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至武剑尊〕〔大梦山海之史诗战〕〔逆武通天〕〔我有一个熟练度面〕〔绝代枭神〕〔天问九歌吟〕〔我真不想做主角啊〕〔这个女仙不好惹〕〔一统僵山〕〔万古第一狂帝〕〔我靠充钱当武帝〕〔婆娑当铺〕〔地元精气化生系统〕〔帝武逆神〕〔横推三千世界〕〔大炎神皇〕〔光明圣徒〕〔神道狂尊〕〔命若天定吾敢破天〕〔无敌从挂机开始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34章 无与比美者
    太虚归星杖确实没有奔向擎天鬼煞!

    鬼煞在茅真黄的南方,而太虚归星杖奔向的方向是西边。

    而西边有什么?

    除无尽的怨望之气与活尸之外,只有一声低吟的贱笑!

    这是一个人!

    活着、能喘气、没有被怨枉之气冲死的人。

    如果茅真黄在此看见这人,定会大骂一声,“赫连察察你个狗贼居然还没死!”

    没死是没死,不过却是前所未有的狼狈。

    披头散发,佝偻躯身,周身九把环绕的虚幻长剑黯淡无光,那身干净的洒脱长袍此时已经破烂肮脏不堪,只有宽大的半截袖口看过去才能辨认出是一件袍子,更是满身的血渍。

    不过却在瞪着一双猩红眸子,且猖狂的笑!

    丝毫看不出对方有半分的狼狈之意!

    “这都是你计划好的?”

    赫连察察身后红光之处,默的传出一声虚弱的话语。

    “你太高看我赫连察察了。”

    赫连察察留恋了一眼东边天际之处射来的流光,然后转头朝着声音之处道了一声。

    山缺瑶依!

    此时红光泛泛,满身涤荡,衬亮了他二人之间三丈的范围,算是搪塞住夺命的怨枉之气冲体,这个女人状态要比他赫连察察强的多,而两人在这绝地当中能活到现在,他可能都要感谢对方护了他一条狗命。

    山缺瑶依朝着赫连察察怒视道:“也有你的计划在其中,只是你没想到惹出这么大的麻烦。”

    “女人太聪明并不好!”

    赫连察察忍不住又回头朝着红光的中心看了一眼,短裙裹身,玉腿毕现,甚是惹他眼球,更是看的他喉咙有点发干。

    不过他也只能干着,过过眼瘾,根本没有那个胆子!

    不提对方一转魔胎的修为,就是“山缺”这个姓氏,都不是他能惹起的。

    “我少天司就是你的算计是不是?”

    “我不也是你的算计?别以为我不知道你进荡芒来干什么,天底下也就你们六宫对神桃不死树结的‘死果’眼热,且还带了三件气运之器,大家都彼此彼此。”

    说道此赫连察察就有一种趁其不备,九把剑魂插死对方杀人越货的冲动。

    这个疯女人居然携带三把六宫的气运之器!

    红花祭人鼓、飞燕?镗、十丧嫁衣,全是纣绝阴天宫赫赫有名的气运之器,他也是真佩服纣绝阴天宫的魄力,居然有胆子将三件这等法器交给个魔胎一转之人,这也就是遇见他赫连察察个渣灰,要是遇见上三宗任意一个化神老怪,他相信这三件六宫的气运之器就要换换姓了。

    “你信不信我撤了十丧嫁衣的笼光罩?”

    “得得得!大小姐你别跟我这个渣子一般见识,就是不看我这张脸面,还不看我帮你一把才宰了慧安那秃驴的情面?”

    小心眼!

    天下任何女人的通病。

    赫连察察要不是有求于她,才懒得跟她一般见识,根本就不是一路人。

    “哼!此地已经天翻地覆,你还不走在等什么,难道非要看着那古尸炸起?”

    “别问我等什么,我问你我入纣绝阴天宫后是什么身份?”

    “外门!”

    山缺瑶依听着对方的话,冷冷的道了一句。

    “堂堂混元剑宗筑基中期修士,进了你们纣绝阴天宫就是个外门?”

    赫连察察瞥了一眼山

    缺瑶依,感觉这个妖女是在报复他,报复毁了她少天司之仇。

    “纣绝阴天宫是下五宫之主,你这修为去了能当外门都是看在我的面子上,而你想当内门可去其他五天宫,就凭你这心机没准还能混上亲传,不过其余五宫的亲传给你当,我就怕你不敢当,呵呵!”

    山缺瑶依看着赫连察察一声冷笑,六宫无善地!

    赫连察察听完山缺瑶依的话一阵皱眉的道:“纣绝阴天宫的亲传什么条件?”

    “纣绝阴天宫是北阴帝君的行宫,你说亲传什么条件?”

    “那内门呢?”

    赫连察察一阵愕然,完全没想到居然是这样,想当北阴帝君的亲传不易于登天的难度,况且他也有那个自知之明。

    “天赋、心智,你比人强,当然,你能让酆鬼左右相满意也行,很简单,一点都不难。”

    赫连察察在山缺瑶依那双含情目中看到了嘲讽!

    深吸一口气压了压火气,然后告诉自己不跟这种宠坏了的大小姐一般见识,尽力的挤出一张笑脸对其道:“心智我不差,天赋我也有,我更认为我是最强的一个。”

    “呵呵!心智有没错,但我感觉你并没有那么多,我如果没猜错的话,你当初的计划只是想把我引进荡芒,让少天司毁于不死魂之手,你好搭救我一把让我对你一番感激,然后你在顺理成章的进入纣绝阴天宫。

    但是你的计划多了慧安一个变化,你更没想到他手中是不死魂,也没想到会出现合魂,你自己要是没我搭救估计早死在这荡芒怨枉之气下,而这就是你所说的心智。

    还有你所说的天赋,混元剑宗修道心,专剑魂,一人一生一剑,你剑道不专却凝剑魂九道,在混元剑宗像你这种多被批无潜质之人。

    这就是你所说的比人强?如果是逞言语之利,你确实比人强。”

    赫连察察此时看着山缺瑶依双眼火气升腾,杀意更是撑的周身九道剑魂瑟瑟发鸣。

    他愤怒了!

    这辈子都没有过的愤怒。

    而山缺瑶依看着赫连察察暴走的样,伸出双手从腰间拔出一对猩红鬼刺扎在地上,然后含情目就俏成了月弯,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弥漫在脸上。

    赫连察察知道,那是不屑,更是有恃无恐!

    抽回自己身前的九道剑魂,狠狠的吐了一口胸中憋闷的气,赫连察察闭着双眼缓半天后对着山缺瑶依憋出一句道:“伤感情了嗷!”

    “咯咯~~~你这种想杀人又杀不了的憋屈劲,是真——可——爱!”

    “呼........”

    赫连察察又是重吐了一口胸中的憋闷,如果还有可能,他想回去继续“看大门”,现在才发现以前自己不珍惜的也是一个不错活计。

    “不笑了,不还口的人一点意思都没有,走吧,跟我回纣绝阴天宫去当个外门,起码看纣绝阴天宫的大门不会像此地那么寂寞。”

    还是赤裸裸的嘲讽!

    赫连察察刚升起一丝回去看大门的想法,瞬间就被他捏死在脑海之中,转头朝着山缺瑶依就是一个怒瞪。

    他这辈子都不想在看大门,无论是什么地方的大门!

    “哟!怎么的这是,耍小脾气?要是在这样,姐姐可是不高兴了嗷。”

    山缺瑶依桃羞杏让的站起身子,对着赫连察察挤了挤自己的媚眼,甚是惹人怜。

    赫连察察看着这个妖女的柳亸花娇,对她没有半分兴趣的道:“纣绝阴天宫酆鬼左相山缺元吾是你爹?”

    “嗯?”

    刚刚还玩心大起的山缺瑶依听见赫连察察道了这么一句,笼烟眉就是一蹙。

    “那就是了!让你爹满意我就能进纣绝阴天宫的内门,也就是说我让你满意就能进内门是不是?”

    “似乎可以这么理解!”

    山缺瑶依有点不知道眼前这个人想干什么。

    “我会让你欣喜若狂的送我进内门,更会让你爹收我当亲传!想来既然当不成北阴帝君的亲传,当个六宫一言之下万人生死的酆鬼左相亲传,也是一桩美事。”

    “你要干什么?”

    山缺瑶依感觉眼前的此人疯了,没人能当上北阴帝君的亲传,因为他爹就是北阴帝君的亲传,况且就是北阴帝君还活着,也不会收一名筑基期修士当亲传,但就是当一名酆鬼左相的亲传,也不是易事。

    因为他爹从未收过徒弟!

    “送你一份大礼,一份能让你欣喜若狂送我进内门的大礼,你看!”

    赫连察察伸出手朝着前方一指,对着山缺瑶依就是一声莫测的微笑。

    起尸了!

    真灵煞已经钻进大地之中,现在天地之间只有一道弱小的身影横立在虚空,其手中更是攥着一枚山岳般大小的黑桃。

    桃比人大!

    但弱小的身影好似是在吸噬那山岳般大的黑桃。

    天地间无尽怨枉之气更是随着对方的吸噬而疯狂的朝其汇聚,对方吸的根本不是桃,而是这方天地间最多的怨枉之气。

    这具曾经活着之时半只脚踏进仙境的古尸,此时要化成人世间最独一无二的一具怨枉之尸!

    “这个礼物不敢要!”

    山缺瑶依对着那具攥着黑桃的古尸望了一眼,然后对着赫连察察就是一道冷哼。

    当这具古尸吸噬完那颗黑桃,将成为中洲最凶的一具尸煞,此尸煞出世都可能屠灭一个上宗,而赫连察察这个礼物谁敢要谁去接,反正六宫是不敢要。

    “别看错方向,那边!”

    赫连察察回头看了一眼有点懵的山缺瑶依,那种呆滞的神情让他很是满意。

    天地之间一道流光擦着层层的怨枉之云,身后更是托着七彩尾翼朝着西方爆射而来,

    不是朝着西方,而是朝着他们二人!

    “太虚归星杖?不可能!”

    看着朝着他们扎来的流光,山缺瑶依转头看向赫连察察时一脸呆滞。

    根本不相信!

    但太虚归星杖就是朝着他们方向爆射而来。

    “不要自己办不到的,就说什么不可能。”

    赫连察察歪着头看着马上就要到了他身前的镇宗之器,很美!

    真的很美,无法用言语形容的美。

    而世间能与之比美者,仅四柄而已。

    嗡~~~

    太虚归星杖直插赫连察察脚下,更是将周空抖的扭曲破碎间发出赫赫鸣音,好似在为脱困而欢呼,也更好似在为遇见赫连察察而雀跃。

    “我可入纣绝阴天宫内门?”

    “我可成酆鬼左相亲传?”

    攥着太虚归星杖,赫连察察转头朝着呆滞的山缺瑶依接连就是两问,看着对方一脸“没见过世面”的样,刚才的憋闷全部化成了畅快!

    “你....你怎...怎么做到的?”

    一把镇宗之器别说纣绝阴天宫酆鬼左相亲传,就是北阴帝君在世,亦可成其亲传!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撩爱成婚宠妻入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