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妖女宋姬传〕〔亿万婚宠:老婆,〕〔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勇者大魔王〕〔汉武挥鞭〕〔我家师姐可能要杀〕〔十方葬地〕〔直播之我是修仙者〕〔最风华〕〔每秒都在升级〕〔都市全能医皇〕〔旧事惊心〕〔逆袭再现〕〔狗鼻子特工〕〔你是我的日久情深〕〔肌肉影帝〕〔我真是万亿大佬〕〔疫不容辞〕〔我的意识好神奇〕〔向东有海向南有星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65章 含着泪也要扛
    刀落了空!

    擦着相随娇的身影直直的奔着何神光而去。

    而茅真黄在顺着刀擦过去的一刹那,似乎从相随娇上翘的嘴角中看到了一丝恣狂的轻蔑。

    这是一把极快的刀!

    快到连何神光都没来得及反应,只是神识探知到一个杀气凛然的黑点,本能意识的就是一个低头,一股寒风顺着他的脑门就轻擦了过去。

    只差半厘之距!

    近的何神光甚至都看清了黑光杀器上的铭刻篆字。

    冠都!

    这把差点要了他命的刀,叫冠都。

    “入你娘的!”

    茅真黄窜到何神光身后,立马定住身躯转首朝着相随娇的身影就是句气急败坏的大骂。

    他被这贱女人玩了!

    对方估计早知道他在山缝口处躲藏着,美背也是故意给他茅真黄露的,就等着他急不可耐的奔去劈砍一刀。

    而她也早已准备好去闪避这一刀。

    相随娇这贱人是在拿他来顶何神光的雷,此时他茅真黄不是顾北骢都成了顾北骢。

    回首阴鸷的盯着这个妖冶的贱女人,茅真黄心中一个疑问怎么解都解不开。

    她怎么会知道自己一定会砍这一刀!

    “顾郎君,谢谢及时来救你家娘子!咯咯~~~”相随娇美目轻眨间,八道粉绫转首朝着何神光弥漫而去。

    笑容之中带着无尽凶煞,转首的杀招根本不给何神光半点喘息机会。

    最毒妇人心也不过如此!

    而何神光摸着齐刷刷的短发还有点发愣,发髻被枭了首,剩下的头发连半个脸颊都没能遮盖的住,前额头发被疾射而来的粉绫劲吹的顿时炸起。

    那是他见过最快的一刀!

    但面对迎面的杀招已经容不得他回想刚才的惊魂一刻,脚狠狠的踩在火鹤的头颅之上,整个身躯瞬间随着仙畜急速下坠,手中法印翻飞,朝着虚空一个拉扯顿现一擎天火燎大翼,对着八道杀气四溢的粉绫狂卷而去。

    茅真黄看着突然回首一道杀招的相随娇心中一突,拽出一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撕碎就是个疾走,随着远遁擦着脊后瞬间蹦现出一道阴冷杀意充斥,在回首之时原站立之处已经隆起一排排的尖锐冰晶之刺,足有树木般长短,比长枪还要尖锐。

    天冰破符咒!

    后背唰的冒了一层冷汗,气煞了胸肺的茅真黄在看向相随娇那张笑岑岑的脸时,对方跟他打了句哑语后蹑履对着大地就是一点。

    哑语只有三个字。

    茅——真——黄!

    随后一个踏步间娇躯已经成了一个点,在一踏步间身影彻底的消失在他目光所及之处,只给他的脑海之中留下那抹意味深长的笑。

    “呼~~~”

    茅真黄狠狠的呼了一口气,这三个字简直解开了所有疑问。

    道行浅了。

    而道行浅了的后果就是将自己置于生死之地!

    “你是顾北骢?”

    何神光对着相随娇消失的方向凝望了半天,然后转首对着茅真黄就是一声。

    “我说不是你信么?”

    茅真黄哪里想到拿这个名字作恶才几天的功夫,就要还!

    而眼前这位强的还让他跑都跑不了,估计人生之中最糟糕的境遇也就是如此。

    “无所谓不是嘛!”

    火鹤之上的何神光对着他一声冷嘲,观楼与间皂宗之间的宗战已经将二宗彻底对立,是谁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对方穿的宗门服。

    “我不过是个天命!”

    茅真黄阴着眼神望向这道有点高傲的身影,对方修为不会超过二十岁,但却有比他高一大境界的修为。

    当然还有一只异种蓑羽鹤!

    “你斩了我的发髻。”

    何神光冷冷的似乎再说一件微不足道的事情,但只有他才知道自己经历的那一刀有多么可怕!

    能杀筑基的天命,就已经不是天命。

    “确实丑了点!”

    茅真黄看着对方好似一黑毛狮王的造型突然想笑,但不知笑意到了嘴边怎么就变成了摇头与轻叹。

    也许是对方那股冷彻天际的杀意给了他无穷的压力,让他一点都笑不出来。

    “你知道嘛,你是我见过最强的筑基!”

    强颜欢笑!

    随着话落,茅真黄的身躯已经随着手中冠都暴起而腾。

    杀气三眨作阵云,寒声一息传刁斗。

    这是他平生以来最快也是杀气最重的一回刀!

    而这也是他茅真黄唯一的一点优势所在。

    因为他被鄙视了!

    刚刚那一刀赢得了对方的尊重,却没有赢得天命修士的尊严。

    天命九重也是天命,这是来自一个大阶位的蔑视!

    何神光更不会向他个天命修士下先手。

    而一名天命九重之人去正脸刚一名强到没边的筑基。

    这绝对是件很疯狂的事!

    但就算疯狂,茅真黄挟着的这一刀也无半点惧意。

    狭路相逢勇者胜!

    而这一刀更是倾尽他所有,快到其刀影已经奔了出去,而身后的残影片刻才消散。

    何神光没躲!

    看着茅真黄奔杀过来的漆黑刀芒只是对其咧了咧嘴,然后双手一阵青光大放,死死地对着这点黑芒漫去。

    罡风刮面,茅真黄看不清前方的凶险,但他能感知到剧烈的灵力波动,来不及回首,抓出一把最少十张之数的蓝符顶着头顶拍了出去。

    无数漆黑刀芒劲射,拉扯的他周身天地灵气都在爆腾絮乱。

    一把杀刀顺带十张杀意盈天蓝符,放一般筑基修士绝对够他喝一壶。

    但他何神光根本不是一般的筑基!

    符比刀快的杀光在眼前爆碎成一片四溅的漆芒,声声震撼的嘶鸣响连成一片,而无尽的碎刀气中间更泛着弥盛杀机等着他茅真黄来硬撞。

    一声冷笑!

    刀头垂下擦着青光大盘错滑了过去,迈步稳定身躯回首一望。

    一声擎天的巨吼之声响彻天际,无尽尘土飞扬之中可见一条山岳粗大的鳞蛇翻滚间黄光大放,层土之中更是隐现一狰狞蛇头奔杀向天宇。

    一把蓝色杀字符当中夹着一张破邪天龙符!

    狭路相逢勇者胜后面还有一句话。

    勇者相逢智者胜!

    茅真黄跟这货玩毛线的勇气,天命撼筑基本就是傻气冲天,应冲硬撞的性格他当年早就死在大梁西北地。

    砰!

    巨大的青盘俯天而下,对着突现的巨大狰狞蛇头狠狠地压了下去,本若笔直好似擎天之脊的土黄蛇躯,还没嚣张起半息时间,就好似一条萎了的毛毛虫瞬间被拍进土石当中。

    一声惊天的凄惨之嚎,随之荡远的还有一阵飞沙走石。

    茅真黄看着眼前的末日之景接连撕碎四张卫灵咒符,才堪堪扛起这条土系大蛇倒地之时对天地的冲击。

    很强的一道华阳天宗正品蓝符箓!

    但与烟尘之中走出的那道红色身影相比,还差了点。

    “这条蚯蚓不如你的刀!”

    何神光看都没看身后被拍碎头颅还在挣扎翻腾的土龙,好像真像他所说的捏死不过好比踩死条蚯蚓般简单。

    “但你现在已经不是高高在上了不是么?”

    茅真黄握着冠都,对着他就是一个灿烂的微笑,他喜欢平等,一点都不喜欢仰着脖子看人。

    因为他在大梁西北地仰了十二年!

    何神光回首望了眼土龙身下的一滩血泥,转头盯看了下这道肥硕的身影就是一声冷哼,“你是我见过最强的天命!”

    他的火鹤死了!

    一刀毙命。

    无论对方手中的杀气刀符还是这条土龙,都不过是他要掩饰杀火鹤的引子罢了。

    “我见过最强的天命叫翟老六,你们间皂宗的!”

    茅真黄很喜欢这种平视的角度与对方说话,二人之间生死的天平已不在是尽朝一面倾斜。

    相随娇没做到的事情,他做到了!

    “不认识!但我回宗门后会让他筑基。”

    霸气不需要凌厉的言语,一句普普通通的“让他筑基”就够了。

    这曾是大梁西北地无数修士的人生目标,而在他何神光嘴中就是这么简单。

    “你知道嘛,我开始嫉妒你了。”茅真黄听完对方的话语,对着他就是一声唉叹。

    世间没那么多地方可以说理去,而世间却又存在着无处不在的对比。

    “不是很解!”

    “你若解,也就不会有我这号人出现了。”

    一声冷言,大手劲挥瞬间爆射出无尽漫天飘舞的黄符。

    躲无可躲,那就杀出一条生路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成山神后,我捡〕〔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娇妻难逃:恶魔总〕〔都市战神归来〕〔一生一刹,执碾成〕〔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