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玫瑰与百合〕〔儒女可教〕〔小人物的非凡之路〕〔我家世子有妖气〕〔庆荣华〕〔白莲花系统:总裁〕〔听说我渣了美人师〕〔重生隐婚影后逆袭〕〔回到大唐当皇帝〕〔报告总裁爹地,妈〕〔王妃她每天都想被〕〔逆修斩天〕〔超品农民〕〔绝颠之路〕〔绝世之天命成凰〕〔重生青梅逆袭记〕〔穿书后大佬把我当〕〔在霸总身边尽情撒〕〔世有弦月〕〔王与妖妻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22章 陪你作死
    嘭!

    好一块“怡红快绿”匾瞬间被切成两半,跌落于庭院之中狠狠的拍在红尘幔帐的台子之上。

    杖芒璀璨不可止,切断了匾额朝着后面阁间冲去半分威势不减,金色的锋锐之气撞在阁间荡起一阵的红光闪烁,随之就是这座五跃阁楼散发出猩红的光芒,红光越发渗人激荡,没出两个呼吸间,这道暴怒的金光就被推了回去。

    这一推,更是将金光推的爆散满个庭院。

    被震的有点失聪的茅真黄看着激射的金光,哪里有胆还敢在看,瞬间将开了半条缝隙的木门死死的推上,更是躲在门后一阵的心脏狂跳。

    他放出了一个老妖怪!

    看这架势,慧安那秃驴是要玩嫖完不给钱的节奏。

    感觉到外面一阵丁零当啷的砸地之声响起,被吓的脸色有点泛青的茅真黄才敢扒开门缝朝着外面瞄那么一眼。

    精致的庭院好似经历一场狂风暴雨般的洗礼!

    桌椅板凳、茶杯酒壶、盆栽花植犹如垃圾场一般的搅和在一起,顿成一片破败之景。

    而破败的虚空之中,伫立着一持竹杖的光头。

    长相本来不咋地的慧安此时更是目露凶相,一双暴凸的兽眼朝着对面闪烁着红色灯火的阁间死死盯去,就是一道轻纱红幔顺着他颗光头滑下,此人都没眨一下眼睛。

    “安敢在少天司造次!”

    嘭的一声,阁间的双开木门瞬间被冲开,接着里面传来就是一声愤怒的大喝之声。

    “把东西给咱家,咱家转身就出你们这魔窟,半刻时间都不想多待。”

    慧安转头朝着四周的猩红光芒一顿扫视,抬头对着那道空门就是一声高喝。

    压力!

    很大很大。

    对方在用这座类天宫的法器压他。

    “一杖挑了我们少天司额匾,还想朝我们少天司要东西,光头讹人你讹错地方了,雎女,杀了!”

    刚从汤池里爬出来的山缺瑶依,哪里还有刚才的半分妖冶,如淋了水鹌鹑的她看见庭院上空的光头怒气已经冲破了顶冠,对着慧安就是声戾喝。

    早就不想留此人的狗命,此时正好。

    “遵司主命!”

    雎女一声道出,敞开的双门间瞬间冲出一群衣带翩仙的红倌,舞着飘带个个凶神带煞,瞬间将破烂的庭院就围的水泄不通。

    “咱家不想杀生,再说一遍,东西给我转身就走。”

    慧安脸红脖子粗的瞪着这群昨天还玩过的红倌,抓着竹杖的手掌更是青筋暴起,很重!

    他这具身躯在顶着一尊天宫类法器全部的重量,重的让他直喘粗气。

    “少天司有少天司的规矩,只拿玄晶不取迎客他物,也不知你这脑筋缺弦的光头要闹哪样,但既敢对少天司动了手,我们少天司的规矩也破一破,留你这条狗命不得。”

    山缺瑶依看着承着五跃精楼之重的慧安,含情目对着各个阁间就是一扫,此人的突然醒来绝不是一个意外。

    但见四周阁间皆是紧闭,此时脑中的疑问也只能作罢,因为她没那个时间在此耗着。

    舞袖衣衫、轻点诸空翩翩跹。

    但这不是仙女,而是一群杀人的器奴!

    无数彩袖爆射,激荡着锋利的瑞芒,好似混元剑宗的仙剑,又好似战场之上无数支寒光透彻的战枪,对着慧安那颗锃亮的大光头激射而去。

    “欺人乎?”

    慧安看着四周围杀过来的灵光袖带,张嘴对着此时前边阁楼处的山缺瑶依就是一声呼喝,不过手上却也没闲着,那根被他磨的已经有点泛黑的竹杖手持单手一横划,一道好似剑气的金光抚胸就被他推了出去。

    袖带杀气透天,但金光更凶!

    这道好似剑气的金光锋利的甚至有点过分,刚波及到袖带,阵阵铿锵过后就成了漫天飞雨飘散。

    好不绚烂!

    五彩纷呈的灵光袖带碎片更是将庭院映成了缤纷之色,而乍红乍绿之间透着无限杀气的这帮红倌,此时哪里还有半分的娇柔病弱,一声声清喝后,顿时又是一道道夺命的灵光袖带激射。

    看的茅真黄双眼都有些发直,昨夜还群温婉可人的伊人已经转眼间化成一群杀戮机器。

    一群筑基期修为的女妖精,足足有八十多人!

    这等多的筑基期器奴,别说一群,就是一个他茅真黄都搪塞不住,看得他都为慧安那条小命担心的慌。

    “在说一句,盒子给咱家,我不想杀生!”

    慧安看着四周又围杀过来的一群夺命袖带,抬头对着前方的山缺瑶依就又是一声怒喝。

    虽然他不认识此人,但他知道,这人就是这群女人的主心骨,东西被拿了也是此人拿了。

    “莫名其妙,杀!”

    山缺瑶依皱着寒烟眉根本没理会慧安,对着八十多名红倌下了句绝杀令。

    “欺人!别怪我慧安不客气,阿难主明心可鉴。”

    听着山缺瑶依这番话语,慧安躬着腰身在看向四周这群红倌眼中一阵猩芒闪动,一手捏着竹杖像似在撑着他那佝偻的身躯,而另一只手朝着激射过来的袖带抓了过去。

    狠狠的一拽,袖带的那头顿时传来一阵娇喝,慧安一丝的怜香惜玉心情都没有,借着这股力气腾的就起了身,无数要夺人性命的袖带顿时扑了空。

    竹杖倒劈天地,随之一声类刀剑入肉的闷声。

    一道金芒透体而过,余威不减,后劲奔着茅真黄躲藏的阁间横袭而来。

    “妈呀!”

    茅胖子吓的脸色已经苍白,但脑中那股机灵劲也就是一闪,顺势往左就是一个轱辘。

    擦着冷汗回头在看时,刚才屁股底下那块地砖已经被金芒劈成两半。

    微微的探出头对着门外瞄了一眼,此时哪里还有灵带翩飞,半具残尸倒是有一具,被慧安光头死死的捏在手中,而竹杖切掉的下半身此时早已经不知跌落于何处,只剩下上半身的断腰间一股的白浆物直流。

    “原来非人!那我慧安杀来毫无愧疚。”

    将手中的半具残尸扔掉,慧安在看向四周围杀过来的一群红倌之时,眼中的那抹凶光瞬间盛了十倍。

    “死秃驴,安敢杀我姐妹!”

    愤怒的不仅是他慧安,还有一群胸肺剧烈起伏的红倌。

    看着庭院中的腥风血雨,茅真黄又对着远处阁间口伫立不动的山缺瑶依偷瞄了一眼,然后轻轻的打开门缝,四肢着地的就要蹭下这层阁楼。

    “你若敢跑,信不信我会喊一嗓子。”

    身后头一句轻声轻语传来,刚撅起屁股的茅真黄顿时如泄了的气皮球一下子萎靡的趴在了地上,那张大盘子脸更是扭成了包子,转头看时差点没哭出来。

    “做人不能这么损,你让我干的事我都干完了,还想怎样?”

    委屈的茅真黄都快哭了,虽然烂在梁国西北地这么多年,死人碎尸见多了,但这种级别的神仙打架他还是没见过。

    也不敢见识!

    就偷瞄了两眼都差点躺了枪,此时还不趁乱跑路正待何时。

    “不想怎样!”

    赫连察察估计也没胆站着,趴在门缝处看着茅真黄的大屁股慢慢的酌着一杯美酒。

    看着他那欠揍的样,茅真黄就一阵恶狠狠的道:“那你还不让我跑?”

    “放盒子的时候我看见你还放了几张火云黄符咒,引爆了你在跑也不迟。”

    赫连察察对着茅真黄勾了勾眼,一幅让他坏事做绝的表情。

    “我放盒子的时候,你双手挡着眼帘就回了屋不什么也看不见嘛,你哪只眼睛看见我放黄符咒了?”

    茅真黄现在想砍了这贱货,这辈子都没见过比此人还贱的,就是王道宁那货都逊他三分。

    “听到行不行?”

    听见这句话,茅真黄肺子有气炸的冲动,强压了压自己的火气对着这个贱人道:“你是活腻歪了在作死!你知不知道此时炸了器魂之眼是什么后果?”

    “当然知道!那个叫慧安的光头会感觉承在他身上这座楼阁法器的压力陡然一轻,现在如果说对方就用出三成实力的话,那时候就能用出十成十。”

    “你不是在作死,根本就是个疯子!”

    庭院之中那群红倌此时已经最少死了十多个,将器魂之眼炸了解放慧安,天知道这脑缺的光头会不会将这座少天司给掀翻。

    而少天司是一座大型类天宫法器,如果他茅真黄到时候腿不快,这座少天司就是他的坟地。

    “你去不去胖子?”

    赫连察察看着发愣的茅真黄,低声对着他就是一声呼喝。

    “威胁我?”

    “可以这么理解。”

    眼中凶光蒸腾的茅真黄朝着屁股后头这个贱货戾声道:“行!你赫连察察想作死,胖爷我烂命一条今天陪你。”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成山神后,我捡〕〔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娇妻难逃:恶魔总〕〔都市战神归来〕〔一生一刹,执碾成〕〔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