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薄司寒慕晚晚重生〕〔重生王牌妻:偏执〕〔阴阳异闻录〕〔宴先生缠得要命〕〔异域神州道〕〔战神狼婿〕〔陈黄皮叶红鱼〕〔小阁老〕〔麻衣神婿〕〔赵旭李晴晴〕〔九星之主〕〔第一兵王〕〔近战狂兵〕〔一婚二宝:帝少宠〕〔第一兵王于枫〕〔极武狂狼〕〔于枫杨黎如〕〔狼牙狼王于枫〕〔老婆追尾豪车打电〕〔史上极为神秘的犯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诸天皇朝时代 第8章
    老朱一双虎目瞬间瞪大。

    听到胡政说有个叫王散光的人要抢夺一方大明世界,甚至是会抢夺整个大明诸天。

    更重要的是,对方现在已经进入了一个诸天大明世界。

    无论是老朱还是朱高炽,身体都是一怔。

    “放肆!谁敢抢咱的大明!”老朱当场暴走,周身环绕着澎湃得杀意。

    “穿越者肖坤……”

    朱高炽眼神闪烁数次后,将这个名字牢牢记在了心里。

    “上神……”

    就在老朱还打算说什么时候,诸天石门突然洞开,一阵剧烈的波动传出。

    “……记住我给你们说的,远离跟叶凡有关系的一切人和事,不要多管闲事,我们的目的是收集皇族气运离开……”

    说完,胡政只感觉脚下一空,石门化作一道绿光涌入玉玺,时空通道轰然崩毁……

    ……

    遮天世界。

    地球,一座五色圆坛之上。

    轰隆——

    一声震天巨响,苍天仿佛是要裂开一般,九具庞大的龙尸,拉着一尊青铜棺椁对着泰山轰然砸下。

    耳边的轰响,让苏辰眉头微皱,双眼瞬间睁开。

    “到了吗?”

    苏辰从一块巨大的石头跟底下站起身,就要打量眼前的环境,可当他看到身边的无色祭坛后,面色一沉。

    再一看一旁停着的巨大龙尸,还有那神秘的青铜棺。

    顿时知道了自己现在在哪,赶上了什么事件。

    泰山,九龙拉棺,星空古路开启。

    “那里有人!”

    一声惊呼响起,只见一群青年男女朝着自己这边飞奔而来。

    “请问,你,你是仙人吗?”

    其中一个长相小家碧玉型的女孩,怯怯的上前问道。

    苏辰一愣,低头看了一眼自己的衣服,一袭宽松的白色长衫,一身古装打扮,难怪对方会这么问。

    目光扫视了一圈众人后,苏辰目光在最后方,两男一女身上停留了片刻。

    这三人,自然就是主角叶凡、庞博和李小曼了。

    不露声色的打量了一眼面前,未来会活下来的这几个人后,苏辰注意力收回,看向眼前的女孩。

    这个女孩长相虽然没有李小曼和林佳好看,但眉宇间却有一股子灵动之色,笑起来有两颗尖尖的虎牙。

    一身打扮也比较普通,下身是一件宽松笔直的浅蓝色牛仔裤,脚下一双白色运动鞋,上身是一件米色毛衣。

    一头蓬松微卷的短发,看起来简约大气。

    一个属于那种耐看型的女孩。

    在众人的注视下,苏辰收起心神,摇头,道:“我不是什么仙人,只是一个coser……”

    说着,苏辰故作无奈的做了个摊手的动作。

    听到苏辰说自己只是一个coser,女孩眼里露出一抹失望之色,嘴角微皱,失落道:“还以为能遇到神仙呢。”

    “其实我就是神……”苏辰心中感到好笑。

    “没想到我给老朱和朱高炽,千叮咛万嘱咐的说不要跟叶凡有关的人和事扯上关系,我自己到参与进来了……”

    心中苦笑一声,苏辰看了众人一眼,道:

    “……这里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恐怕不简单,我们还是先走吧……”

    说完,苏辰也不管众人,转身就要离开。

    他要收集皇族气运,其实坐着九龙拉棺一起去北斗星域才是上策,但考虑到叶凡,苏辰决定还是离开。

    虽然他还没有解锁一阶权限,神力有限,但横跨几个星域,独自前往北斗星域,还是可以办到的。

    没必要来参与九龙拉棺这种大事件。

    如果不是为了表现的不是太过特殊,被叶凡记住,然后被头顶的某个家伙注意到。

    苏辰甚至都不会跟这些人多说一句话,转身就走。

    归根结底,还是他神力有限。

    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恐怕剩余的神力,都不够他跟别人交手一回合的。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还是不要惹不必要的麻烦的好。

    就在苏辰要走的时候,那虎牙女孩突然开口,道:“哎,等等,我跟你一起走,我也觉得这里不安全……”

    听到身后的声音,苏辰神情一阵古怪。

    “踏!”

    “踏踏!”

    一阵脚步声响起。

    人已经来到了苏辰跟前,女孩抬头打量着苏辰,道:“你好,我叫宋凝,你怎么称呼?”

    “宋凝?登上九龙拉棺中似乎没有这么一号人的介绍……

    一个龙套吗……”

    苏辰听着对方自报家门,心头一阵古怪,不过嘴上还是道:“我叫苏辰!”

    “喂,宋凝,你去哪?”身后传来一声呼唤。

    宋凝转过身,道:“林佳,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安,再加上我的小说今天就该交稿子了,可能不能陪你了。

    你还是早点回去吧……”

    听着宋凝的话,苏辰心中恍然,“听她只跟林佳打招呼,看来并不是叶凡等人的同学……

    再者说了,当初登上青铜棺的可是有三十人。

    一些龙套的名字自然也不会详尽道出……”

    苏辰心中暗暗想着。

    “咣当!”

    一声轰响。

    祭坛之上的无色光芒闪动。

    太极图之上的两条阴阳鱼转动,铜棺发出一声轰鸣,棺盖露出一丝缝隙,一股玄奥的气息弥漫。

    “不好!”

    听到身后的动静,苏辰猛的转身向身后看去,目光微凝,像是想到了什么,脚下步伐突然加快。

    然而已经来不及了!

    一股巨大的拉扯力将他包裹。

    而他身边的宋凝发出一声惊呼,一把抓住苏辰的袖子,感受到袖子上的拉扯力,苏辰眉头微微一皱。

    这股拉扯力虽然对于普通人来说很强大,但对他来说,却根本构不成什么威胁。

    “……对,对不起……”

    见苏辰看过来,宋凝突然一愣,然后小脸一红,轻声说了一句对不起,然后放开了手。

    然后惊呼一声,被吸入青铜古棺之中。

    见此,苏辰眉头皱起,“……这个叫宋凝的表现,完全不像是个普通女孩在面对抓住“救命稻草”时,该有的表现……

    九龙拉棺上,还有这么善良的人吗?”

    看着宋凝进入青铜棺后绝望的眼神,再看到叶凡也进入后,苏辰眸光闪烁几次后,摇了摇头,叹息一声,道:

    “罢了……”

    说完,一步踏出,进入了青铜古棺。

    眼前一黑。

    众人全都进入了青铜古棺中。

    “救命!”

    “我好害怕……”

    “”

    青铜棺盖此时还没有完全闭合,从外界有一道道无色光华照射进来,将青铜棺内照的一片通亮。

    看到苏辰竟然主动跟了进来,宋凝一愣,继而像是误会了什么,急忙道歉道:

    “对不起苏辰,我刚才……”

    见眼前这个要道歉的的女孩,苏辰微微摇头,道:

    “跟你无关,我是被这青铜棺吸进来的。”

    虽然苏辰说是这么说,不过宋凝的眼神却是一阵闪烁,显然她依旧认为是自己陷害了苏辰。

    她可是记得,当时苏辰的身体纹丝不动的。

    但是现在也出现在了这里,肯定是被她连累的。

    一双眸子闪烁了几下,最后像是下了什么决定,拉起苏辰的手,快步来到角落。

    手突然被一个女孩抓住,苏辰老脸不由一僵,有些不自然。

    幼儿园以后,他已经不知道女孩子的手是什么感觉了。

    冷静下来,苏辰也只当宋凝是害怕,就打算出言安慰的时候,一阵幽香扑来,耳垂被一阵热气弄得瘙痒。

    一个软软糯糯,压低了的声音在耳边响起。

    “苏辰,你听我说……”

    昏暗的环境里,苏辰手被抓住,身体紧贴着幽香软玉,心脏不由一跳,神血开始流窜。

    然而宋凝却丝毫没有察觉,呵着热气,低声道:

    “一会不管发生什么,我们都要站在那个叫叶凡的人一边,选择和他同进退。”

    听到宋凝的这一番话,苏辰瞪大了双眼。

    此时,宋凝也离开了苏辰耳边,站定后,在昏暗的青铜棺内,以为苏辰要问出声,下意识的用手阻挡。

    “嘘,不要声张,不要多问,等会见机行事。”

    宋凝一手捂着苏辰的嘴,一手伸出一根漂亮的手指,放在自己的唇边,做着禁声的手势。

    苏辰目光闪烁几次后,归于平静,点了点头。

    见苏辰明白了自己的意思,宋凝松了一口气,放下手,来到苏辰身边站定,冷静的看着眼前哭泣的众人。

    “……她为什么这么说?

    重生者,还是穿越者,又或者她原本就在这个世界,原本就在这九龙拉棺中?”苏辰心中猜测。

    “系统,能否检测到这个宋凝的信息?”

    【经系统检测,其生命本源异于此方世界的其他人,她的身上混杂着数个世界的气息】

    看到系统的答复,苏辰目光微微一凝。

    ——穿越者!

    也只有穿越者或经历过星空古路这一段的重生者的解释,能说的通她为什么说要站在叶凡一边了。

    “什么时候遮天世界这么随便了,穿越者扎堆的进入?”苏辰眸光闪烁,思考,“她的任务是什么呢?”

    看了一眼旁边紧张的宋凝,苏辰摇了摇头。

    “不管她,当下最重要的是在十天内,收集到足够的皇族气运。顺利回到大明主世界,至于穿越者……”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苏辰已经决定,等到了荒古禁地后就找机会离开,然后直奔燕国国都,找一国皇族收集气运!

    穿越者要在这个世界做什么,暂时不是他需要考虑的。

    “嘭!”

    一声沉闷的响声响起。

    棺盖最后的一丝缝隙合上,外界五色祭坛发出耀眼的光华,光芒将青铜古棺包裹,龙尸震动。

    一条通往无尽星域的古道出现。

    九龙拉棺消失!

    “妈……”

    “我不应该来泰山……”

    “我害怕……”

    黑暗的青铜古棺中哭泣声此起彼伏,紧张恐惧的情绪开始弥漫。

    众人的表现苏辰都看在眼里。

    身为主角叶凡虽然看起来也很紧张,但却没有像其他人那样表现的惊慌和不堪。

    此外,苏辰一直在关注着身边的宋凝。

    只见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手死死抓着自己宽大的的袖口,神情中说不出的紧张。

    “不像是装的,穿越者这么废的吗,不会连系统都没有吧?”苏辰心中猜测。

    像是察觉到了苏辰的注视,宋凝一回头,见苏辰正在看着自己,一张小脸不由一红,下意识的松开手。

    “……不,不好意思……”

    摇了摇头,苏辰没有说话,不管这个穿越者想干什么,他都不会去干涉,只要不影响到自己就好。

    苏辰也不会主动去搭话。

    “这个人,好奇怪,我在他身上竟然没有感受到半点害怕,我能清楚的感觉到,他眼神中的平静。

    ……呆在他身边,好安心……”

    摇了摇头,宋凝用手轻轻拍了拍自己的脸颊,“清醒点宋凝,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

    苏辰:“……”

    见眼前这个穿越者的迷惑行为,苏辰不禁一阵无语。

    “……这怕不是女频小说里说的,那些快穿女吧?一不小心就脸红,一不小心就发呆,一不小心就思想抛锚?

    不过快穿女不都是腹黑加大女主吗,这一款,似乎没见过啊,不管如何,还是敬而远之……”

    苏辰下意识的远离了一点。

    “苏辰,你怎么了?”察觉到苏辰的疏远,宋凝一愣。

    “没什么,站的脚麻了,活动一下。”苏辰道。

    “噢。”

    宋凝没有多想。

    随着时间的推移,众人也都冷静了下来。

    黑暗的空间内,手机散发着微弱的光芒,但一群人聚在一起,却也照亮了一片空间范围。

    苏辰目光扫过青铜棺内的空间,最后目光定格在青铜棺中央的位置上,那里摆放着一口四米长的青棺。

    想着,苏辰眼底闪过一道精光,“要不要看看呢……”

    说实话,苏辰对里面趟着的是谁非常好奇,很多人说里面的是叶凡,但关于里面的人到底是不是叶凡,却没一个确切的结论,还有人说是一片仙域。想着,苏辰下意识的迈出一步,向着那青棺走去。

    就在苏辰准备过去的时候,脚步突然一顿,摇了摇头,“算了,说好的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爱谁谁……”

    心中暗自对系统道:“复制一份这里的无上道韵。”

    话毕,眼前出现一行小字:

    【复制成功,获得一份道韵,可衍化出一份道经】

    看到系统的提示,苏辰微微点头,同时瞥了一眼一旁的叶凡,“……这应该就是叶凡当初听到的经文了……”

    “那是什么?!”

    此时,其他人也发现了青铜棺深处的铜棺,纷纷围了过来。

    “竟然又是一尊棺材!”有人惊呼。

    “棺中有棺!”

    议论之声纷纷。

    “宋凝!”林佳这个时候突然走了过来,来到宋凝跟前,看了一天苏辰,微微点头。

    苏辰也点了点头算是打过了招呼,同时在心中暗自猜测宋凝跟林佳的关系。

    或许她出现在这个世界的原因,就跟林佳有关系也说不定。

    “宋凝,你当初的决定是对的,或许我们一开始就不应该来泰山。”林佳苦笑着道。

    宋凝点点头,轻轻拍了拍林佳的肩膀,道:

    “林佳,你不要太担心了,是福是祸还说不准呢。

    说不定你也会像是小说里说的那样,因为某个事件,到了异世界,然后修仙问道,飞升成仙呢。”

    “这算是剧透吗?”

    苏辰目光古怪,同时又远离了这个女人一步。

    一个随时可能剧透的穿越者,真的是太耀眼了,随时有可能被一些心思深沉的老阴币主角记住。

    对于旁人来说,宋凝或许只是随口一说。

    但在某些老阴币的脑海里,或许指不定哪天脑子就灵光一现,然后开挂一般的回想起今天的话来。

    真到了那个时候,这些穿越者真的是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尤其叶黑这种心黑手辣的,为友还好,为敌的话,脑袋不灵光的估计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朋友,你怎么看这青铜棺?”

    就在苏辰心中对宋凝这个穿越小白腹诽不已的时候,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只见叶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起身,来到了他身边。

    在他身后则是体态膘壮的庞博。

    苏辰:“……”

    说实话,苏辰现在是一点都不想跟这个未来的叶天帝有半点交集。

    既然躲不过,苏辰也只能面对了,深吸一口气,道:“应该是葬着某位伟大的存在吧。”

    苏辰说了一句没有任何营养的话,敷衍道。

    “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庞博嘟囔一声。

    闻言,苏辰双眼微微眯起,眼底神光一闪而过,道:“我要是真的说出点什么,你相信吗?”

    庞博跟叶凡闻言,对视一眼摇了摇头。

    “那你们问的不是废话?”苏辰回怼了一句。

    “你……”

    被苏辰这么一噎,庞博的脸顿时一黑,就要开口说些什么,不过被叶凡拦下,拉着庞博走远。

    临走时叶凡深深看了一眼苏辰。

    见此,苏辰神色平静,并未放在心上,虽然他一直避免跟这位未来叶天帝有什么交集。

    但这并不代表他怕了……

    说实话,遮天世界虽然力量体系很强,但放眼诸天万界,也不过是一方大千世界,而且还是不完善的。

    什么是神?

    神!凌驾于一切规则、一切有无形体、一切世界、一切过去未来从无到有之上。

    众生祈求之所在,诸天仰望至存在。

    这就是神!

    这是在他成为神土之主的时候,来自神魂深处的烙印,那神魂深处偶尔闪过的诸神大地辉煌。

    足以让他明白,神土世界,就是诸天之上!

    他不必惧怕忌惮任何人!

    “叶子,你拦我作什么?”

    被叶凡拽到角落的庞博气呼呼道。

    “行了,本来就是你嘴欠,我准备要说的话,全被你打乱了。”叶凡没好气的白了一眼庞博。

    “……你有什么计划?”庞博一愣,看向叶凡。

    深吸一口气,叶凡看了一眼苏辰,道:

    “……不知道为什么,这个苏辰给我的感觉很不一般,首先就是他出现在泰山的时机……”

    “有什么不对吗,他不是说了他就是个coser吗?

    ……再说那里是泰山,穿个古装扮演一下古人,怕个照片当做留念也没什么好奇怪的吧?”庞博道。

    叶凡摇头,道:“我仔细观察过五色祭坛附近。

    那附近根本没有什么上下山的路,而且那祭坛是九龙拉棺坠落后出现的,但是他偏偏就出现在了那里。

    一切都太巧合了,这个人给我的感觉很神秘……”

    深吸一口气,叶凡又接着道:

    “所以我刚才主动搭话,就是想要试探一下,看看他是否知道些什么。”

    叶凡脸一黑,道:“结果计划全被你这货给打乱了……”

    闻言,也知道自己打乱了叶凡计划的庞博,不由嘿然一笑,道:“你又没提前跟我说过,反正之后还有机会……”

    叶凡点点头,没有在说话,而是打量起了青铜棺内部。

    “……这叶凡开挂了吗?”苏辰一阵无语。

    叶凡跟庞博的交谈虽然压低了声音,但又怎么能逃得过苏辰的耳朵?

    二人交谈苏辰一字不漏的听了进去。

    “等到了荒古禁地之后赶紧离开……

    也不知道老朱跟朱高炽怎么样了,他们两个都是凡人,到了北斗星域,怕是会遇到危险。”

    苏辰闭上双眼,看到两道神力还在,心里宽慰不少。

    突然,苏辰心中一动,道:

    “系统,能不能检测到老朱跟朱高炽的情况?”

    话音落下,眼前出现一行小字:

    【朱元璋误入紫山一处天然洞府之中沉睡,被万年灵髓滋养,暂无危险,是否查看】

    听到老朱竟然掉进了紫山,而且还被万年灵髓滋养,苏辰面色一阵古怪,不过心中却松了一口气。

    呆在紫山,说危险也危险,但说安全,也是绝对的安全。

    只要老朱十天内不出问题就行。

    “……不了,朱高炽呢?”

    【朱高炽跟河灵掉入时间通道中,到了遮天二十万年前的世界,正在被追杀,是否查看详情】

    “到了二十万年前,还在被追杀?”

    苏辰心中突然一动,道:“查看!”同时心中不禁嘀咕,“二十万年前吗,这个时期是哪位大帝来着……”

    话音落下,苏辰面前出现一道巨大的蓝色透明光幕,此时光幕上呈现这样一幅画面:

    遮天世界。

    二十万年前,某修行小城,青城。

    “……我这是在哪?”一条阴暗潮湿的小巷里,小胖子朱高炽眨了眨眼,打量了一眼四周的环境,低头自语一声。

    突然,像是想到了什么,飞速打量了一番周围,“这里应该就是上神说的那方大千世界了吧……

    看来上神没说错,我们果然分开了。

    也不知爷爷跟上神现在在哪……”

    打算着,朱高炽就要离开小巷,而就在这个时候,一道身形瘦小,身穿麻布破衣的少女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

    嘭——

    “哼!”

    一声闷哼响起。

    少女的脑袋直接撞在了朱高炽的肥嘟嘟的肚皮上,朱高炽纹丝不动,少女倒是被弹了回去,跌坐在地上。

    呆呆的看着眼前跟自己差不多大的胖少年。

    朱高炽:“……”

    低头看了看自己晃了晃的肚皮,朱高炽又看向少女,眨了眨眼,而后这才反应过来,当即上前道:

    “……那个,你没事吧……”

    “那死丫头进了巷子,千万别放跑了她,敢偷师兄的丹药,我看她是活腻了,抓住了非要活剥了她的皮不可……”

    一道凶神恶煞般的声音传来。

    “让开!”

    听到身后传来的声音,少女目光一凝,猛的从地上坐起身,一把退开朱高炽扶过来的手。

    小小的身躯爆发出的活力缺让人侧目。

    “还有同伙,别让他们跑了,抓住了一定要活剥了这两个小鬼。”

    一个长相扭曲的少年站在巷子口,大吼。

    “……”

    朱高炽表示很无语,自己完全不认识这少女好吗?

    虽然很无语,但看着冲过来的人群,朱高炽知道,不管自己怎么解释,估计这些人都不会相信了。

    而且看架势,如果被抓住了,后果可能不光是要被胖揍一顿这么简单了。

    “快走!”

    就在朱高炽发愣的时候,明明已经跑远的少女,看着朱高炽,眼里闪过一抹犹豫。

    最后一咬牙,折回,一把抓住朱高炽的后衣领。

    “……额……”

    命运的后脖颈突然被一阵大力勒紧,朱高炽胖脸一僵,伸着手探出去,差点没背过气去。

    想要反抗,可无论他怎么挣扎,就是不能挣脱。

    “糟了,没路了!”

    少女瞳孔一缩,前方是一睹十几米高的墙,两侧是光滑的房屋墙壁,这是一个死胡同。

    “只能用那个了……”少女神色严肃。

    一手提着朱高炽,一手从怀里拿出一道符箓,两个根纤细的手指夹着明黄色的符箓,神色坚定。

    “秘法·风驭!”

    一道清脆的呵声响起。

    一道清风掠过,少女速度陡然加快,手中符箓化作一道肉眼可见的白色气旋。

    脚尖轻踩白色气旋,少女跟朱高炽直接御风而起。

    “不好,是符箓,快抓住这死丫头!”

    有人发出一声爆喝,想要冲上前,然而已经晚了,少女眼神淡漠的看了一眼下方的众人,而后直接乘风而起。

    夕阳之下,少女在下方无数人的注视下,远去。

    ……

    “嘭!”

    朱高炽被仍在河边。

    “嘶。”朱高炽顾不上疼,猛的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半晌后,这才涨红着脸反应过来。

    而后怒视着河边,正在低头处理着一条大鱼的少女。

    “你知不知道我差点被你勒死!”

    那种窒息感,现在想起来朱高炽都不由一阵后怕。

    那是死亡的感觉!

    见少女对自己不管不顾,丝毫没有愧疚,一时间怒从心起,想要呵斥少女,最后无奈,愤然甩袖。

    身为燕王世子的他,何曾受过这种气?

    眸光闪烁几次,冷静下来后,朱高炽眸光闪烁,来到少女身边,深吸一口气后,道:

    “能向你打听个事吗?”

    朱高炽现在要做的是尽快弄清楚自己所在的地域,然后找到皇族,掠夺气运。

    然而少女却好似没有听到一样,自顾自的处理着大鱼,她的眼神冷漠,似乎没有任何东西能让她停下手上的动作。

    这是一个做事非常认真,非常执拗的人。

    这是朱高炽的第一反应。

    见少女不搭理自己,朱高炽摇头,也不强求,看了一眼四周,发现自己现在所处的似乎是一个河滩之上。

    远处是一片说不上来品种的森林。

    突然,朱高炽目光停在不远处一个临时搭建起来的草棚,虽然看起来怪异,但还是能看得清楚是个临时住所。

    “这是她的家吗?”

    朱高炽眼底浮现抽一抹诧异之色。

    很难想象一个十几岁的少女,生存的条件竟然如此艰苦,而且从她今天被追杀,回来以后还能如此镇定。

    朱高炽断定,像今天这样被追杀,或许不是第一次。

    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少女。

    “……眼下人生地不熟,我实力也不行,就算有河灵在,可他也不擅长战斗,眼前这个少女或许有用……”

    朱高炽眸子深处闪烁着明灭不定的光泽。

    一时间,倒也不急着离开了。

    一道清澈透明的水流从袖口窜出,然后在少女没有察觉的时候,没入河流之中。

    做完这一切,朱高炽来到一块巨石跟前,然后坐了下去,静静的观察着少女。

    心中盘算着之后该怎么收集皇族气运。

    “如果你要留下来吃饭,就去生火,如果不是,从这里向西走二十里地,就是一座小镇,你可以离开。”

    一道清冷的声音响起,只见那少女走了过来。

    在她手里还提着剖洗干净的大鱼。

    “你让我生火?”朱高炽以为自己听错了,诧异的指了指自己,身为燕王世子,从小养尊处优。

    他什么时候生过火做过饭?

    少女清秀的眉头一皱,目光迅速扫过朱高炽的白白胖胖的小手,竟然没有发现半点茧子。

    心中了然,这胖少年应该是某个大户人家的孩子。

    轻轻抿了抿嘴,少女转身不再去看朱高炽,而是来到不远处较为较为平稳的石滩处。

    把剖洗好的大鱼放在一块石板上,然后起身走向不远处的树林,开始拾捡地上的木柴。

    看着忙碌的少女,朱高炽就要起身去帮忙,可就在这个时候,心底突然响起一个声音。

    “我们现在怎么办?”河灵的声音响起。

    闻言,朱高炽停下脚步,来到河边,果然在清澈的河底看到了河灵,道:“我打算利用这小姑娘……”

    “为什么?”河灵不解。

    朱高炽看了一眼远处忙碌的瘦小身影,眼里闪烁着睿智的光芒,道:

    “从这小姑娘的生活条件不难判断出,她是孤身一人。

    再则,这一路下来,她的表现我都看在眼里,冷静,机警,信心也非同龄人能比拟。

    我们在这里人生地不熟,如果有个此方世界的本地人帮助的话,或许能快速找到一些具有大气运的皇族。”

    说到这里,朱高炽又接着,道:

    “从上神给我们的信息中不难看出,这是一个庞大的修行世界,我打算收集皇族气运的同时,发展势力!”

    听到朱高炽的话,河灵点头同意。

    他跟朱高炽是一条船上的,现在朱高炽要发展势力,他自然要支持。

    “需要我做什么?”河灵问道。

    朱高炽沉吟片刻,道:“……把吞天不灭经、不灭神体,还有大虚空经整理出来给我。”

    “好!”

    河灵没有迟疑,神力催动,三本金灿灿的神功秘籍出现在朱高炽怀中。

    “这段时间我都会跟这少女在一起,你现在的任务就是顺着河流一路东去,沿途寻找皇族之人,掠夺气运!”

    朱高炽起身对河灵吩咐道。

    “放心……”河灵离开。

    “你在做什么?”就在此时,朱高炽身后突然响起一个清冷的声音。

    少女抱着一捆木柴走了过来,似乎是因为拾捡柴火的原因,她的发丝有些凌乱。

    朱高炽就要开口说话,突然目光一凝。

    视线定格在少女洁白的脖子下方,那挂着的一个青铜指环项链!

    脑海中,灵光一闪而逝!

    踏——

    朱高炽面色一变,倒退了一步!

    与此同时。

    远在二十几万年后的青铜棺里,苏辰也是猛的瞪大了双眼,“……那青铜指环,她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夜的命名术〕〔不科学御兽〕〔天神殿 萧天策高薇〕〔穿梭在轮回乐园〕〔诸天兼职成神〕〔顶级气运,悄悄修〕〔这个人仙太过正经〕〔我宅了百年出门已〕〔诡秘之主之卷毛狒〕〔开局签到荒古圣体〕〔我的治愈系游戏〕〔人族镇守使〕〔深空彼岸〕〔吞噬星辰变〕〔镇妖博物馆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