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宴先生缠得要命〕〔异域神州道〕〔战神狼婿〕〔陈黄皮叶红鱼〕〔小阁老〕〔麻衣神婿〕〔赵旭李晴晴〕〔九星之主〕〔第一兵王〕〔近战狂兵〕〔一婚二宝:帝少宠〕〔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顶级神豪林云〕〔白卿言萧容衍〕〔重回1990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皇朝时代 第6章
    “师姐?!”

    客栈众人一脸惊诧莫名的看向佟湘玉。

    “你是……你是南宫师妹?!”

    佟湘玉虽然忘记了自己有移魂大法催眠术,但人还是记得的。

    不过这些人的身份都被她自我催眠,给改变了而已。

    比如南宫残花,在佟湘玉催眠后的意识里,她是南宫世家的药铺主人,而她则是跟其一起学过乐器……

    就在佟湘玉一脸惊喜,准备接南宫残花进来的时候,已经察觉出不对劲的小郭大喝一声,“掌柜的小心!”

    说着,把佟湘玉拉回来护在身后。

    “……咋了嘛!”

    佟湘玉被小郭这一惊一乍弄得惊呼一声,不过看到小郭那忌惮的样子,还是下意识的没有站出来。

    她也看出了小郭的紧张。

    小郭深吸一口气,沉声,道:“你到底是谁!”

    然而面对小郭的质问,南宫残花却是连正眼都没看一眼,在她眼里,此刻只有一个人,那就佟湘玉!

    “……师姐,看来你真的什么都忘记了……”

    南宫残花叹息一声,一双美眸中透露着惋惜之色,只见她抬起青葱玉指,轻轻勾动。

    在众人震惊的目光注视下,躺在地上的大嘴猛的坐起。

    然后双眼无神的来到她身边,南宫随手一指小郭几人,道:“把这些人清理出去……”

    “是……”

    大嘴嘴里木讷的应了一声,然后一步步朝着小郭走去,伸出双手,抓向小郭肩膀。

    “找死!!!”

    娇喝一声,小郭内力运转,对着大嘴脖子一掌砍下,她要把大嘴打晕。

    嘭——

    然而这一掌下去,大嘴却是纹丝不动。

    “……怎么可能?!”

    小郭惊骇的看着向自己抓来的大嘴,瞪大双眼,身形下意识的后退一步。

    眼看着避无可避,对着身后的秀才等人道:

    “……侯哥,带着小贝跟掌柜的先走!”

    她已经决定了,她要留下来断后!

    这个叫南宫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人,而且很明显是冲着掌柜的来的。

    大嘴被对方控制,她根本耗不起!

    只能尽量托着!

    “芙妹!”

    秀才悲呼一声,就要冲上来。

    “走!!!”

    小郭一掌打退大嘴,身形微微一晃,扭头对身后的秀才断喝一声,而后看向大嘴,道:

    “出来这么久了,本女侠总算是能放手打一场了!”

    一个箭步上前,惊涛掌爆发,内力溢散,她嘴唇微抿,清冷的声音响起,“侯哥,如果我遭遇不测,你一定要前往京城。

    ……告诉我爹,就说他女儿没有给他丢人!”

    “芙妹!!!”秀才泪如雨下。

    如果可以,他宁愿与留下与挚爱一起同生共死,也不愿意独自逃走,但想到掌柜的还有小贝。

    秀才猛的转身,喝道:“走!”

    “……如果今日芙妹出什么事情,有朝一日,若为官时,我吕轻侯,定要整个江湖给她陪葬!”

    吕轻侯红着眼,流着泪发誓!

    ……

    唰——

    然而就在这时。

    一道身影突然出现在秀才面前,一只长箫挡住去路,南宫转过身,笑容和煦,看着佟湘玉,道:

    “……师姐,你要去哪啊,我好不容易出来一次,你这样能不吭一声就走,师妹我可是很伤心的。”

    南宫屈指一弹,一道精神能量涌出,秀才直接被击飞。

    “南宫……”

    佟湘玉对上南宫残花灿若星辰的眸子,瞳孔骤然一缩,刹那间,脑海中闪过无数画面。

    可就当这些画面要冲出某种枷锁的时候,却是被一道隐藏在佟湘玉脑海深处的精神烙印给击退。

    “十年前的催眠,我都没办法破解吗?

    ……佟湘玉,我不相信我努力了这么久,竟然连你十年前的催眠都解不开!”

    南宫残花脸上温和笑容消失,一脸冷漠。

    “上神,我们要出手吗?”

    老朱皱眉看着客栈内众人的惨样,开口道。

    苏辰摇了摇头没有说话,道:“继续看下去……”

    老朱跟朱高炽对视一眼,只好闭嘴。

    “……师父向来偏爱你,将整个七绝宫的未来都寄托在你身上,结果你却放弃了一切,将自己催眠……

    我拼命修炼,就是为了有朝一日击败你,今天……”

    说到这里,南宫残花眼神冷了下来,道:

    “……我就用这客栈里所有人的命,来跟你较量一场,如果你能解开我移魂大法最强的一招,就算我输。

    如果解不开,那师姐,就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今日这里将无人生还!”

    佟湘玉本能的感到不妙,大喝一声,“你要干什么!”说着,整个人扑向南宫。

    嗡——

    一道精神能量形成的无形屏障将佟湘玉阻隔在外。

    南宫长袖一甩,身后一道道精神能量化作丝线瞬间覆盖整个客栈,刹那间,小郭、秀才等人身体一怔。

    然后轰然倒地!

    “嗯?!”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像是有所察觉,南宫眉头微微一簇,猛的转身看向客栈角落位置。

    那里此时正坐着三道人影。

    只见这三人好似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自顾自的坐在一起喝着酒,似乎根本没把这一切当做一回事。

    “……你们为何不受我的移魂大法影响!”南宫疑问道。

    没有一人回应。

    无视!

    彻底无视!

    苏辰三人依旧自顾自的喝着酒,似乎客栈里发生的一切,都不曾放在眼里一般。

    老朱不说话,完全是身为皇帝的身份摆在那里。

    如果一个女人随便一问,他就腆着脸开口解释,那也太跌份了,至于朱高炽,完全是不敢说话。

    当然不是害怕南宫残花,而是迫于老朱的压力。

    深知自家老爷子小心眼,刚才的事情肯定没有忘记,所以小胖子在极力的降低着存在感。

    至于苏辰,完全是因为懒得理会。

    “……看来佟湘玉已经醒了,差不多可以结束了……”

    苏辰深深看了一眼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整个人就陷入呆滞的佟湘玉,举杯一饮而尽。

    “伙计,上酒了!”

    话毕,大手一挥,一道狂风掠过,客栈,精神能量化作的丝线瞬间消失。

    一点神力落下,躺在地上的老白双眼中精光爆闪。

    一连串残影过后,瞬息而至!

    “葵花点穴手!”

    一声爆喝,在南宫残花质问苏辰等人的时候,身后突然袭来一道劲风,一点寒芒乍现。

    一指点在南宫残花身上。

    这是老白拼尽了全力的一指,就算是白三娘来了,也未必能在短时间内解开。

    “排山倒海!”

    一声暴虐的娇喝响起,只见小郭一跃而起,一脸狞笑,对着鼻青脸肿,惊恐的瞪大双眼的李大嘴就是一掌。

    “小,小郭你做什么,我……啊!!!”

    “湘玉,你怎么样,没事吧?”老白来到佟湘玉跟前,一脸焦急的问道,其他人也纷纷上前。

    然而此时佟湘玉却是双眼无神,盯着某处发呆。

    轰——

    就在众人准备再次开口的时候,佟湘玉身上陡然爆发出一道恐怖的气势,在这股气势之下,饶是功力深厚的老白,也被震退。

    至于客栈其他人,则是直接被震飞出去。

    “湘玉?!”

    老白不可思议的看着眼前,整个人的气质都变了的佟湘玉,像是第一次认识一般。

    此刻的佟湘玉,眼神冷漠,无情。

    一举一动间,都散发着一股漠视一切的气息。

    佟湘玉一步步来到被点住的南宫残花跟前。

    然后在老白惊骇欲绝的注视下。

    只见她轻轻一指点出,落在南宫残花眉心,继而,葵花点穴手的特殊点穴指法,就这么被破了!

    “这怎么可能……”

    老白发出一声不可思议的惊呼。

    见老白惊呼,苏辰心中暗道:

    “没什么不可能的,佟湘玉所掌握的移魂大法,它高于武道体系,甚至可以勉强算在修仙功法中去。

    放眼原本的武林外传世界,除非是画画老人那种级别的武道强者出手……

    换做其他人,恐怕佟湘玉一个眼神,就能解决战斗!

    更别说功力远远不到家的老白了……”

    “……师姐,你终于醒了!”

    看着与之前那判若两人的佟湘玉,南宫残花眼中浮现出一抹病态般的欣喜之色。

    而后双眼中陡然爆发一道璀璨的光芒。

    她动手了!

    “……南宫败柳,还不醒来吗!”佟湘玉轻喝。

    话音落下的瞬间,眉心一点光芒迸射而出,瞬间没入南宫残花的识海深处。

    “啊!”

    一声痛苦的惨叫响起,南宫残花面容一片狰狞。

    看着痛苦的南宫残花,佟湘玉却不为所动,冷漠道:

    “……我用冰魄静心咒将你封印,除非有朝一日你的催眠术能强过我,否则,你永远都出不来……”

    一指点出,南宫残花狰狞的面容瞬间消退。

    取而代之的是一张比之前真诚了很多,柔和了很多的脸。

    继而南宫残花直接闭上双眼沉沉睡去,在倒地的瞬间被佟湘玉接住,轻轻放在桌子上。

    “掌柜的……”

    众人有些害怕的叫了一声。

    就连老白,此时也是一脸忌惮之色,不敢上前一步,眼前的佟湘玉太可怕了。

    听到众人叫自己,佟湘玉冰冷的面容微动,可紧跟着面色突然一白,继而意识一黑,直接晕了过去。

    “湘玉!”

    老白一个箭步冲过来接住佟湘玉,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看向苏辰,焦急道:

    “前辈,湘玉这是怎么了?”

    虽然刚才被南宫残花的精神能量控制,不能动弹,但老白的意识还是清醒的。

    自然知道,是苏辰解救了众人的事情。

    佟湘玉突然性情大变,实力还变得如此高深,就算是他,在刚才那种状态下的佟湘玉面前,也不会是一招之敌。

    焦急之下,只能向苏辰这位“前辈”请教。

    在老白和客栈众人眼中,苏辰就是那种传说中,游历天下,且驻颜有术的“前辈”高人。

    被白展堂叫前辈,苏辰也不在意,上前道:

    “她只是心神耗损严重晕了过去,休息几天就会好了。”

    然后,苏辰就在客栈众人震惊的注视下,手指一点,然后就见佟湘玉眉心中亮起一点淡紫色的光源。

    光源化作一道道蝌蚪状,带着小尾巴的光点,漂浮在客栈大堂上空。

    小蝌蚪状的光源组成洋洋洒洒,足有数千字的一篇功法秘籍,正是佟湘玉修炼的移魂大法!

    “收!”

    大手一挥,移魂大法被苏辰攥在手心。

    静!

    死一般的寂静。

    客栈众人看着这一幕,一个个双眼瞪得老大。

    看向苏辰的目光中尽是一片惊骇之色,苏辰所展示出来的手段,已经超出了他们的认知能力。

    “前,前辈,你到底是什么人?”

    小郭吞咽了一口口水,壮着胆子问了一句。

    闻言,其他人也都一联期待的看着苏辰,他们也想知道苏辰是什么人。

    实在是苏辰的手段闻所未闻,见所未见!

    看着期待的众人,苏辰心中一动,微笑,道:

    “……我不是什么人,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神而已……”

    “神?!”

    听到苏辰的话,众人一愣,而后便是一脸的不相信,尤其是小郭,撇了撇嘴,道:

    “……切,不说算了,何必说这种鬼话糊弄人。”

    “芙妹!”秀才闻言轻轻推了小郭一下,而后赶忙对苏辰一阵赔笑,道:

    “前辈见谅,芙妹她不是有意要冒犯的。”

    其他人也是赶紧赔笑,不过还是能看得出,他们压根没有相信苏辰的话。

    见此,苏辰不禁莞尔,摇摇头也不做解释……

    三天后。

    醒来以后的南宫残花已经变成了性格善良的南宫败柳。

    从南宫败柳口中,众人众人也这知道了佟湘玉的过往,点仓山七绝宫的宫主。

    小小年纪,就将移魂大法修炼至大成的天才!更是有着差点以一己之力覆灭整个龙门镖局的辉煌战绩……

    之后南宫败柳离开,回了七绝宫。

    又是三天时间匆匆而过,佟湘玉再次醒来。

    佟湘玉醒来,又重新变回了原来那个抠门贪财的掌柜的,众人的担心也全都放下。

    同福客栈又重新回到了以前打打闹闹的生活中。

    几天接触下来,苏辰也融入了客栈众人当中。没有了一开始的拘束,同福客栈众人也敢跟苏辰开玩笑了。

    比如老白和小郭,一有机会就会把“苏神”两个字挂在嘴边,各种调侃苏辰吹牛。

    看的老朱每次都是吹胡子瞪眼,大骂众人放肆,但又无可奈何,于是每次都把气撒在朱高炽身上。

    可怜的小胖子短短六天时间,愣是瘦了一大圈。

    “上神,你救救我吧,再这么下去,我迟早会被老爷子给折磨死,他现在开心了吓呼我,不开心了就揍我。

    ……我实在是受不了了我……”

    客栈后院,朱高炽一把鼻涕一把泪的给苏辰控诉着老朱的种种非人暴行。

    “……上神,我怀疑老爷子是故意在针对我!

    你说我冤不冤枉,造反的明明是我爹,跟我朱高炽有什么关系?”

    说到这里,朱高炽直接起身,抹了一把泪,道:

    “……就算是我们家夺了朱允炆的皇位,可那也是朱允炆自己作的!

    诸天大明的历史走向上神你也清楚,朱允炆一上来各种作死,又是亲信文官,又是削藩一顿骚操作。

    但,这也没什么毛病!

    亲信文官就亲信文官吧,无所谓,谁让人是皇帝呢?他想做什么就做什么,他想削藩就削藩,这也可以!

    他是皇帝,他最大!

    但路是自己选的,那是不是也应该有失败的觉悟?”

    苏辰看着眼前越说越悲愤,像是要把这些天在老朱那里受的气全发泄出来的小胖子,神情无比古怪。

    因为此时在后院门口,老朱正黑着一张老脸站在那里,显然是早就到了,看表情,似乎听了不少了。

    见苏辰神情似乎不对劲,朱高炽一愣,道:

    “上神,你怎么了?”

    “……没什么,你继续,我听着呢……”苏辰摇了摇头,示意朱高炽继续说。

    “一会又有好戏看了……”

    苏辰嘴角微动,心里不自禁的有一股小期待。

    朱高炽深吸一口气,继续道:

    “……成王败寇,朱允炆败了就是败了,这也就说明大明合该是我们家的!

    这么点道理老爷子不明白?”

    先是抽完我爹,现在又欺负我,他这不是泄私愤是什么?难道照着他的意思,大明就应该落在朱允炆手里。

    然后三五年败光,天下纷争再起?”

    说到这里,朱高炽深吸一口气,然后就说出了一句饶是苏辰听了,都不由眼皮一跳的话来。

    “……要我看,老爷子不是不能接受皇位被我爹抢走,他是不能接受自己的失败。

    ……屠杀功臣,把大明交给一个十几岁的孩子,这根本不是一个合格的皇帝该有的魄力!

    ……他的所作所为,是对大明的不负责!”

    听完朱高炽的话,苏辰眉头一跳,心底不由叹息一声,“今天这小子怕不是会被打熟了……”

    就在苏辰以为朱高炽要说完了时候,只听这小胖子继续道:

    “……说白了爷爷就是思想太过顽固。

    我知道皇位自古有嫡立嫡,不考虑庶出,但好歹也要看看能力吧?一上来就削藩,我实在想不通这么二的人,为什么老爷子现在还念念不忘,对我这么不公?”

    朱高炽像是彻底放开了,道:

    “……我们家后代子孙,虽然每个都有毛病,可我们也没有给大明丢人!

    一国之尊,超迈前古,统御诸夷!

    无汉之和亲,无唐之结盟,无宋之纳岁薄币,亦无兄弟敌国之礼!

    这是我爹说的,我们后世子孙有一个算一个,哪一个不是将这句话贯彻一生,就算是崇祯也是傲骨铮铮!

    换朱允炆试试,深信文官那一套的他能做到吗?”

    说到这里,朱高炽,突然大声,道:

    “……大明如今已经走向了诸天万界,老爷子如果还是不能跳出来,有一颗超脱的心,那他就真的让人失望了!”

    说完朱高炽神情突然变得颓然起来,像是泄了气的皮球一般,变得有些意兴阑珊。

    转身落寞的转身进了厨房……

    看着朱高炽突然的表现,苏辰心中狐疑,而后目光看向后院门口,老朱那离开的背影,顿时恍然。

    “原来这小子早就知道老朱来了,刚才那一番话,他是故意说给老朱听的!”苏辰心中不禁感叹:

    “……果然,皇室的人都是一群老阴币……”

    ……

    与此同时。

    京城,护龙山庄。

    一座黑色的大殿之上,巨大的凹槽之上,水柱翻腾而起,上方,铁胆神侯朱无视神情有些紧张的看着这一幕。

    如果此时有熟悉朱无视的人在在场,一定会惊讶不已。

    武功盖世,权势滔天的铁胆神侯朱无视,脸上的表情竟然还能如此丰富!

    哗——

    水花四溅而起。

    一身白色儒生长袍,脸上挂着和善微笑的河灵出现。

    “……年轻的神侯,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找本神是有什么要紧的事情吗?”河神双眼微微眯着。

    “河神,本王想知道第三颗天香豆蔻的下落!”

    朱无视看着河神道:

    “三日前河神答应过本王,今天给告诉本王第三颗天香豆蔻的下落,不知道可有结果了?”

    闻言,河灵打了个哈欠,道:

    “……原来是为了这个事情,不过距离我们约定的三日后,还有半个时辰呢,神侯还需要安心等待才是。”

    “本王一刻也等不下去了,想到马上就能与素心重逢,本王真的一刻也等不下去了,还请河神告知!”

    朱无视对河灵抱拳道。

    看着认真的朱无视,河灵双眼微微睁开,蓝色的光芒一闪而逝,却是摇了摇头,道:“半个时辰就是半个时辰。

    规矩,不可以改变!”

    见河灵拒绝,朱无视眼底闪过一抹失望之色,不过也没有强求。

    他知道这河神既然说了半个时辰,那就绝对不会再更改时间,看着眼前传说中的神灵。

    朱无视眼前一阵恍惚,“还有半个时辰,半个时辰后我就能拿到第三颗天香豆蔻,素心,我们就要见面了……”

    在朱无视艰难的等待中,半个时辰的时间终于过去。

    “河神,时间到了,请告诉本王,第三颗天香豆蔻的下落!”朱无视激动道。

    看了一眼激动的朱无视,河灵点头,缓缓道:

    “……当年塞外小国,天香国朝贡的时候,给大明送来三颗能起死回生的天香豆蔻。

    一颗,先皇赠予了神侯,另一颗则送予了当今的太后……”

    听到河神将当年的事情说出来,朱无视暗自点头。

    “……不过太后的那颗天香豆蔻,其实早就已经消失不见,当年,太后害怕受先皇责备,所以一直没说出来……”

    听到河灵说太后的天香豆蔻早就丢了以后,并未有太大反应,这件事他早就知道了。

    他在意的是最后一颗的下落!

    河灵看了一眼朱无视后,又道:“先皇把两颗天香豆蔻都送予了最亲密的人。

    第三颗天香豆蔻自然也是送给了最亲密的人之一。

    这第三人,就是先皇当年最宠幸的淑妃。”

    “淑妃?!”听到河灵的话,朱无视眼底爆出一道精光,“难怪,当年他最宠幸淑妃,我早该想到的!”

    突然,朱无视道:“可淑妃早就去世,关于她得到天香豆蔻的事情更是没有一个人知道……”

    见朱无视如此激动,河灵一笑,道:

    “……淑妃是病逝的,不过她在病逝之前,送了云罗郡主一颗夜明珠,也就是云罗郡挂在脖子上的人鱼小明珠!

    人鱼小明珠被这只猫给吞进了肚子里……”

    说到这里,河灵挥手,一团水流出现在半空,形成一面镜子,镜子里一只猫,懒洋洋的趴在皇宫一角。

    “人鱼小明珠!”

    朱无视眼中精光爆闪,当即道:“事不宜迟,本王先去取来天香豆蔻,稍后再来谢过河神!”

    说完,朱无视匆匆离开。

    看着朱无视离开的背影,河灵面前的水流形成一道人影,正是朱高炽。

    “河灵,事情办的怎么样了?”朱高炽开口道。

    “……已经全部准备妥当,朱无视已经得到了天香豆蔻的消息,并且,我已经把六扇门所有高层的把柄一起拿了出来。

    交给了朱无视!”河灵点头说道。

    闻言,朱高炽点头,而后像是想到了什么,又道:“干得不错,对了,四大密探那边呢?”

    河灵道:“按照你的吩咐,我用上神交给我的神力,在天、地、玄三大密探身上,都已经各安排了一道分身,给他们的功法都升了级。

    此外,我已经把朱无视的计划和野心全都告诉了他们。

    现在四大密探、皇帝、还有六扇门,都已经在暗中准备,就等朱无视暴露野心,然后除掉他。”

    “不错,不过切记,上官海棠的实力绝对不能提升,她是爷爷看中的人才,必须带走!”说完,朱高炽略一沉吟,道:

    “另外,如果可以的话,记得把那个叫素心的女人也一起带走……”

    “为什么?”河灵疑惑。

    朱高炽眼中精光一闪而过,道:

    “之前上神给我们看过这个世界的信息,对朱无视来说,素心才是最重要的,王权富贵于他都不及素心。

    素心就是他的执念,如果我们带着素心一起走,那对他来说反而是一种动力,也是一种牵绊。

    更方便控制……”

    “控制?”河灵双眼微微一睁,像是想到了什么,道:“你这样做,就不怕你爷爷看出来?”

    朱高炽道眸光闪烁几下后,道:

    “我所做的这些,都是在为了朝廷,而不是为了我自己,况且我也会把素心的事情告诉爷爷。”

    “我不明白。”河灵摇了摇头,眼中有迷惑之色。

    明明朱高炽给他的感觉就像是有着某种目的存在,但偏偏他的行为,却又挑不出半点问题。

    河灵摇了摇头,没能想明白,只好放弃,“我不明白,不过你说怎么做,我全听你的就是了。”

    听到河灵的话,朱高炽一张小胖脸上露出一抹憨态可掬的笑容,道:

    “……我要你在素心身边也安排一道分身,一边获得素心的好感,一边帮朱无视说好话。”

    “我不负责帮人追女人。”河灵摇头。

    “不是要你帮朱无视追女人,你只需要取得她的信任,保证回去以后,成为她唯熟悉,唯一的依靠就够了。”

    朱高炽眼底精光闪烁,不知道在想着什么。

    听完这些,河灵像是明白了什么,突然道:“我似乎明白了什么,朱无视的执念是素心。

    我们只要保证素心是站在我们这一边,那朱无视也会站在我们一方!”

    “不错,大明主世界日后必然会是诸天大明的核心,爷爷得上神帮助,必然会永生不死。

    如此,自然也就不会存在皇位之争。

    我们如今能做的就是趁机发展自己的实力,在主世界大世来临之前,提前布局培养自己的势力,与诸王争锋!”

    朱高炽看似是在给河灵讲,但却更像是说给自己听。

    ……

    深夜。

    大明皇宫。

    一道人影迅速闪过。

    然后,朱无视的身影出现在云罗郡主的寝宫内。

    “喵!”

    一只花狸猫正在休息,突然一只大手猛的攥住它命运的后脖颈。

    一声惨叫传出!

    最后一颗天香豆蔻被朱无视攥在手中。

    “……素心,我一定要救活你!”夜明珠发出的绿光,将朱无视的面庞照的阴森可怖。

    “素心,我会给你全天下最好的,我要你做我的皇后!”

    ……

    六扇门。

    郭巨侠、捕神、白三娘、四大神捕等一众六扇门高层,此时全部汇聚于一间密室之内。

    此时,几人的神色都有些沉重。

    “今日召集你们来,就是要告诉诸位,我们已经收到确切的线报,朱无视可能用不了多久就会造反!”

    捕神目光环视了周围一圈后,说道。

    这个时候,能站在这间房子里的人,都是六扇门核心高层,也是目前唯一没有被朱无视掌控把柄的人。

    听到捕神的话,众人眸光闪烁,最后什么都没有说。

    显然对此事并不感到惊讶,六扇门监察天下,虽然在请报上没有护龙山庄那样逆天,但也不弱。

    如今大明,无论是驻守边关的大将,还是朝廷大员,都已经在朝着护龙山庄靠拢。

    这些他们自然都知道。

    郭巨侠跟捕神对视一眼后,点了点头,看向众人,道:“另外,还有一件事要告诉大家。

    除了现在在场的各位,我六扇门其他捕快,已经全部归顺了朱无视。”

    “什么?!”

    这次,除了白三娘外,包括四大神捕在内其他几个高层,全部面露惊容。

    他们对朱无视造会造反早有预料,但听到就连六扇门都已经沦陷,这是出乎他们意料的。

    郭巨侠叹息一声,道:“朱无视掌握了所有人的把柄,这些人只能跟着他一起造反,所以我们现在只能靠自己了。”

    郭巨侠说完,捕神开口,道:

    “朱无视和他所掌握的实力全都深不可测,现在与他为敌无异以卵击石。

    召集大家前来,一来,是为告诉大家事态的紧急,二来,是为了让大家做好迎战的准备。

    六扇门受命于朝廷,必然会与皇上站在一起。

    当然,如果现在有谁想要退出的,我也绝不强求!”

    说完,捕神闭上了双眼,等着众人做出选择。

    半晌过去了,见没有一个人退出后,捕神虎目中精光一闪而过,声沉喝,道:

    “好!既然如此,那我等就与逆贼拼死一战,誓死守卫大明江山,誓死效忠于陛下!”

    ……

    一日后。

    京城郊外的一座别院之中。

    上官海棠一路追查杀了傅铁成的东瀛忍者,在追到段天涯跟柳生飘絮的住处,经过一番交涉之后,发现了柳生飘絮的真面目。

    但没有被河灵特殊关照,提升实力的她,根本不是柳生飘絮的对手,一个回合后,便被偷袭得手。

    狂风不止,电闪雷鸣间,划过苍穹。

    京城郊外的河边,上官海棠浑身是血的倒在血泊中,鲜血染红了河流,飘向远处。

    边上是手提长刀的柳生飘絮。

    至此,上官海棠,死!

    半空中。

    一袭儒生长袍的河灵站立,静静的看着一切。

    “……上官海棠已死,第二个目标到手……”

    叹息一声,河灵挥手,透明的水柱从半空中缓缓流出。

    “什么?!”

    柳生飘絮瞪大着双眼,眼中尽是一片不可思。

    河流包裹着上官海棠的灵魂,而后没入河灵的袖口之中,看了一眼下方的柳生飘絮。

    “现在还不能让你说出去……”

    说罢,河灵像是有所察觉,屈指一弹,一点水花飘出,瞬间没入柳生飘絮的眉心之中……

    ……

    时间匆匆而过。

    同福客栈,苏辰的房间中。

    “……今天便是第九天了,带走朱无视的魂魄以后,就能前往下一个世界了。”

    老朱看着眼前河灵传回来的画面说道。

    九天时间,河灵已经差不多收集完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顶尖武学和宝物。

    在老朱看来,这个融合了两个世界的综武位面,已经没有了价值。

    下次再来,就是他大军收服这个世界的时候!

    此时,画面中。

    护龙山庄内的广场上,六扇门一众高层以及天、地、黄三大密探,正在合力围攻朱无视。

    “……你们不是我的对手,这天下没有人可以打败我!”

    一拳轰飞众人,朱无视仰天大吼。

    修习了被河灵改造过的吸功大法,朱无视的实力此时已经达到了天下第一世界的巅峰。

    真正做到了天下第一!

    虽然天地玄等人也在河灵有预谋的帮助下,实力都有了极大的进步。

    但是跟朱无视相比,依旧有着无法逾越的鸿沟。

    “不,有人可以打败你,素心可以打败你……”

    就在朱无视准备一举轰杀所有人的时候,云罗郡主突然出现,而后双手猛的一甩,一个木盒子从怀中飞出。

    “嘭!”

    朱无视几乎是下意识的接住木盒。

    在接住木盒的一霎,再结合云罗郡主刚才说的话,朱无视的心顿时一沉,心里本能的升起一股不妙。

    最终,他还是颤抖着手打开了木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不科学御兽〕〔穿梭在轮回乐园〕〔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我的治愈系游戏〕〔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雪中悍刀行〕〔穿越八年才出道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