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宋姬传〕〔亿万婚宠:老婆,〕〔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勇者大魔王〕〔汉武挥鞭〕〔我家师姐可能要杀〕〔十方葬地〕〔直播之我是修仙者〕〔最风华〕〔每秒都在升级〕〔都市全能医皇〕〔旧事惊心〕〔逆袭再现〕〔狗鼻子特工〕〔你是我的日久情深〕〔肌肉影帝〕〔我真是万亿大佬〕〔疫不容辞〕〔我的意识好神奇〕〔向东有海向南有星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45章 少皑峰下种仙田
    茅真黄自从大梁西北地回来之后就多了一个习惯。

    擦刀!

    用王家最烈的酒擦,并且擦的一丝不苟,单单就是一个刀柄都能擦一上午。

    手里攥着一把蒿草的王道宁,挽着一双裤脚对着田埂上的茅真黄足足看了一炷香的时间,眼神就越发开始的扭曲了,捡起地上的一土块狠狠的朝着这死胖子砸了过去。

    唰!

    一刀两半。

    王道宁只感觉无声之中一刀寒光闪烁,泥土顺滑的就被分了尸。

    “又乏了?”茅真黄抬起头对着王道宁一声。

    “不是乏了,是不舒坦!”

    “不舒坦那就歇一歇。”

    少皑峰下种仙田,意境很美丽,不过当亲自躬耕于田垄之上时,才会知道种田是有多么的苦逼。

    而王家这块三十亩的仙田还是半成熟的状态,王道宁没经过翻地、播种,还有收获的季节,只不过在其中拔了三天蒿草就已经抽筋拔骨的感受。

    “是看你不舒坦!你不说陪我种仙田吗?怎么就我在种,而你却天天在田垄之上擦刀?”

    王道宁看着边上的茅真黄一脸的怨念,他本以为对方偷懒一上午也就算了,谁知道三天的时间都是这么过来的,眼前这个死胖子就根本没想过和他一起种仙田!

    “你也说了,陪你种仙田!三天的时间我茅真黄寸步不离,你换了一亩地我就换一块田埂,做兄弟......”

    “去死吧!”

    王道宁抄起地上的土块对着肥硕的茅真黄就是三个急射,这货不说话还好,一张嘴差点没把他肺子给气炸了。

    “停停停!”

    茅真黄看着爆射过来的土块,手中冠都一个搪塞对着他就是一声喊。

    “我想杀人!”

    王道宁红着一双眼,对着欠揍的茅真黄就是一声呲牙。

    “要不你把你家庸伯砍了?”茅真黄猪蹄子对着远处神哉哉的王庸给王道宁指了指。

    “哼!”

    王道宁恨恨的望了一眼从始不发一言的庸老头。

    这是个奸细!

    他老子王栋真派来的奸细,更是背叛了王家开始朝着茅真黄靠拢的叛徒。

    他王道宁天天在田里拔草,累的连口水都喝不上,而这老庸头将茅真黄伺候的跟一个大爷似的,要酒水给酒水,要吃食给吃食,他甚至开始怀疑他与茅真黄二人究竟谁是他老子亲生的。

    看着气哄哄的王道宁,茅真黄拿着身前的酒水递给他,笑着道:“来静静心!暴躁这东西是心魔。”

    “告诉我为什么应该种这东西?”

    王道宁瞥了一眼茅真黄,一屁股瘫在他的身侧,拿起酒壶就是一顿灌。

    “你没发现你这几天在仙田里晃荡,他很开心么?”

    茅真黄将冠都背回后背,用手将远处的王庸给王道宁指了指。

    王道宁仰了仰头对着王庸瞄了一眼,转头对着茅真黄道:“我老子希望我如此?”

    “你说呢!”

    佣仆的身份很重要,而像王庸这样的人,他有时脸上的笑容可不一定代表他自己。

    “为什么?”

    王道宁趴在地上瞪着一双大眼,对着茅真黄就是一道小声的疑问。

    事出违常,必有妖!

    以前他老子哪有时间搭理他,也根本不会管他。

    “你以前种过仙田么?”

    茅真黄望了一眼碧绿的仙菰田,对着身侧的王道宁就是一道低声。

    “没有!倒是儿时在里面抓过蛤蟆。”

    “那现在的仙田跟你记忆中抓蛤蟆那片仙田有什么不同?”

    “有什么不同?”

    王道宁愣了愣,还真没感觉有什么不同。

    茅真黄眯着一条缝眼,对着他笑道:“在仔细想一想。”

    “也没什么不同啊,就是草有点多。”

    王道宁想了半天也没想起来哪里不同,只感觉里面的草比苗高,拔一亩地能把人累死。

    “你王家缺嫡传,但缺外门么?”

    茅真黄从踏入少皑峰那天开始,就感觉到了观楼宗的一丝不寻常!

    “要多少有多少!”

    “那你说眼前草比苗高......”

    茅真黄没把话说完,而是转头盯了盯王道宁。

    “出大事了!我爹不想让我掺和。”

    王道宁猛地抬头对着茅真黄就是一句低声。

    “嘿~~~”

    茅真黄看了一眼惊愣的王道宁,也没吱声只是对他笑了笑。

    天大的事!

    大到整座观楼宗都在动,甚至连最基础的执役都被抽调走了的地步,少皑峰冷清也根本不是王家失势的结果,而是王家必须服从宗门令。

    这估计就是王庸所说的——不太平!

    “王.....”

    “你干什么?”

    茅真黄看着王道宁对着王庸张嘴就要吼,上手直接将他那张大嘴给按了回去,对着他就是一道低声。

    “呃....想问问。”

    王道宁看着有点神色峻冷的茅真黄,拍飞他的爪子愣声就是一句。

    “你爹都不想让你知道,你认为问他有用么?”茅真黄一把将这货按回田垄之上。

    他跟着这货吃了挂劳!

    王栋真将这个傻儿子圈禁的同时,也将他茅真黄给圈禁了。

    不过这是一个好事,起码他茅真黄的性命暂时无忧,而王栋真更不会坑他这唯一的儿子。

    但坏处就是,观楼宗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是一点不知。

    王道宁咂吧咂嘴的道:“好像说的有那么点道理。”

    “我问你,你老子最近在干什么?”

    “我哪知道!我回来第一天就拉着一张长脸对我一顿抽,然后看我告饶了,我就在没见过他人。”

    说起这事,现在王道宁都感觉后背肉疼,更是一脸的幽怨之色。

    “我感觉你老子倾尽家财才把你换回来也跟这件事有很大关系,将王家的权势与玄晶都交出去也不是为换得你那张宗门召令,而是作为交换条件,在相韩渠那为你的脑袋讨了一张保命符。

    而这,你老子王栋真还感觉不够,又给你套上一门强硬的婚事,找了个靠山龙门淳于子!”

    “观楼宗的大事已经严重到这种地步么?甚至我老子都到了不惜倾家荡产要保我的地步?”

    王道宁有点呆愣,他根本什么都知道,整座少皑峰更没有一个人跟他说这些。

    “我哪知道!自始至终都不是我想让你种仙田,而是你老子用整个王家换的你不得不去种仙田,其实我还真想陪着你种一年,但我他娘的姓茅又不姓王,更没你那好老子。”

    “所以你擦刀!让其保持时刻锋利?”王道宁抬首看了一眼茅真黄,他知道对方什么意思。

    如果观楼宗发生的大事真到了连王家都保不了他的地步,他茅真黄也只能靠着手上那把黑漆的短横刀。

    王道宁知道,这是大梁西北地那群烂人的生存准则之一。

    只信自己手中的刀!

    况且这种事还真有很大几率发生,要不然他老子也不能为了他倾家荡产换保命符。

    “四天的时间!我在你王家吃的不香,睡的更是难眠,我就知道我茅真黄踏进观楼宗山门之时会后悔,但没想到这个‘悔’来的这么快。

    他相韩渠想当雄主,那就会托着观楼宗干一些险事,这种险事你老子王栋真看见了,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更是怕连累到王家,最后将整个王家拱手相让,甚至还是感觉不放心,又给你脑袋套上一堆的保险。

    你可以不恐惧,我能不恐惧?

    在说我有的选么!生在观楼,长在观楼,即使我不想承认,但观楼二字也永远在我生魂上死死地烙上了印。”

    听完茅真黄的话,王道宁沉默了,“若果真像你说的那样,你手里这把刀,不够!”

    王道宁抬头凝视了一眼茅真黄,平时嘻嘻哈哈的表情已经换成一副冷肃的面庞。

    “在西北地厮混了这么多年,别说是我,还有你王道宁,除了手中一把短横刀还会什么?”

    短横刀是用来拼命的!

    这是大梁西北地所有五宗修士的悲哀。

    只因他们这群人脱离宗门的时间真的太长了,长到除了手中的刀,基本没有什么杀人的手段。

    而听完茅真黄的话,王道宁又沉默了。

    除了一把短横刀,他还真什么都不会,当然,仙田之中拔拔草他还是会的,而这估计也是他老子的想法。

    “唉!不说这个,你想不想知道观楼宗发生了什么?”

    茅真黄朝着眼前狠狠地呼了一口胸中的浊气,尽力的挤出一张笑脸对着有点低落的王道宁道了一句。

    “怎么能知道?”

    王道宁有点愣,全少皑峰都不想他知道的事情,他真不知道茅真黄怎么能了解到。

    “去!把我身后你们王家那老东西给我支开,我带你去看观楼宗发生了什么。”茅真黄扒着王道宁的耳朵就是一道低声。

    不光他王道宁想知道观楼发生了什么,就是他茅真黄也想知道究竟怎么个“不太平”。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成山神后,我捡〕〔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娇妻难逃:恶魔总〕〔都市战神归来〕〔一生一刹,执碾成〕〔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