大步上前,扛着大棒的艮勘黄巾力士上去又是一棒,根本没给对方在蹦起的机会。

    通天龙火柱虎虎生风之时,艮勘黄巾力士又是接连三棒,拍的大地一阵土石翻飞才算作罢。

    茅真黄抓回八卦云虚帕,伸手一招八根通天龙火柱回到酒葫芦当中,然后连抓出三把玄阳晶璨吸成飞灰才感觉难受的躯身好受了一点。

    茅真黄在转首看向大坑脸上已经升起一丝残忍的笑,拽出一把地极之刀走到坑前,对着正在蠕动想爬起来的弱小身影瞥了眼,将刀锋抵在对方的脖颈上道:“什么名字?”

    对方挺了挺身子,而茅真黄手中的刀也没客气,瞬间将他脖颈划破到口子,这好似孩童的筑基修士趴在地上就是一声呜呼。

    哭了!

    茅真黄可没有仁慈,将刀锋抵到对方眼前道:“名字!”

    “呜呜……红…红冥…呜~~”

    “憋回去!”

    红冥哭声瞬间戛然而止,瞪着一双黑溜溜的大眼泛着泪水一阵委屈。

    “真名!”

    “张狗娃!”

    “什么?”茅真黄感觉自己耳朵有点没听清。

    “张狗娃!”

    这回茅真黄确定自己耳朵听清了,比他丫的名字还霸气,不过这声音可不是一般难听,犹如对方身上让人讨厌的红蓉业火一般,甚至茅真黄根本听不出来对方是男是女。

    “你是男的还是女的?”

    “哼!”红冥听茅真黄这等讽刺的话,气鼓鼓的瞪了他一眼。

    “问你男的还是女的?”茅真黄看这小东西的不配合,直接将地极之刀顶在对方咽喉之上就是一声厉喝。

    “哼!”

    “有骨气!”

    茅真黄冷笑了一声,抽刀朝着对方脚踝一个刀影,再回刀之时,锋芒再次的回到对方咽喉之上。

    “嘶~~疼!呜呜~~”红冥看着自己左脚裸分了家,大恐的情绪一阵波动,浑身红蓉业火更是有爆发高起的趋势。

    “憋——回——去!”茅真黄一个怒目。

    “呜~嘶嘶……”

    “嗯?”茅真黄瞪着对方,断一只脚对一筑基修士还不至于疼到这等地步。

    而这次憋回去了,不过缺是憋的满头大汗脸色苍白,双眼之中更是泛着一丝恐惧。

    “再问你一遍,男的女的?”

    “男的!”

    “年龄?”

    “不知道!”

    “不知道?”茅真黄挑了挑自己手上的刀。

    “就是不知道!”红冥咬着牙憋的很痛苦,断了的脚裸确实疼,疼的让她痛彻心扉。

    “你这一身红蓉业火怎么修的?”

    “十年前在一个山洞里碰见一具死尸,我饿的将他吃了,修了他的法我就成了。”

    “那你为什么跟着我?”

    这是个散修!

    对方骨龄上了十七八九都是少的,而此人似乎很像翟老六所说修法修差了路的鬼。

    “肉肉肉~~”

    啪!

    茅真黄用手中刀面直接给对方一个嘴巴,“说人话!”

    “你香,干净!”

    “入他娘的!哪来的野蛮。”

    听着对方一番话,茅真黄手中刀直接划过对方咽喉,一股猩红瞬间溅的满身。

    戏言成了真!

    这小东西相中他一身肥膘要啃了他。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九级封印〕〔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