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雅克塞拉游记〕〔万古神婿〕〔回归后柒凰成了全〕〔叫我签到王〕〔且盼如意得长久〕〔女主她是一颗星〕〔龙神至尊〕〔帝世无双〕〔我是法则之主〕〔艾泽拉斯奋斗史〕〔狂武斗尊〕〔幽幽曼殊王者香〕〔自完美世界开始〕〔无敌从小白脸开始〕〔万古虚无帝〕〔医圣重生归来〕〔超次元宠物店〕〔吃亏的我成为了强〕〔全球巅峰时代〕〔重生后我太难了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62章 最可爱的人
    对方还藏着私!

    里面根本没有他要找的封蜡筑基丹,他一点不信眼前这个“修二代”出门不带一枚那种东西。

    此丹不光对他茅真黄这样的天命顶峰修士有大用,就是对于筑基期修士作用也不小。

    天命服用之后能靠着此物增加筑基几率,而筑基却能将此物当“春药”来吃。

    经脉中运转缓慢的灵气靠着这等丹药之厉可急速运转周天,要是吞的多了,筑基初期的修为暂时蹦到筑基中期都有可能。

    而别的筑基没有他茅真黄信,但眼前这傅雷说没这等拼命之药他是不信的。

    谁不知道淳于子真人是龙门宗的太上皇!

    他家嫡孙子要真穷成这样,那茅真黄就要替他们龙门八卦一下每年“卖鱼”的玄晶哪去了。

    “你什么意思?”

    “没别的意思,就是感叹兄弟不能坦诚相待我这哥哥啊!”

    茅真黄不要玄晶,他要筑基丹!

    越多越好,一枚根本满足不了他的贪欲,他也赌不起那三成的几率,倒霉了二十多年,估计此时放谁也不会相信自己凭借一枚筑基丹就能筑基。

    “你狠!”

    傅雷咬了咬牙,朝着茅真黄又扔出一枚须弥戒指。

    此人是他有生之来见过最厚颜无耻的劫匪!

    与他的体型一样,堪比貔貅一般贪得无厌。

    “上道!”茅真黄抓过戒指神识对着里面一扫。

    五六千玄晶和一个玉瓶!

    拿出玉瓶一个倾倒,顿时三枚封着黄蜡的药丸跃然眼帘。

    茅真黄颤抖地抓起一枚对着天穹照了照,可见药皮之上子檀木般的星光点点。

    三枚筑基丹无疑!

    闻着入鼻的丝丝浓香,茅真黄感觉有点不真实,更好似在做梦。

    大梁西北风无数五宗修士梦寐以求而得不到的东西,他此时手中却握着四枚。

    真是令人感慨良多!

    “这回是不是可以放我出去了?”

    扔了三枚须弥戒指,傅雷才知道眼前这死胖子要什么,实话来说此物对他还不如玄阳晶璨来的重要。

    世间有些人买此物至需三千玄晶,而有些人就是拿着三千玄晶满世界的去求买,他也买不到。

    而显然,身前这个胖子属于后者!

    “哈哈~~傅大兄弟就是讲究,不过这礼是不是有点重了?”

    茅真黄捏着下巴对着山缝口若有所思地歪了歪脑袋,这般明抢的可是有点狠。

    四万玄晶外加三枚筑基丹,跟那死球的左崇比也没差上多少。

    “兄弟嘛!见外了,我傅雷交朋友都是这个起点。”

    傅雷听完对方当婊子又立牌坊的话心中一阵暗骂,坏事让他死胖子做了,漂亮话也让他死胖子说了,而他还要皮笑肉不笑的去附和这死胖子,差点没被心中诞起的恶气给憋死。

    不过他知道对方这是对他的试探,只要他傅雷稍微表现出点不识时务,可能这处山缝口他这辈子都将迈不出去。

    “哈哈~~我顾北骢就喜欢你这样的兄弟,这个情承了!

    山缝口三道蓝符我撤掉两道,剩下一道,等一炷香以后你自可迈出。

    记住是一炷香噢,别把时间捏差了。”

    茅真黄抽掉两道蓝符,对着山缝口戏谑的笑了一番,然后转头盯着“有趣”的黑白蝶尾龙晴就退出了这片地方。

    这是茅真黄见过最“可爱”的仙畜!

    说他傅雷是被这只“大金鱼”坑的都不为过。

    只要这只就会吐泡泡的“大金鱼”当初对它的便宜主子上上心,茅真黄都不会如此轻易的抢了这傅雷。

    不过却是个好事!

    相韩渠许的愿不可信,当他发现此地不是一座中型玄晶矿脉而是大型时,他就知道相韩渠发的宗主令成了屁话。

    而到手的筑基丹才是筑基丹,傅雷的出现也算是迂回的完成了他茅真黄的期许。

    “我感觉似乎忘了点什么。”

    一想到傅雷,茅真黄就是一拍脑袋,但猛的又有点想不起来究竟忘了什么。

    直到遇见另一个龙门宗筑基期修士,茅真黄都没记起来,也可能是当初被筑基丹冲晕了,当时将一切都忘的干净过。

    而此时什么也没想起来的茅真黄,看着眼前这只翱向天空的金色蝶尾龙晴也懒的去想,手中抓着三道蓝符直接窜到了山缝口。

    一切都是生活中的小插曲,过后日子还是要回到正确的轨道,只要吴国两宗没有发动宗战,那他茅真黄这个活计就可以干下去。

    唯一的难处就是龙门的筑基非常之难杀!

    看着脚下这条终于放弃挣扎的金色蝶尾龙晴,茅真黄后怕的一屁股的瘫在了地上。

    三刀!

    一刀断尾,一刀挑脊,另一道插眼。

    尾断了,但第二刀冠都的锋芒直接被其坚硬的鳞甲弹开,漆黑的刀芒只在硕大的鱼身之上留下一条深深的痕迹,没有办法茅真黄心一狠,拼着被撞成一坨肉糜的风险直接调转刀头,灵力迸发刀芒璀璨朝着硕大的黑瞳扎了过去,直到挑破唇边,看着倒在地上抽搐半天才放挺的蝶尾龙晴,茅真黄颤抖着身子舒缓了一口浊气。

    但收成并不怎么样!

    龙门宗叫傅雷的就一个,四千玄晶,一把破烂的下品飞剑,在加上一堆瓶瓶罐罐,就是这名死的叫张问春筑基修士的全部,连傅雷身价的十分之一都没有。

    当他费劲九牛二虎之力放翻第二名龙门宗修士,手中攥着不到三千枚玄晶的须弥戒指之时,茅真黄感到了一丝不对。

    穷的根本不正常!

    就算筑基期修士真穷,但守着这么一座宝山,只要努力进到山缝口中去挖也不会穷到这个水平。

    茅真黄思来想去,病症的结根似乎只能有一个。

    那就是这群龙门宗的修士是刚来的!

    而如果是这种情况却又蹦现出另一个问题,前期进来的龙门宗修士去哪了?

    茅真黄想于此,不由的朝着山南望了一眼。

    天清宗修士的蓑羽鹤似乎都是从南边飞过来的。

    而山脉南边有什么?

    槐里县地界!

    不出十几里的范围。

    索然无味地攥着手中这枚仅有三千玄晶的须弥戒指,茅真黄抬了抬眼朝着那边就奔了去。

    那里绝对有他不知道的事情发生,又或者是那里比山脉之上还“富”!

    大梁三宗是落了吴国两宗之后。

    观楼与间皂打宗战之时,天清与龙门估计已经去摸这片山脉的核心。

    而茅真黄眼中不由的多了一丝期待!

    他想知道,世间究竟还能有什么东西能让吴国两宗修士不顾遍地的玄晶的璀璨,也要往那个方向奔。

    修士会在乎什么东西?

    茅真黄一路都在想着这个问题。

    最后的答案无外乎玄阳晶璨、仙法道典与仙植神物!

    任意其一都可让修士疯狂,而其中玄阳晶璨已经被排了出去,剩下的答案变成了二选一。

    但估计是个修士面对这么道选择题时,都会心生贪婪的蹦出个全选的想法。

    片刻不停,十几里的路程放在平时可能不需一个时辰,但在这片山脉之中他茅真黄需要翻山,需要躲闪地龙余波,需要避开淌淌的岩浆流,更需要躲避天空之上时不时飞过的蓑羽鹤与蝶尾龙晴,短短的十几里路茅真黄东藏一下西窜一下的足足走了两天的时间。

    不过当茅真黄脚下踩着一块“槐里”界碑之时,他却有点傻眼。

    槐里县没了!

    而人没了也正常,生民早已经被观楼宗征发进山脉去采玄晶矿,现在能有多少活着的都是不好说,但槐里县城没了就有点不正常。

    眼望之处除了一望无际的沟壑山脉,哪里还有槐里县城的半点影子。

    愣顿了半晌茅真黄决定在往里走走,也有一种可能是地龙起的山脉太高遮挡住了槐里县的存在。

    他此时只能这么的给自己一个安慰。

    盯着头上还在往南扎去的蓑羽鹤,茅真黄又跟着走了一天。

    这就是天命修士的不好,也是所有人朝着筑基奔的原因,起码他要有只自己的“大鹌鹑”,也不会这么费力的在下面爬沟壑,更还要时不时的躲避地震余波崩下来的土石。

    山路且难行,接连跟了两天的茅真黄在蓑羽鹤消失的地方徘徊了一上午,都没找到早上那只蓑羽鹤飞去了哪里。

    但也不是没有收获,因为他发现了一只蝶尾龙晴!

    黑白花的。

    正蹲在一处山缝口处无聊的吐着泡泡。

    茅真黄看于此就是阵大乐。

    世间有一种人,他叫最可爱的人!

    (本章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农门丑女:养个夫〕〔厉少宠妻至上〕〔前妻难追,周少请〕〔妈咪给钱,爹地卖〕〔法医王妃:我给王〕〔烈血狂枭范建明李〕〔苏茜茜小陈叔叔免〕〔极品老木匠〕〔九级封印〕〔都市战神归来〕〔我靠算命爆红娱乐〕〔重生八零:全能小〕〔妃要撩人:太子殿〕〔穿成山神后,我捡〕〔开局从一栋超级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