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强婚:千亿总裁来〕〔超宠契婚:老公,〕〔异世铿锵行〕〔那个大佬回来了〕〔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半岛酒馆〕〔惹谁都别惹医圣大〕〔战伤传之诸天行〕〔锦冠天下〕〔穿成男主妹妹后偏〕〔伏天道纪〕〔绝世仙尊在都市〕〔橘子味的竹马〕〔乡村透视仙医〕〔生存竞技场〕〔以契为证〕〔本宫玩转高科技〕〔魔神记之起源〕〔帝世无双〕〔雨墨修仙传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162章 刀客
    “没听清?那好吧我重复一遍,内门再加五万!”

    三十五万玄晶买一个华阳天宗内门的名额值不值得?

    茅真黄不知道,但他知道没参加华阳天宗正录之前,只要这句话放出去,他门前定会排起送钱的长龙。

    “土匪还知道细水长流!”

    茅真黄俏了眼下眼道:“我不是在细水长流?”

    “........”

    傅雷想杀人!

    看着他那张欠揍的脸,强将自己的火气压下的道:“茅真黄!我姐姐是王道宁的道侣,王道宁是你兄弟,你更是王栋真的义子,这么的亲戚关系你不至于这么坑我吧?”

    茅真黄回首玩味的道:“叫哥哥!否则这个数值还可能存在一定的波动。”

    “这不是一个当个哥哥应该做的。”傅雷活了这么大,今天算是见识了什么叫死要钱。

    “这确实不是一个当哥哥要做的,不过当我送你上蓝色的高台之后,你应将这里的情况告诉你家爷淳于子真人,他会告诉你这多出来的五万到底值不值,若你家爷说不值,我茅真黄拿你傅雷三十万外加那两枚丹药没说的,他若说值,我感觉你此时没必要在我这竭斯底里。”

    入眼五座黄色高台,此时已经直上云端半数之高,哪一座之下都有七八人在拼的你死我活,而茅真黄更是在其中一座之下看到一熟悉的身影。

    贯恒!

    不过此时的贯恒有点凄惨,观楼宗的内门袍服早已经看不出样态,持着一把铮铮短横刀,吊着右胳膊,浑身上下没有一块的完肤,更甚的是右胸不知被谁的飞剑直接扎了个通透,大股大股的鲜血顺着身子直滴到脚下,将身前阴红了一大滩。

    就是这样的惨烈,但对方依然持刀半蹲独自面对三人。

    这是条汉子!

    从大梁战场走下来的男人从不会喊一声疼,甚至连龇牙咧嘴的表情都没有,有的只是目光之中的那一抹残忍!

    茅真黄瞥了一眼根本不等人缓升的高台,侧目的对着贯恒就是一句道:“你这个状态就是最后赢了也上不去这个高台。”

    他从未想过此人会走到这一关!

    而华阳天宗正录这么多关走过来,此人也是他唯一仅见的背刀客。

    “我的刀还没断!”

    贯恒看着这道与他说话的熟悉身影,双眼放光的就是一声惨笑。

    “哈哈~~是啊刀还没断。你觉得重新认识一下怎么样?”

    “可以!你的佣仆贯恒。”

    贯恒笑了,这是眼前这个胖子第一回正眼看自己,也是在给他最大的尊重。

    身为大梁驻守背刀修士的尊重!

    “你好贯恒,我是你的主子茅真黄。”一声大喝,茅真黄单手一会,身后八根通天龙火柱火炙烧天,朝着贯恒身前三人迎天而下。

    三人!

    一人正霄,一人天清,另一人散修。

    其旁侧还有五人之数,而这九人争的是黄台三五二。

    这是华阳天宗外门排在第二的名额,其前茅真黄已经能看到刚缓升道三分之一的蓝台。

    而那处地方拼命的人更多!

    “安敢?”

    “观楼的别管闲事!”

    “你大爷的,是金丹之宝!”

    .......

    耳中呱噪,看着其中连一个“认识”的都没有,茅真黄搭理都懒的搭理,一人一根通天龙火柱,手中对着这八人又追了八道地极之刀。

    嗵嗵的接连八声巨响!

    通天龙火柱倒卷的漫天烈火直接将贯恒身前砸出八个大坑,当场有两人身死的尸骨无存,更有两人被炽烈的天火擦着身子而过,在其旁侧一顿凄厉的嚎,其余四人也不知是有本事在身还是小心谨慎,在通天龙火柱没砸下之时瞬间遁走,连头都没回。

    “哥哥英武哉!一人独战八筑基,放眼历届华阳天宗正录也是少有的存在。”看着直愣眼的傅雷,扭头对着茅真黄就是一阵马屁。

    “少他娘的放屁,你这种的我一个能打二十个!但正霄宗未秋那样的,你知道我遇见他是个什么状态。”

    茅真黄没好气的瞥了一眼自己的“三十五万”,抬脚走到已经了干净了的台柱之下,看了一眼彻底瘫倒在地的贯恒,又看了看已经已经快要望不见台面的高柱。

    很高!

    高到会让多数人绝望的地步,当然,其中也包括快废了的贯恒。

    “我上不去了。”贯恒的脸呛在地上,努力的想抬抬头望一眼茅真黄的胖脸,但他失败了,能看见的只有对方的小腿。

    “还能站起来吗?”茅真黄蹲下身子,进三粒苦楝安丹丸塞进对方的嘴中,也不管对方混着血水吞下的凄惨。

    “能喘气就有力气!”

    很好的丹药,入口微凉,从口鼻直通肺腑,而随之就是一阵温暖,贯恒能明显的感觉自己破破烂烂的经脉中,灵气的运转在加快。

    “那就好,送你一程!”

    茅真黄对着他嘿了一声,双手直接按向大地,在贯恒疑惑不解之中,周身一阵的抖动。

    土石崩裂,大地翻滚,贯恒感觉地下有凶物在拱着他之上高天!

    地极山岳之刀!

    本是一式威力很大的单灵根之术,奈何前置时间太长,被一堆人抽脸后的茅真黄,也只能将这是大术再次发挥一下余热。

    “谢主子!”

    贯恒拄着战刀撑起自己半废的身子,怕其听不见,对着茅真黄就是一声高喝。

    这对别人可能是一式杀术,但对他贯恒来说,却是一把通天之梯!

    “爷看你办事还算利索,进了华阳天宗不想在换一个笨手笨脚端茶倒水的。”

    不提是不是他佣仆,对方穿着观楼宗宗的袍服,持着短横刀一人敢战八人的勇气,就值得茅真黄送他这一程,他知道越往后,与他出身相同的刀客修士将会越少。

    也许贯恒会是他最后见到的一个!

    而远上云巅的贯恒听见茅真黄的这句话,对着身下渐渐望不见的身影抱了抱拳。

    男人之间,有时候不需要过多的言语,就像刚才两人见面之时的那样。

    一句“重新认识一下”,足以说明一切。

    “啧啧~~~好命啊!”

    傅雷站在旁侧,亲眼看见这个叫贯恒废的连刀都拾不起来,又亲眼看见茅真黄送他直上高天。

    最关键的是对方没花三十五万玄阳晶璨!

    别说三十五万,连一个大子都没花!

    一个大子都没花!!!!

    傅雷瞬间心里就不平衡了,在转头看向茅真黄之时眼中更是带了无限的怨念。

    他亲姐姐的道侣的父亲的义子,这么“亲”的关系,居然还他娘的要花三十五万玄晶,上哪说理去?

    他感觉此端事罢,应该让他家爷去跟王栋真去攀攀亲近了!

    “傅大少爷,咱们走着?”

    看着傅雷眼中的怨念,茅真黄一乐,他哪里不知道这货怨念出自何处。

    “我跟你说死胖子,内门必须前十!要不然那三十五万玄晶,避斥稳灵丹和胎基生魂丹你休想拿到手。”

    顾客就是大爷!

    哪有他娘的卖家是大爷的,傅雷感觉自己搞混了顺序,应该给眼前这死胖子纠正纠正。

    茅真黄看着炸刺的傅雷就是一声冷笑的道:“呵呵~~还挑上了,那你换个主去接你这破活吧!”

    抬脚就走!

    这届华阳天宗正录敢跟他放狠话可是没有几个,而放狠话他又不敢怼回去的只有一个,那就是未秋!

    绝不是他傅雷。

    “大哥你别走啊,还还价啊你倒是!”

    “可以还价!真可以还价。”

    “前十不行,十到二十也行啊,我说哥哥........”

    ........

    看着连甩都甩他的茅真黄,傅雷瞬间萎了,急忙追上对方身影就是一顿点头哈腰。

    卑躬屈膝之中,傅雷憋屈的想知道,为何做人的差距他娘的这么大!

    玄晶到位,关系到位,却最终比不过一个对方的佣仆。

    这年头难道当佣仆这么有前途?

    傅雷开始有点怀疑人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成山神后,我捡〕〔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娇妻难逃:恶魔总〕〔都市战神归来〕〔一生一刹,执碾成〕〔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