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个大佬回来了〕〔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半岛酒馆〕〔惹谁都别惹医圣大〕〔战伤传之诸天行〕〔锦冠天下〕〔穿成男主妹妹后偏〕〔伏天道纪〕〔绝世仙尊在都市〕〔橘子味的竹马〕〔乡村透视仙医〕〔生存竞技场〕〔以契为证〕〔本宫玩转高科技〕〔强婚:千亿总裁来〕〔魔神记之起源〕〔帝世无双〕〔雨墨修仙传〕〔渣了五个大佬后妖〕〔万古第一狂帝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148章 站的高才能知道的事情
    “愿闻其详!”

    茅真黄虚心的对着老秃子就是一声,在这些杂七杂八的学识之上,他却是不如这老东西,而他称呼翟老六一声师傅也不为过,毕竟在大梁西北地,他会的东西有很多还是对方教的。

    “听过‘劫’这个东西么?”

    “我现在就在渡劫!”

    不仅现在在渡劫,他更是已经渡了五劫,往后还有两劫,其中任何一劫渡不过去,这座山的穹顶都上不去。

    翟老六瞪着他道:“正经的!”

    “我理解的‘劫’就是你说的天命到筑基九灾。”

    “我说的是天劫、地劫、人劫!不是你个人的事。”

    “噢~了解一点,似乎分大劫与小劫。”茅真黄顿时恍然大悟,这东西可就有点玄了,据说天地千年一小劫,万年一大劫,小劫交则阴炁混正,秽气弥充,白尸飘于无涯,孤爽悲于洪波,而大劫交则天地翻覆,河海涌决,人沦山没,金玉化消,六合冥一。

    说的连世界都没了,也不知道谁将大劫时会发生什么给记下来的。

    翟老六高看了他一眼道:“你所谓的了解,到什么程度?”

    “嘿嘿~~知道的都告诉你了。”

    这是星道之术!

    别说学不能学的明白,即使他茅真黄想学也没地方学去,不仅观楼宗庙小没这等的东西,就是华阳天宗在这方面都是庙小,论研究此道最牛逼的宗门是非人间!

    那个已经彻底凉了的煌煌上宗。

    “那你这关过不去!”翟老六看着他的嘿笑,直接给他一个暴击。

    “不是还有你呢么,嘿嘿~~~~”

    “《上清三天正法经》看过么?”

    茅真黄思索了片刻道:“呃~~~我能说观楼宗没有这本嘛。”

    “那就没办法了,天关在天西北之角,与斗星相御。北斗九星,则天关之纲柄,玉晨之华盖,梵行九天十二辰之气。

    斗纲运关,则九天并转。天有四候之门,九天合三十六候。一昼一夜,则斗纲运关,经一候之门。

    昼夜三十六日,则经三十六候都竟。则是九天一轮,三百六十轮为九天一週。

    九天一週,则六天之气皆还上三天。

    三天改运促会,以催其度。百週则为小劫。”

    翟老六朗声道完,一脚迈出已经上到第一万一千二百零一台阶!

    “我日你个贼秃子,你不能把我就这么扔了啊,给点‘提示’,给点‘提示’。”茅真黄看着这老东西瞬间就急了,他胖爷将这货生生摔上来,哪里想到在这关对方居然不管他。

    “你认为天上没人看着你我么?”翟老六指了指天,对着他就是一声戏谑。

    “那我怎么办?”茅真黄彻底傻眼了,这种类型的题真不是他的专长,他也没活这老东西那等岁数,更没那么多精力涉猎所有。

    “那你上两百道题都是怎么过的?”翟老六看着他的大急,颇为好奇的道了一声。

    “答过来的啊!”

    “你全会?”

    茅真黄惊愕的道:“你什么意思?”

    “有人跟你说所有题一定要答对么?”

    “呃.......”

    茅真黄有点傻眼!

    “此题别说你,你之后也没几个人能答的出,那你认为所有人就会灰溜溜的圈铺盖滚回家去?”

    “你大爷的老秃子,早说啊!”茅真黄大脚丫子直接朝上迈了上去。

    果然!

    什么都没有发生,而且他耳中又出现钻进一新的题。

    “日二天元九窒,余已知之,愿闻气交,何名失守?”

    这是一道伤疑题!

    主要涉及到五脏内伤的问题,而这种问题放在他这种浑身都是伤疤的人面前,不要太简单。

    “果然多吃那么多年的咸盐不是白吃的哈。”茅真黄侧目了一下这老光头,谁能想到这一关不会的还可不答!

    “哼!也别玩脱了,这种情况绝对会有限度,你要一道不答我敢肯定,就是你上到最高处,那道大门也会将你拒之门外。”说完,翟老六一步已经又迈了上去。

    这一关似乎他有很大的优势!

    “我懂我懂,胖爷不求别的,旦能过就行。

    五藏配天地之常,上下升降,迁正退位,各有经论,上下各有不前,故名失守也。”

    道完茅真黄也迈了上去,但此时的翟老六已经又上两阶。

    茅真黄回首望了一眼,他在第二百阶浪费的时间太长,身后已经出现两道身影。

    且都是“老朋友”!

    郭绮烟与魏明存。

    郭绮烟的出现茅真黄不意外,敢与华阳天宗对着干的人,怎么能没两把刷子,但魏明存身影的出现就让他有点意外了。

    而他最想看见的未秋却还没见到人影,也真是不知道是五宗对那个未秋评价高了,还是他只会杀人。

    茅真黄不知道,未秋遇见了与他一样的问题!

    在第五十阶,华阳天宗给他出的题是:“求心还是求仁?”

    他沉思了一炷香的时间也没答出来,当他迈上第一百阶之时,华阳天宗给他出的题还是“求心还是求仁?”

    !

    这回他沉思的时间更长。

    半个时辰!

    但他最后还是没给出答案。

    而到第一百五十阶之时,华阳天宗给的题目,依旧是这道题,这让他不得不停下来认认真真思考。

    而他要做的就是在纠结之中给出一个自己本心的答案。

    一道选择题!

    在简单不过的作答,但未秋知道,这道题一点不简单。

    这是一道心题,他的答案可不仅仅是回答那么简单,张嘴那一刻就意味着要为自己的道心选择一个方向。

    华阳天宗最后一千阶的登山路,每个人的题都不一样。

    “真一者,大道之源水也。水者气也,气者道也。道本无名,因气生质。”

    未秋看着身侧龙门令云舒答完,一脚迈出上到他的前面,他就知道华阳天宗的题不是随便出的。

    “求心还是求仁?”

    这是他专有的题目!

    必须答,答不出,这一道题还会出现,他知道如果答不出,这一关即使上到山穹,那道门他也迈步进去。

    而同样,茅真黄也遇见了一道专有题!

    “观楼宗因明照宗而灭,北台峰也因而崩,苟生还是苟死?”

    茅真黄站在第五百阶,听完这道题之后眉头瞬间皱成川字。

    北台峰有什么?

    他老子的坟!

    他因那死鬼的坟被挖,砍了顾北骢,站在相韩渠的对立面,在五宗乱战之地不听宣,更是在这条登山路上将相随娇生生虐死,也得罪了华阳天宗真仰大部。

    而被台峰都被崩碎了,暂且不提明照宗有没有那个本事打到观楼宗,这是什么仇?

    以前他那死鬼的坟被挖,将骨头捡回去在埋上就是,这回连骨头都找不到了,仇可是比相家还深!

    然后你华阳天宗问我是苟生还是苟死?

    在杀顾北骢之时,茅真黄就在想一个问题,仇恨真的有那么大么?

    他跟他那死鬼老子话又说回来,感情并没有那么深,他也只是做一个身位人子该做的事情。

    这哪里是苟生与苟死,根本就是送命题!

    茅真黄停下脚步沉思了一番,就已经知道这道题涉及道心了,这让他在选择苟生与苟死之时,不得不去慎重作答。

    也就是他思考的这个时间,一道白色的倩影直接超过了他。

    白衣飘飘之中带着的寒气,顿时让茅真黄一激灵。

    转头朝着对方瞥了一眼,而恰好对方也在回眸。

    看着对方丑陋的笑容,茅真黄尬笑了一声后将目光转向自己的鞋尖。

    “说好的交个朋友?”

    听见对方与他说话,茅真黄头皮泛麻的道:“交!”

    郭绮烟!

    翟老六与他说过这个女人之后,茅真黄顿时对这个女人生出点距离感。

    大梁西北地十二年的经历告诉他,远离修六宫之法的人绝对没错!

    郭绮烟死死地盯着他那张胖脸道:“但我感觉你在恐惧我。”

    “不是恐惧,是我的心法太烂,而你的心法太强,对我有压制,这是我一身修为的抗拒。”茅真黄都不知道哪里生出的急智,才能想出个这么完美的搪塞。

    “那就好,华阳天宗的心法才能与我的比肩。”郭绮烟听完茅真黄的话点了点头,也没在看他,轻移而又上了一个台阶。

    茅真黄直注视她消失在眼帘之中才回过来神,此时他身侧已经又站了一位“朋友”。

    “茅兄真是有缘啊!”

    “哈哈~~没想到魏兄真人杰也!”

    茅真黄看着魏明存能跟他站在一样的高度,简直有点怀疑人生。

    华阳天宗居然让一个唐国的皇族走这么远!

    而看见此人后,茅真黄更是有点不明白华阳天宗究竟要玩什么了。

    在观楼宗之时大梁国君朱友珪可是每年都往登山路上扔皇族子弟,其中不乏资质一等的,就是这样的人,“求贤若渴”的观楼宗都不会让他们走完登山路,而在积金峰这条登山路上,华阳天宗居然让一个敌国皇族快走上山巅了。

    “茅兄谬赞,要不要一起?”

    茅真黄对着他皮笑肉不笑的道:“魏兄尽管上,我这道题有点纠结,可能还需一点时间。”

    远离六宫之人绝对没错,同样,远离皇族也绝对没错!

    “唉!那就有点甚为可惜了,我还想与茅兄亲近亲近呢。”

    “魏兄不急,只是你先上一步,我稍后就能追上你的脚步。”

    魏明存笑的道:“那,一会见?”

    “一会见!”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成山神后,我捡〕〔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娇妻难逃:恶魔总〕〔都市战神归来〕〔一生一刹,执碾成〕〔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