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羸弱的代价〕〔浅山神话〕〔帝世无双〕〔我成了家族老祖〕〔龙神斗尊〕〔且盼如意得长久〕〔铜烛〕〔绝武通天〕〔路过漫威的骑士〕〔杰东中短篇小说〕〔玩家请自重〕〔叫我签到王〕〔有系统就是任性〕〔我只想安静的宅在〕〔雅克塞拉游记〕〔万古神婿〕〔回归后柒凰成了全〕〔女主她是一颗星〕〔龙神至尊〕〔我是法则之主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28章 人生最重要的是什么?理解!
    有希望就会有动力,本若浑身透支的茅真黄不知哪里来的劲,手中冠都对着身侧一个挽刀就是阵火花四溅,其中更是夹杂着活尸一声愤怒的戾吼。

    “想要胖爷的命还嫩!”

    茅真黄对着被他砍的活尸一声厉喝,然后身躯就窜了出去。

    衣袍已经破烂,后背血肉模糊,全身被鬼爪抓的好似血葫芦并冒着丝丝的怨枉黑烟,肥硕的腰间更是少了一块肉,让他用破道袍裹了一下,却也挡不住血水的滴答,阴透了他一侧的大腿。

    就是这样,茅真黄都没有放弃活下去的念头,当看到山上那点似有似无的光亮之时,心中这个念头更是被放大到无数倍,本已经身心力竭,浑身陡然冒出的力气让手中的冠都更是漆黑陡亮三分。

    嘭!

    手中战刀搪塞住一双鬼爪,看着身侧又伸出一双青黑的爪子,茅真黄一低头直接朝着这具偷袭的活尸身下撞了过去。

    左肩生疼,好似撞上了一块铁板,但效果很好,直接躲过突袭的致命一击,转身直接朝着前方窜去,依旧不恋战。

    恋战也无用,他知道自己现在是个什么水平,全靠着不知哪提上来的一口气撑着,这股气也不知道能撑多久,如果于此泄了就是他这身肥肉撂在荡芒之刻。

    这条生之路好似攀了一个时辰,又好似攀了一年,硬撑着这口气不泄的茅真黄,只感觉那处光火越来越亮,越来越清晰,直到他能依稀的看见是处破木屋散发出来的光亮之时,他感觉浑身就是一轻。

    因为他已经站在这处破木屋外不足百步的距离。

    回首望了一眼,身后不足一丈之地就是无尽浓稠的怨枉之气,其中更是有无数闪烁着绿光的眼眸死死盯着他,血盆大口之中更是泛着声声的凄厉。

    “别的本事我胖子没有,就是耐活!哈哈~~~~”

    大笑一声的茅真黄拄着战刀朝着那处破木屋踏了去,他知道自己安全了。

    此地就像风暴中的心眼,百步之内一丝怨枉之气都没有,更没有一具活尸,清净的让他有点不适应,但破木屋之中那点光火足以证明这是一处安全之地,更是一处有“人气”的地方。

    一瘸一拐迈着沉重的步伐,茅真黄摇晃着身子站在门外,用自己已经有点抬不起来的拳头重重的敲了上去。

    嘭的一声响,可能是胳膊的力道有点重,直接将门给敲了开,一下子没控制好身子的茅真黄一头栽了进去,更是啃一嘴泥。

    而屋中有一人,本是盘膝打坐中,却被茅真黄的鲁莽惊的一颤,睁开眼看去却满是疑惑。

    “那个......借个地歇歇脚。”

    茅真黄看着对方瞪过来的牛眼略微有点尴尬,强撑着自己身体往墙上靠了靠,然后用脚丫子将四处漏风的破门给踹合了过去。

    这是个男的!

    红绢法服,绿绢裳,云芝冠,碧圭朱履,一身的残破褶皱,身肥而长,像个梭子,体重估计也没比他茅真黄轻多少,面貌赤而间玉色,问白须,鬓连胡,瞪着一双牛眼似乎闪烁着“疑惑”这二字。

    对方这个穿着,怎么说呢。

    敢于红配绿出门的,估计都是有胆色的人,而对方能在荡芒这处绝地待着,似乎也证明了这一点。

    “观楼的?”

    床榻之上瞪着牛眼之人对着茅真黄身上那堆碎布条好一顿辨认。

    “观楼宗第八百八十三代弟子茅真黄见过前辈,实在没地方可去了,无意间撞进此处,还希望前辈见谅。”

    对方最少是个金丹修士!

    刚刚收的那下气势,甚至比慧安还要深邃,眨着“大眼”的茅真黄此时唯一希望不要撞见的是六宫老怪物,至于对方是哪个宗门的都无所谓,起码观楼名声还不算太差。

    听见茅真黄报的号,床榻上这位牛眼真人蹙着眉低了半天头,然后自言自顾的一阵嘀咕。

    “土里透金、金融上土、似土似金,是为真黄,帝王之色,又有博大载物之意,意同敬土,老夫还记得《观文上经》似乎有一篇写促织的诗句,‘真黄一付乌牙齿,敌尽诸虫不可当。’一般人估计不甚的理解,不过确实是个好名字。”

    茅真黄还以为眼前这人在思索他宗门什么的,随着对方似有似无的嘀咕传进耳朵,胖子抽动着嘴角感觉自己激动的都快要哭了出来。

    颇有一种遇见知己的赶脚!

    更是感慨这二十多年的时间,终于有理解他名字的人出现。

    对方一看就念过书,别看连毛胡子牛眼凸、红配绿胖成猪,但这是表象,是个性!

    能不把他叫成“毛真黄”一番嘲笑,且还能说出其名字本意的,在他那双眯缝眼中此人定是一个高尚的、纯粹的、有文化的,且脱离低端素质人群的前辈。

    这更是一个刚见面就凭借两句话,让茅真黄好感度瞬间爆棚的人。

    “谁给你起的名字?”

    牛眼修士疑惑的看着茅真黄,不知道对方眼中怎么就诞生出一股炽烈之意,看的他浑身都有点泛鸡皮疙瘩,也不知这瓜娃子是不是让外头怨枉之气给透体冲傻了。

    “我那五岁就翘脚了的爹,茅中君!”

    “不认识!观楼的老夫就认识王氏和相氏零星的几个人。”

    这是个高人大能!

    一听这句话,茅真黄就知道对方是平时站在上边需要仰望的那种人。

    观楼宗这么多年的宗主不是姓王就是姓相,可见对方嘴里的“几个人”是什么人。

    茅真黄忍着浑身的剧痛,从自己的葫芦之中掏出一堆的药瓶开始往嘴里倒,粉的面的颗粒的什么的都有,足足吃了两把之数才感觉心里有点踏实,然后抬头诚恳的对着此人问道了一句,“敢问前辈尊号!”

    可能是来到这间四处漏风的破木屋没了性命之忧,上山之时提的那股气一泄,此时顿感全身疼痛难忍,更是连站立起来作揖都做不到,只能朝着对方拱拱手表示客道。

    “侯德柱!”

    某人轻易不报他那蛋疼的道号。

    没听过!

    茅真黄思索了半天,最后的得出的就是这个结论,况且还是个名字不是道号,不过一想想中洲那么大也就释然了,不显于世的高人大把的存在。

    “别愣!小娃子告诉老夫你是怎么活着走到这的?”

    对方是个七重天命修士!

    侯德柱在此驻守这么多年,能走到他这里的天命修士说是个奇迹也差不多,就是筑基期的要不是有人保着或是有两把刷子护身,能走到这荡芒腹地的也是少之又少。

    就像茅真黄这等修为的修士,可能进入荡芒不出三百丈之地,就已被怨枉之气透了体成为一具只知游荡杀戮的活尸,况且山门外还有混元剑宗之人看场子,怎么也是个筑基期修为,放此人在那目的就是为防止修为低下无知的修士进入此地白白丧了性命。

    “呃这个......小辈能说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么?”

    确实从天上掉下来的!

    不过他茅真黄根本就不想来此,如若能回去谁想来这种绝地,找个犄角旮旯一待熬过十五天,直接跟王道宁回观楼宗,要是在低调点,学着逆来顺受下半辈子最差劲也能混个自然死亡。

    “天上?”

    侯德柱听完一愣,什么时候七重天命修士会飞了。

    “少天司!”

    “你是说被不死魂劈碎的那座空间法器?”

    听于此,小心翼翼打了一场架的侯德柱似乎有点豁然开朗,但心神急速运转间,感觉好像还有一些东西说不通。

    “那是少天司,主那件法器的是一个六宫的妖女。”

    “外敷!告诉老夫你怎么知道这么多?”

    侯德柱听着茅真黄在那龇牙咧嘴的说话一阵诧异,从怀中掏出个瓶子对他扔了过去。

    这小胖子看着满脸血渗人的很,却全是一些皮肉伤,虽面色惨白眼底却没有黑气,证明只是力竭,怨枉之气更没有透体,而一个命关修士的药能好到哪里去,看着对方瘫在地上哼的痛苦之声他嫌磨耳,忍不住就给了他点自己疗伤剩下的药底。

    茅真黄抓住扔过来的小瓶眼睛就开始冒光,最差劲是个金丹期的修士用的东西哪里能差了。

    忍着剧痛揭开自己腰间缠绕的破布,用手占了一点药粉,对着还在往出冒血的巨大伤口从边缘一点点涂抹上去。

    “那小辈能敢问侯前辈出自哪个宗门么?”

    抹着药的茅真黄抬了下眼小心的看来了一下侯德柱,如果对方也是混元剑宗的,他就准备开始扒瞎胡扯了。

    “华阳天宗!”

    侯德柱长的粗可心不粗,哪里还看不出对方的小心思,一抬手周身已经被无数符箓弥漫,在一扬手呈现的符箓已经消失的无影无踪。

    “少天司是赫连察察放进来的,还有.......”

    茅真黄看着对方居然是华阳天宗的直接长舒了一口气,上来一嘴就先告赫连察察的状,然后就开始有选择性的竹筒倒豆。

    所说之言七分真,三分假,更是将他自己摘的一干二净。

    而能让茅真黄如此心安当着此人面说这些的原因只有一个。

    华阳天宗与混元剑宗不是仇敌却胜似仇敌,绝对属于正面相见互呛,暗地里相见互下黑刀子的两个宗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九级封印〕〔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