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苏阳〕〔林木〕〔冷王宠妻:神医狂妃〕〔盛莞莞凌霄全文免〕〔楚潇虞歌〕〔魅姬惑天下虞歌楚〕〔大战神〕〔凌霄大圣〕〔地球人实在太凶猛〕〔苏年医妃权倾天下〕〔九天〕〔温言穆霆琛〕〔伏天氏〕〔莽明〕〔清除师兄计划书〕〔封时修仙记〕〔彼岸虐情之重生再〕〔红楼之山海志〕〔女王重生的逆袭日〕〔最强女皇大人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14章 看山是山、近山而非山
    人有本性光,呈于脑后!

    常为白、善为黄、恶为黑、资福为绿、弑杀呈红、人之将死亦为灰。

    中洲第一大教阐幽薇有此道之术可修。

    修之,煌煌大日的本命光轮之中会出现对应忍冬纹、卷草纹、三角纹、宝相花纹、卷云纹、折带纹,对应六道善恶常福死杀,各有妙用与其中。

    明澈天道、知福防险,更有甚者专于此道还能增加寿元,这仅仅是茅真黄知道的,相传一千多年前,阐幽薇更是有一位大能将此六道本命光轮修出大鹏、鲸鱼、龙女、童男、狮子、大象六只护身瑞兽出来。

    也是一时名头响彻中洲的人物。

    而这种光有慧眼之人可见,金丹期修士亦可见。

    更有甚者,有大修士能将此光修于世人皆可见!

    能见此光,茅真黄如果没猜错的话,眼前这名叫玄显的小光头那双清澈的慧眼叫重瞳!

    天生亦有之,不是后天所修,

    看他个本命六轮都是小道尔,迷妄之中看清自己的仙路才是其正道。

    此人不夭折,金丹对他不过信手拈来,一点都不夸张,就凭借这双眼!

    这是上天赠给这名叫玄显的小光头一个高起点的成道之基。

    “仙道艰辛,本命光轮若都泛黄,也无那么多的心魔劫一说了,王道友虽然本命光轮中黑中泛红,却掩饰不了厚重的绿光泛着黄,可见心性也是本善的。”

    道生那双浑浊的双眼盯向抽噎的玄显慈爱的道了一声后,抬起一双干枯的大手将那张稚嫩脸庞上的泪水拭了去。

    “谢先师!”

    茅真黄低头对着这名叫道生的老光头就是一个稽首。

    姑且算被批了一卦!

    要不是对方说,茅真黄似乎都不知道自己这烂人居然还能有一点本善。

    这卦可信,因为本命光轮根本不会撒谎,泛一点黄就是泛一点黄。

    这证明他茅真黄那颗心还没有坏透,如果此时要是翟老六那秃子在此,估计那点黄都不会有的。

    道生看着茅真黄的诚心一拜,对其摆了摆手道:“无碍!”

    “先师!那咱们上山?”

    茅真黄看着还在抽噎的玄显,转身面带笑容的朝老光头道了一句。

    他算把这个小光头得罪惨了,要不是老光头在旁边护着他这身肥肉,那抽噎的玄显今天非对他动刀子不可。

    “上山!”

    风雪之中伫立的有点长久,道生听着茅真黄的问询,拉了一把别扭的玄显就朝着那不可见的山巅迈去。

    三人行!

    不过气氛有点冷。

    道生老光头沉默寡言,玄显一幅气鼓鼓的神态,而茅真黄则是心事重重!

    也无怪他心事重重,他本有心与这老光头在唠唠,奈何这老货是个聊一句回一句,有时候就是聊了也不回的主。

    本来此二人来历就有点诡异,茅胖子心眼一堆的人,见这般的情况也根本不敢在聊下去,生怕聊到对方的大忌,自己这条小命就此一命呜呼。

    但这么有一搭没一搭的下来,有一点他可以确定,那就是对方确实是个大能前辈!

    不过让茅真黄遗憾的

    是,对方连徒孙都有了,想拜在其山门下找个大腿靠一靠的想法,刚生起来就被捏死在脑海之中。

    ……

    乱云低薄暮,急雪舞云渡!

    这是茅真黄这辈子走过的最长最苦山路,也是最累的山路。

    就是当年观楼宗的登山路,似乎也没有眼前这条崎岖山路般的长与难走。

    如若不是道生老光头在风雪之中一声不吭的往前行,茅真黄都有放弃信念歇一歇的冲动。

    但看着一个佝偻老头还这般的有意志力,也只能咬着牙跟着一起上。

    慢慢长路,还全是风雪。

    掐着自己的心跳这不算还好,居然又陪着这两光头走了四个时辰!

    也亏得茅真黄有这股咬牙硬挺的劲,要不然这一身近二百斤的膘,估计没几个人能带的动。

    “先师可是乏了?”

    茅真黄看着豁然顿住不爬了的道生老光头,忍不住就问道了一句。

    “不走了!”

    道生双眼璀璨,对着四周大雪接连扫视三圈,然后对着茅真黄就是一句冷冷之言。

    “到山巅了?”

    茅真黄也顺着道生的目光对着周围扫了扫,不过让他有点疑惑,这哪里有山巅的半点景色。

    树、雪!

    还是此二物绘成的单调景色,在加上前方一条迷蒙的弯曲长路,似乎到山巅还需要有一段路。

    “没有!”

    “那先师,为什么不走了?”

    茅真黄有点摸不清这老光头的意思,要说他岁数大困乏于此歇息片刻也可以理解。

    但那张透着红润的面容哪里有半分疲惫之意,攀爬了这般长的时间更是连口大气都没喘。

    “唉,走错了!”

    道生拄着拐杖对着飘飞的鹅毛大雪就是一句仰天长叹。

    “什么?先师你说什么?”

    茅真黄感觉自己耳朵有点没听清,急忙又问道一句。

    一天的时间下来,接连攀爬了五六个时辰居然换来这么一句话。

    这完全不易于希望之火的熄灭一般感受!

    “错了,一切都错了!”

    随着道生这句话道出,茅真黄噗通一声大屁股直接着了地,仰天就是一阵发愣。

    好似老光头的一句话,抽劲了他全身的精气神一般。

    “师祖!究竟是什么错了?”

    噘了大半天嘴的玄显也终于憋不住,急切的朝着道生就是一句。

    “这座山就没有山巅!你认为它有山巅,山灵就会给你山巅,而你认为眼下这条登山路蜿蜒崎岖漫长难走,山灵就给你一条这样的路。”

    “好像有点不懂!”

    玄显想尽力理解的师祖的话,但根本不能完全明白个所以然。

    “你师祖的意思是说,这里根本就没有山,更没有树与雪,只有一只要成了精的山魂,胖子我简直是平生仅见,更厉害的是这山魂居然将你小光头的重瞳都给瞒过了,谁又能想到。”

    躺在没有一丝温度的冰雪之上,茅真黄肥硕的身子都有点不自主的颤抖。

    荡芒山在那矗立了那么多年,没有哪个修士告诉世人一声,此

    地就根本没有荡芒山的本尊存在。

    更没有人说这是一处妖地!

    估计进来的修士,可能没一个走出去的。

    而他自己简直是不知不觉的掉进了好大的一个坑!

    此时别说还去找那翟老六,他茅真黄能不能苟得一条小命都成了两说。

    “师祖!我师父他......”

    玄显听完茅真黄的话,心神明显的闪烁出一股慌张的情绪,转头对着道生就投去了问询的眼神。

    道生看着沉不住气的玄显,微笑的对其道:“无碍!”

    “那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

    “等呗!山灵白天不想让你见的东西,晚上定会让你见,《豁落元天隐文》中记得好,极阴积冱,久经秘莹,冢灵沉滞,风邪之兴,遂使地官激注,恒继此则反。

    此地当年应该死了一地的人,怨枉之气也不是一般的重,罡午阳炁都冲不散的东西,也只能等到午夜间地浊上升,所有妖魔鬼怪被冲的都活了过来,你也见到了该见的东西。”

    闭着眼睛躺在地上的茅真黄对着玄显说话之时有点甚是疑惑,山魂既然这般的厉害,能达到迷惑天地近成妖的水准,那华阳天宗的永河子是怎么搬的荡芒山山魂?

    当时他可是亲眼所见对方用荡芒山魂镇的那白衫修士鲜血狂吐。

    而华阳天宗封正之术举世闻名,说搬哪座山还没听说过没有不被搬走的,而眼前这个连道生都迷糊住的山魂又是怎么躲过永河子的封正之术的?

    对于他这个七重命关的修士,这几天见的一切让他有点百思不得其解。

    “师祖!这个‘球’说的是真的么?”

    道显看着瘫在地上的茅真黄感觉有点不真实,一个本命光轮黑的泛红之人,居然能说出这般多的大道理。

    “我说那叫玄显的小光头,你这一路走来没少叫我‘球’,泥人还有三分火气呢,在叫一次别说我跟你急嗷!”

    挺了挺肚皮,茅真黄抬起头对着玄显就是一声吼叫。

    他哪里像球了?

    顶多是敢于直面上翘的称杆,敢于加重妹妹负担的真胖子罢了!

    “王小道友好学识!”

    道生看着二人的拌嘴根本没有在意,而是转头笑眯眯的对着茅真黄就是一句夸赞。

    “先师谬赞了!”

    茅真黄看着道生投过来的眼神,就忍不住苦笑的回了一句,与道显拌嘴的心情瞬间就没有了。

    一句“好学识”算是勾起了他的伤心往事。

    然而,在好的学识也没有用,因为他正站在大梁国的边关之上奉献着自己青春,这一奉献不说有多少回小命差点丢了,就说十二年的时光,也不是一般人能浪费起的。

    要不然他茅真黄哪至于二十八岁的年龄还七重命关修为。

    而与他同龄的永河子都成了金丹期真人了。

    一个让他彻底仰望的高度!

    “师祖,师祖,雪停了!”

    玄显的一句喊叫算是把愣神的茅真黄给拉了回来。

    而茅胖子举头四望,确实如玄显所说的那样。

    雪!

    不光停了,而且还消失了。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苏阳林楚依〕〔不败战神杨辰〕〔误入歧途苏玥〕〔极品老木匠〕〔齐昆仑〕〔姜咻傅沉寒第一次〕〔入赘的废物〕〔苏沫沫厉司夜小说〕〔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重生第一宠:大佬〕〔叶辰萧初然免费章〕〔农门医女:三爷家〕〔娱乐之从吐槽大会〕〔阶下臣〕〔重生后我嫁了豪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