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逆修斩天〕〔超品农民〕〔绝颠之路〕〔绝世之天命成凰〕〔重生青梅逆袭记〕〔穿书后大佬把我当〕〔在霸总身边尽情撒〕〔世有弦月〕〔王与妖妻〕〔我家世子有妖气〕〔女法神的冒险物语〕〔爱你入骨:聂少的〕〔影后常年热搜〕〔战士之天狼劫〕〔米奈希尔之力〕〔妖女宋姬传〕〔亿万婚宠:老婆,〕〔穿越六十年代农家〕〔勇者大魔王〕〔汉武挥鞭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一仙难球 第一卷 别有天地非人间 第67章 有鹏就有鲲
    哐的一声!

    随着何神光带着不可置信的眼神软到于地,茅真黄手中的冠都也顺势跌落身旁。

    “噗——”

    颤抖的左手随着茅真黄仰头又一大口鲜血喷出在提不起半丝力气,整个人更是砰的一声双膝着了地。

    心脏躲过了尖锐的鹰喙,经脉大枢府中位却没躲过去,更是被对方扎了个对穿,左半边臂膀都处于半废状态,肺叶更是在疯命的狂涌鲜血,血流的他双眼都开始泛沉。

    艰难的拿起后腰处的酒葫芦对着身前就是一阵倾倒,抓起其中花黑的玉瓶子,倒出仅有的四枚苦楝安丹全部吞进肚子当中,然后又连吞七颗内伤止血的药丸,缓了十多息的时间才感觉有了一份力气,拿出一把息风止祛散对着前后通透的伤口的就捂了过去。

    白色药粉被滚热的血水蛰的直冒泡,疼的茅真黄连哼都没哼一声,只是将嘴皮子给咬的破烂。

    前半生经历的生生死死多了去,肥硕的身躯之上更全是伤疤绘的纹身,而龇牙咧嘴的乱叫也不会有人对他茅真黄心疼半分,这次不过算是离死亡最近的一回罢了。

    看着左胸腥臊的血水被他给按了回去,茅真黄终于可以安心的缓个片刻。

    外伤不是伤,内伤也不是伤,对方临死的一击扎进他体内四窜的炙热灵气才是伤。

    如若处置不好这股凶戾,他茅真黄都可能废在天命巅峰这道坎之上。

    而他唯一能期待的就是四枚苦楝安丹丸能顶上大用。

    “呼~~~”

    刚准备着手处置一番经脉,茅真黄就感到身后水属灵气似被抽了个空。

    强撑着眼皮回首眺望,他来的那处巨大山缝口一阵水汽滔滔,更有无尽的蓝光由暗及亮。

    来人了!

    速度还不是一般的快。

    “来的真是时候。”

    茅真黄唉叹一声回头抓过冠都撑着身躯走到何神光的身前,将对方的尸躯就挑进了自己酒葫芦当中,一张疾行符拍在已经有点不听使唤了腿上转身就走。

    看山缝口之中传来的威势,茅真黄就知道来者不是善茬。

    此时别说在来一个何神光,就是来个强点的天命都能要了他这条狗命。

    跑!

    也不知道这座地下世界究竟有多大,而他更不知道这是处什么地方。

    窜出这处已满是沟壑的凹谷,顺着起伏不定的地势贴跑而行,最少需跑出三里的范围他茅真黄才算能有一点安全。

    因为他不知道刚才身后的水光滔滔是路过,还是针对。

    虽有疾行符一步胜三步,但强弩之末的茅真黄都不知自己哪里生出的力气跑出的那处凹谷,直到一处不起眼的突起山包他才有胆回首望了望天上蹦出的是个什么人物。

    一条大鱼!

    戢鳍於天地之间,宛肚乎江海之畔。

    大到遮天蔽日的一条鲸鲵,好似一座小山在天上漫飞。

    这是幻灵真诀的灵化巨凶——鲲!

    有鹏亦有鲲,来者之人不言而喻。

    何神光的师妹,间皂宗方仰月!

    “呼......”

    茅真黄狠狠的吐了一口胸中浊气,本是已泛沉的双眼立时就是一阵杀气爆射。

    定是何神光之死对方心神有所感,要不然对方哪里会跟到这处地方。

    看着天上还在漫游的巨鲲,愣神间茅真黄直接拽出何神光的尸体,冠都一个寒光闪烁将对方的头颅斩下,接着顺手撸下对方的须弥戒指与禄仕牌,神识并对着其中一扫。

    很穷!

    三两件间皂袍服与二三千枚玄阳晶璨,余外就是一堆的禄仕牌。

    茅真黄看于此眉头就是一皱,他完全没想到间皂宗宗主何季通的儿子须弥戒指当中就这点东西。

    不甘心的对着他身体又是一顿摸,不过结果让他失望了。

    别说符箓与法器,除了这枚须弥戒指在无其他。

    百思不得其解的茅真黄最后只能无奈的,将那堆破碎的禄仕牌拿出来又看一眼。

    一共五十九枚之数,八个破碎的玄晶禄仕牌,五十一个破碎的青玉禄仕牌。

    全是观楼宗的!

    “晦气!”

    茅真黄大骂一声,扔出杂物转身就走,根本不敢在何神光尸体之前片刻停留。

    方仰月既然能追到这里,就足以说明何神光身上有给她定位的东西。

    在留着对方的尸体,那纯是找死!

    不过刚迈出百步的距离,感受到后背突然袭袭而来的水灵气波动,茅真黄就是一阵大苦。

    回首偷探,本若还在天上飘飞的鲲鲵,张着满是獠牙的巨口奔着他的头顶就扎了过来。

    果然!

    他猜个实撑,何神光尸首上定有方仰月追踪的东西。

    茅真黄忍痛抓出最后一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直接撕个粉碎,就是刚刚何神光那般毙命之爪临头,他都没舍得这最后一张渡节云空飞步咒符应用。

    三息!

    他可跨出两里之地。

    剩下的只能依靠疾行符咒。

    “还我师兄头颅来!”

    渡节云空飞步咒符效时刚过,茅真黄就听身后传来一声撕天裂地的凄吼之音,随之就是一声砸在大地之上的天崩地裂巨响,泛起的地龙余波就是他远在两里之外,亦能感知到脚下大地的土石破碎。

    哞~~~~

    鲸鲵随着方仰月的悲痛附和了一声巨大的闷音。

    而急奔的茅真黄直接一脚踩个空,嘭的一下摔进一处大坑之中。

    腿上贴的疾行符随着这道天地的失声瞬间失效。

    茅真黄大恐的回头望了一眼天地间的那只凶鲲,此人比何神光还强!

    何神光只能化出鹏鸟的一部分,而身后间皂这个已经疯了的女人不仅能恒化鲲鲵,还能幻灵拟凶声。

    望着天上朝着这个方向扎过来的巨鲲,对方知道他往这头逃了!

    茅真黄不知对方是碰巧朝着这个方向,还是直指他大好头颅,但此时已经来不及多想,又抓出一张疾行符重新贴在腿上,捂着被摔开的伤口窜出土坑就是一阵憋屈。

    相随娇宰了何天光,却来了一个何神光,而他宰了对方,入他娘的又来一个方仰月!

    茅真黄要是在长点本事将这个女人给宰了,说不上还能引出间皂宗哪个大能来,何神光这是他这辈子杀的最憋屈的一个人。

    本来半丝过节都没有,被相随娇坑的撞在了一起,而杀了也就杀了,穷的还不如天清宗的一天命修士,仅有的那点玄晶连他用的两张紫色杀字符的本钱都不够回。

    “是你对不对?”

    正在怨天怨地的茅真黄听着身后直传来一声怒贯盈霄的大喝。

    蓦地回首轻瞥,差点没吓尿了。

    太快了!

    他已能看见鲲鲵头颅之上伫立的身影。

    不是碰巧,是直指!

    “入你娘的!”

    茅真黄对着身后的“小山”直接就是一句破口大骂,然后转头将何神光那枚须弥戒指给抓了出来,神识对着里面就是一顿狂扫。

    戒指没有!

    头颅没有!

    玄晶还是没有。

    但根本就不可能!

    这三样东西必有背后那疯女人的追踪印记。

    “观楼宗小贼安敢夺我师兄头颅!”

    快疯眼了的茅真黄哪有心情搭理身后这个疯女人,如若没有对方的追踪印记,依仗着这片地脉的沟壑纵横他还有一线活下去的希望。

    而找不出来他必死!

    但连扫三遍还是没有,茅真黄顿时变得大急。

    嘭!

    急速的身影之后顿起一声巨响,茅真黄瞬感后背就是一木,强烈的冲击之力更是差点将他拍的飞了出去。

    心神俱裂的回首一望,鲲鲵的一条巨粗龙须直插在他身后三丈之地的土石当中。

    而另一条龙须已经仰上天空!

    茅真黄心中一泛狠,抓着冠都对着身侧一块大石就是一点,顺势左侧就是一个骨碌,抓起最后一张破邪天龙符朝着身后就甩了出去,然后回头看都没看小腿狂迈顺着地脉沟壑窜了出去,与此同时手中摸进须弥戒指中,拽出何神光的头颅与禄仕牌,随手将装有二三千玄晶的须弥戒指扔了出去。

    玄晶少他不心疼,但何神光的头颅与禄仕牌却有点舍不得,毕竟相随娇宰了何天光收到宗门的奖励不是一般丰厚,况且他在此二物之中也并没有发现方仰月的追踪印记。

    跑跑跑!

    亡命的跑,手中拽着一大枚玄阳晶璨的茅真黄疯狂汲取其上的精纯灵力,就是左边胸崩裂的巨大贯穿伤此时都顾及不上。

    因为他知道一条土龙、根本搪塞不住对方多长的时间。

    “我看你往哪里跑!”

    “聒噪!”

    茅真黄本以为仗着山脉沟壑的难寻能逃的一番小命,哪里想到还没过几十息的时间耳骨就又钻进对方的怒喝之声。

    根本不对!

    追踪印记还在他身上。

    急的满头大汗的茅真黄再次抓出何神光的头颅与禄仕牌,神识上去就又是一顿猛扫。

    “茅真黄你个蠢猪!有鹏怎么会没有鲲。”

    这回他找见了方仰月留在何神光身上的印记,死不瞑目的额头之上一点鹏鸟虚印,茅真黄看于此拍着脑袋对自己就是声大骂。

    此印记根本不是方仰月所留,而是何神光与身后那杀气盈天的女人所观之法同出一源。

    鹏就是鲲,而鲲也是鹏!

    他们二人必定是道侣关系。

    想明白一切之后,茅真黄顿感抱着的何神光头颅烫手了。

    但此时就是想扔也已晚矣,身后天上飘飞的大鲲鲵与他之距不足五丈之地。

    方仰月要的不是他师兄的人头,而是他茅真黄的命!

    慌不择路之中茅真黄甚至感到了一丝前所未有的绝望。

    而这也是他有生以来都从未曾有过的感受。

    但这种跌入底谷的心情还没持续片刻,看着前路的茅真黄,眯着双眼就是一阵狂喜大乐。

    他死不了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农门丑女:养个夫〕〔入赘的废物〕〔极品老木匠〕〔亿万双宝寻爹忙全〕〔法医王妃:我给王〕〔妃要撩人:太子殿〕〔总裁私宠妻江瑟瑟〕〔苏茜茜小陈叔叔免〕〔穿成山神后,我捡〕〔从秽土转生中复活〕〔娇妻难逃:恶魔总〕〔都市战神归来〕〔一生一刹,执碾成〕〔柳萱岳风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