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那个大佬回来了〕〔我的人生变成了通〕〔半岛酒馆〕〔惹谁都别惹医圣大〕〔战伤传之诸天行〕〔锦冠天下〕〔穿成男主妹妹后偏〕〔伏天道纪〕〔绝世仙尊在都市〕〔橘子味的竹马〕〔乡村透视仙医〕〔生存竞技场〕〔以契为证〕〔本宫玩转高科技〕〔强婚:千亿总裁来〕〔魔神记之起源〕〔帝世无双〕〔雨墨修仙传〕〔渣了五个大佬后妖〕〔万古第一狂帝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29章 吃食
    侯德柱背着双手透过那扇窜着冷风的窗朝外面望着,远处天边骤然传来一声石破天惊的怒吼,随之荡芒绝地无尽怨枉之气都是一阵翻腾。

    本若平静的浓稠怨枉黑气像被注入了暴虐的灵魂,云卷云舒间好似妖云密布,将天地西侧尽头那抹仅有的红霞都给盖住,刹那之刻荡芒之地在无一丝的光亮。

    一种风雨晦暝之感遮住了这间破烂的木屋,而正在用药粉涂抹身躯的茅真黄耳朵,好似钻进了若有若无的凄厉风声。

    这股风声由远即近风驰电掣,只是茅真黄一抬头的功夫,砰的一声巨响!

    本就破烂的木门直接被这股咆哮的狂风拍在孱弱的墙上,吓的茅真黄一个趔趄,手中的疗伤药差点跌落撒个满地。

    天穹之中开始出现惨绿色的云边,一道一道,好似无数虬龙交杂在一起,翻腾、融合、撞击,之后一声破空霹雳,荡芒之地随之被照耀成一片幽绿之色,紧接其后就是无数道惨绿色闪电划破漆黑夜幕,更伴随着无尽让人悸恐的鬼嚎之声穿透天地。

    荡芒在一瞬间下起诡静的怨枉黑雨!

    侯德柱知道,合魂了!

    三只本来永远不会相见的不死魂撞在一切,平静了八百年的荡芒之地从此在无一丝安宁,更甚的上三宗都会因这一场黑雨而焦头烂额。

    而神情专注屋外的侯德柱在听完茅真黄的竹筒倒豆,内心当中只有“纣绝阴天宫”五个字在徘徊。

    飞燕?镗的出现就是证明!

    他一点不相信少天司的出现与那两个光头没有一点关系,他更不相信对方所谓的罗门教,还有那吹大了的道号。

    而世间也只有六宫敢把掀翻上三宗之事,当成自己奋斗目标乐此不疲的执着去干。

    而这一干就是三百年!

    咕噜.....咕噜噜.....

    一阵的低声响起打断了侯德柱的专神,回头朝着身后看了一眼。

    “那个前辈,有.....吃的么?”

    茅真黄按着大肚皮不好意思的看着侯德柱,他确实饿了!

    来到此地眼前更是有这么一尊华阳天宗大神,茅真黄前所未有的心安,怎么说他也是观楼宗出来的,而观楼本就隶属于华阳天宗,他知道自己只要躲在这个小破木屋中就不会有生命危机。

    而对方就是看在宗门与宗门的关系上,也不可能将他撵出去。

    在加上对方的疗伤药好的出奇,涂抹上药粉的地方全身泛痒,就是最重的腰间伤都开始结痂,性命无忧,加上伤病渐好,全身心放松下来的茅真黄肚皮一顿咕咕叫。

    而这时他才想起来好像自从进了荡芒开始就没吃过东西,也不知在此地过了多久。

    侯德柱盯着这个胖子半天,然后对着他道:“老夫于此已经十年不吃不喝,你要的吃食还真没有。”

    茅真黄听完就是一声感叹,金丹确实有这本事,不过他不行!连筑基期都还没到,人是铁、饭是钢这句话对他还是要得。

    “不过......”

    “前辈!不过什么?”

    茅真黄听着对方的话,本有点失望的眼神豁然一亮。

    饭可以没有,给点灵丹啃啃也行!

    这等修为的修士,刚才随便扔过来的一瓶疗伤药对他都似仙药一般,要是在扔点对方不在乎的灵丹......

    茅真黄根本不敢在想象下去,看向侯德柱之时更是一脸的期待之色。

    “这木屋之后行五百步,有一石壁,壁后有一潭,我没记错的话那潭中应该有点野果子,但就这五百步应该有百多只活尸在路上徘徊。”

    侯德柱对着茅真黄说话的声音没有半点情绪掺杂在其中,意思很明显,真饿的受不了自己去找,没胆子就挺着。

    茅真黄听完对方的话抬头看一眼侯德柱,然后低头又瞧了一眼自己的腰伤,并且用手对其上按了按,确定是一直在泛痒之后,抓起自己短横刀撑着肥硕的身躯站了起来,笑嘻嘻的对着他道:“那前辈我去一趟,晚辈确实饿了。”

    说完话一拱手茅真黄就踏出了门,走的没有一丝犹豫。

    对方的干脆看的侯德柱一愣!

    茅真黄笑嘻嘻的表情出了木屋之后就消失的全无,伸出肥厚的手掌对着弥天的黑雨接了接,本是豆大的雨滴当淋在手掌之间眨眼间变成一股黑烟消散,手上却是半点雨水没有。

    对方有目的!

    他茅真黄根本不知道的目的。

    在梁国西北地烂了那么多年全凭自己的机敏劲活着,只望了一眼就知道对方言之何为。

    在说一枚辟谷丹才多少钱?

    撑死十枚玄阳晶璨!

    他茅真黄可能差那点玄晶,但一位最少金丹期的修士估计随手就能甩出几千枚,况且这种消耗品他这个修为怎么会身上没几颗。

    这是道选择题!

    只有两个选项。

    如若选择待在木屋之内,对方也不会将他怎样,他茅真黄饿着就是,对方能不能带他出这方绝域也全看心情。

    但对方想看他去取这份吃食,想让他去做第二个选择。

    对方的眼神就是正确答案。

    既然想看,那就给你看!

    一个七重天命,一个最少金丹期,浑身穷的叮当响的茅真黄觉得自己没什么不能给人看的,更觉得自己也没什么东西值得对方惦念。

    想靠着对方出这荡芒绝地,起码他要做到一点,让对方高兴!

    这也许就是修为低的悲哀,但他没得选择,残酷的修仙界就是这样。

    眼帘之中已经没了浓稠的怨枉之气遮挡视线,天降的黑雨在大地之上虽荡起无尽的黑烟,但视线要比他登山之时强的太多,在加上天空之上时不时划过的惨绿色闪电,隐隐约约地都能看见侯德柱所说的石壁。

    看着不远处那几双泛着惨绿色的眼眸,茅真黄知道此行去好去,撞过去就是,加上手上的冠都这份吃食定能装进肚子,但当他到了那处潭,身后也会围拢一群追杀他的活尸,往回返的路可不是那么好回,如果要是登山之前的状态,这来回一千步的距离他有信心走两个来回,但此时他的状态似乎要拼命了。

    紧了紧手上的冠都,浑身还没好利索的茅真黄从稀烂的道袍之上拽下一块布条,将自己的手与刀之间死死的缠上,又将最后一张神行符贴在自己的腿肚子之上,踏脚就迈了出去。

    侯德柱看着此人奔向那处他所说的潭,脑中就蹦出句评价。

    心智超群!

    对方一眼看透了他的期许,本就是强弩之末却还要闯一闯这龙潭虎穴,勇气亦是可嘉。

    但侯德柱的本意,根本不是让他去死,而是两人见面时问茅真黄的那一句话。

    一个小小七重命关的修士,怎么会活着走到此地!

    但茅真黄会错了他的意,说自己是天上掉下来的。

    而侯德柱此时让他去取那份吃食的目的,就是想看看此人为什么没有被怨枉之气冲了体,活到现在。

    “观楼宗似乎埋没了一个苗子。”

    侯德柱看着已经闯到石壁处的茅真黄自言自语的道了一声。

    有心智、有胆识、有魄力、更有一股狠劲,就是不知为何才这等的低弱修为。

    吼!

    嘶~

    嘶~~~

    ........

    天地一声巨吼,荡芒之地其后就是七声鬼鸣应和,瞬间打断侯德柱放在茅真黄身上的注意力。

    转头朝着那声巨吼之声望去,一道金色的光柱通天彻底直插云端,更好似一棵树般粗细。

    侯德柱阴着一双眼眸透过其泛着的金光,可见一只三头六臂的巨大鬼煞对着那道天地光柱巨吼长啸。

    有金丹期以上的修士死了!

    这是金丹期以上修士死亡后的标志,天地气柱。

    尘归尘、土归土、道法归自然,一身修为皆回归天地。

    “谁呢!”

    侯德柱仔细的看了眼这根金色天地气柱。

    细了!

    似乎不是化神期的天地气柱,也证明不是那个自言叫道生的人,只不过是一名金丹期的修士罢了。

    侯德柱关注了两眼后便不在看,转头把目光就落在茅真黄身上。

    这里谁死并不重要,因为早晚要死人,这只不过是第一个罢了。

    三只不死魂已经合魂,此时是在召七魄,当三魂七魄重组成完整真魂,就是神桃不死树下那具古尸炸起之时,更是中洲开启劫难之刻。

    那个时候可能死的人会更多,死的修士修为也更高,天地气柱粗大的甚至都可能连成一片光地几月而不散。

    而他早已将此地乱了的消息发给上三宗,还留在这的目的只剩下等这群人来,现在这里任何事情都与他一点干系没有。

    因为此时的一切已经超过了他能力范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成山神后,我捡〕〔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娇妻难逃:恶魔总〕〔都市战神归来〕〔一生一刹,执碾成〕〔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