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万古虚无帝〕〔医圣重生归来〕〔超次元宠物店〕〔吃亏的我成为了强〕〔全球巅峰时代〕〔重生后我太难了〕〔战狂升级系统〕〔至武剑尊〕〔大梦山海之史诗战〕〔逆武通天〕〔我有一个熟练度面〕〔绝代枭神〕〔天问九歌吟〕〔我真不想做主角啊〕〔这个女仙不好惹〕〔一统僵山〕〔万古第一狂帝〕〔我靠充钱当武帝〕〔婆娑当铺〕〔地元精气化生系统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38章 败光人品的不仅你一个
    直到目送翟老六的背影消失在天地间,茅真黄才回首对着身后的荡芒之地深深的望了一眼。

    没有了侯德柱与太虚归星杖的镇压,即使怨枉之气被那具古尸抽的所剩无几,还是有飘飘零零的星点溃散下山巅。

    近冬的天中,依然在树上顽强没有落的叶子已经彻底泛黑,茅真黄知道,可能不出两三天的时间,下面那座梁国的军大营将遭遇大难。

    而赵国军那头估计也讨不到好,荡芒之下方圆五十里的范围都可能成为一处只允修士进不许凡人进的绝地。

    大梁国安全了!

    这处地方以后十年间估计都将没有什么战事,赵国军的锋芒也将于此为所止。

    不过大梁国丢的那六座城池算是要不回来了。

    感慨了一番之后,茅真黄顺着翟老六下山的路也出了这处荡芒之地。

    不过这是两条路,以山脚下为原点,翟老六走的是东南,而他茅真黄去的是东北!

    昨夜炊烟袅袅的那处梁国军营。

    当初缩着脑袋从王道宁给他找的狗洞钻出的这座军营,而今天,茅真黄决定昂起脑袋从正门踏进去!

    九重天命的修为激荡全身,随着茅真黄的每一步迈动,周身三丈之内都会荡起一股劲风,吹的地上落叶更是顺风而起,眨眼间就成了一个移动行走的的落叶龙卷。

    离着一里之外,都能看见其骚包的身影。

    直到茅真黄露出一张胖脸踏进军营,哨兵都是一番目瞪口呆的表情。

    “二”的仙师见过,这么“二”的仙师还真是没见过!

    况且还认识。

    而茅真黄带着大落叶龙卷进了军营,刚刚一路走回来的兴奋心情瞬间消失。

    无他,冷清的要命!

    还是那么的破破烂烂,似乎梁国也根本没继续增添新的兵源。

    可以想象,此地五宗也没增添一个修士,还是那群烂人。

    偌大的军营,茅真黄七扭八拐的走了半天才找到王道宁那处破场子,不过看着同样冷清的军帐,茅真黄更是一愣。

    平日里此地靡靡的从帐篷缝隙往出钻“毒气”,感知了一番,里面似乎一个人都没有。

    在装已经没甚的用处,抖落周身一堆的落叶,茅真黄抬脚迈了进去。

    对着里面一扫,一个“闲杂人等”都没有!

    只有王道宁那货趴在拼接的破桌子上呼呼睡大觉。

    “喂!醒醒,什么时辰了还睡?”

    捏着鼻子不忍闻对方的臭脚丫子味,茅真黄伸手对着这货的腰间就是一顿怼。

    嗵!

    王道宁感觉有人对他“捅刀子”,迷糊之中潜意识一激灵摔在地上。

    “入你娘的!”

    有点凄惨,是脸先着的地,捂着鼻子瞬间蹦起来,看清来人之后就是句大骂。

    “没事长点脑子!想要你这条狗命,你连哼唧都哼唧不出来。”

    茅真黄抓过把椅子大屁股往上一坐,在这烂地当中能像他王道宁一般没心没肺的也是没几个。

    “你怎么没死在外边?”

    王道宁看着眼前突然多出的胖子,对着他就是一阵白眼,打扰人清梦的向来不招人待见。

    “胖爷我别的本事没有,就是耐活,嘿嘿~~”

    “滚吧!正霄宗的大酿映良曲要不要来点当早饭?”

    王道宁感觉自己这张脸似乎摔破相,从腰间抓出一块铜镜就是一顿照,再三确定没有受伤之后,对着茅真黄没好气的道了一句。

    “不掺水的可以来点。”

    这是好酒,与枯魂酒有的一拼,正霄宗更是靠着这东西养活了一个宗门。

    “不掺水的没有!”

    差点被破了相,王道宁能给他口“原浆”都出鬼了。

    “也能对付,那就不挑!”

    茅真黄哪里不知道这是在报复他,也懒得计较。

    不够还可能是在少天司喝酒喝出了阴影,总感觉喝点王道宁的掺水货踏实点。

    “贱货我问你,怎么军营这么消停?”

    看着王道宁一溜烟的去给他弄酒水,茅真黄忍不住对着他道了一句。

    太不正常了!

    这帮只活好今天不管明天的杀才,平日里要不把他这破场子里的酒喝干,根本不会出现没人的情况。

    “你喝完酒这场子就不开了,咱们俩回宗门,离开这烂地方。”

    “什么意思,这又跟这里的冷清有什么关系?”

    抓过王道宁拿过来的酒壶,茅真黄也没用杯,直接往嘴里倒了一口对他就是一声疑问。

    “你知不知道你离开了几天?”

    王道宁没回他的话,而是看着茅真黄的眯缝眼,对其反问了一句。

    “三四天?”

    “跑哪个土坑里撅着,将脑子冻僵了?”

    王道宁对这货一个白眼,也是个人才。

    “我出去了几天?”

    茅真黄还真不知道这个问题,在荡芒山那绝地当中根本分不清昼夜,拿着刀子杀出血路之时也不会去掐时间算日子,小命都在生死一线间,谁还会在乎日子过去多长。

    “二十四天!你要是在不回来,我今天都打算自己走,实在等不下去了。”

    “这么长时间?”

    默地嘀咕了一句,他说怎么看见侯德柱心神放松下来后会饿,估计在少天司也不是待一天的事,那种三杯下肚就能晕翻的酒喝完也不知会晕上几天。

    “还说这,我以为你脑抽的跟翟老六去探宝死在外面了呢。”

    王道宁等的一肚子气,这也就是赵国军没打过来,要是真打过来,剩的这几天都不在等的,早收拾收拾跑路了。

    认真说起来,他茅真黄能等到他王道宁,还要感谢一下赵国大军。

    “你的场子这么冷清什么缘故?”

    “别提了!我王道宁运气简直背到家了。”

    听着茅真黄这么问,王道宁一脸苦相的灌了一大口酒水。

    “嗯?”

    “昨天华阳天宗下来的命令,告诉梁国军新补进来的三万军兵不许前来进驻此地,只允许在咱们后边五十里外的新乌城驻扎。”

    “华阳天宗派来了新驻掌修士?”

    茅真黄听完王道宁的话皱着一番思索之后,对着他就又问道了一句。

    大军不会无缘无故的停止不前,更不会在远离边境线后五十里驻防。

    “一个叫光云子的!”

    茅真黄猛地抬头瞪着王道宁道:“你确定叫光云子?”

    要真是这个人,他还真见过!

    也明白了为什么驻掌真人下这么一道匪夷所思的命令。

    在没有人比从荡芒下来的人更知道怨枉之气的厉害。

    “啊!还给咱们介绍了一下自己,昨天来的时候下的第一道驻掌令就是,出军营三日不归者,宗门除名惩罚。”

    王道宁懵懵的看着茅真黄,也不知道他突然激动个球。

    茅真黄笑眯眯的对着王道宁道:“是不是五宗修士都疯了?”

    “这你也知道?”

    王道宁又愣了,这货近一个月的时间没回来,似乎有种成为半仙的赶脚,一张嘴就能料事如神。

    “他们认为华阳天宗新来的驻掌真人要解散这处残营是不是?而你感觉自己家族为你这张宗门召令付出的有点冤枉,在等一个月听到这个消息,你就可以什么都不付出的滚回观楼宗?”

    “这么神道么?别吓我!你若成了鬼也别拉我,我王道宁可是对得起你这兄弟,我还没娶媳妇没活够呢,就算我活够了我爹也认为我没活够。”

    王道宁冲着茅真黄开始一顿嘀嘀咕咕,然后傻眼的伸出双手对着他那张大脸就是一顿拉扯。

    “滚!我是活的。”

    茅真黄一把拍飞他的臭爪子,哪里还不知道这缺货脑子里想的是什么。

    “那你这么神道?”

    王道宁还是感觉不信,伸手趁其不注意对着他的大象腿摸了一把。

    有温度!

    这才打消他的疑虑。

    “长个脑子都能想到的问题。”

    一处最少十几年生人勿近的地方还需要驻守么?

    答案当然是否定的!

    况且还有那般多的游荡怨枉活尸。

    扔里多少人就是往里填多少人,而华阳天宗将来清理这种东西都是抓头的问题,更别说让那三万新开来的大军在进驻此军营。

    那种情况发生,不出一年的时间,荡芒将又会多出三万怨枉活尸大军。

    而荡芒这处绝域已经不是他们这群低级修士能抗衡的了,对于他们接下来的命运只剩下了一条。

    解散!

    各回各宗,各找各妈。

    回到宗门之后,宗门怎么用你那是令说,如果你能舍出玄阳晶璨,留在宗门也不是不可能。

    此时这西北地能活下来的哪个又不是人精,即使他们不知道荡芒发生了什么,就是通过那三万大军的动态,估计也能猜透个四五分。

    希望这种东西,哪怕仅有一分也会让人疯长!

    不过倒霉的可不仅是他王道宁,还有翟老六那老秃子。

    他才是最惨的!

    “是不是这帮家伙又开始暗地里干杀人越货,打家劫舍的买卖去了?然后光云子下了这么道命令。”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撩爱成婚宠妻入骨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