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共生纪事〕〔非常厨娘〕〔萌宝计划:爹地追〕〔闲妻不下堂〕〔凤栖海棠〕〔雪颜谜传〕〔漫威之电影大破坏〕〔带着武馆做农女〕〔重生拐个好护卫〕〔弃妃翻身,这个陛〕〔天才女状师:夫君〕〔万界建道门〕〔女学霸在古代〕〔狐情一世缘〕〔小喜姑娘说她喜欢〕〔明月有光人有情〕〔重生之茶香盛世〕〔东宫藏娇〕〔遮天魔尊〕〔诸天神话聊天群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林神话系统 第四百四十四章 绝望的力量(上)
    一水隔天之前,战役无止无休。

    玄力之下,方圆千里天光永远通明,不论战斗了多久,天空永远是透亮灿烂。

    吹卷的云涛是经历千年的阵道痕迹,加持下的钟云殿兵力以一殿之力对抗地鸣、海楼双殿,三方逐渐演化为失去理智的乱战。

    诡异的是绵延数百里的宏大战场之上,各个地方都弥漫着细微而妖异的黑气……被这股细微黑气侵染的三殿弟子战斗地愈发狂乱,打斗中甚至不顾及自己的姓名。

    而少数还能保持理智思考的三殿武者被卷入了这场难以想象的宏大战役当中也无法阻止这头已经彻底暴乱的名为战争的野兽。

    杀人或者被人杀……就是这个世界的真实。

    天岫神光漫天扫动,像是以天空为舞台的繁复聚光灯。

    轩辕望被神光追击不断,终于逼迫到极致,双手高高举起,引动大地剧变。

    先天之力引动地壳剧变,本来是千里平原的大地开始以轩辕望所立身的位置为核心狂暴抖动……一座又一座高峰从钟云殿战阵位置破土而出,

    丕变的地形导致无数人在大地上站立不稳,山石滚落,冲击无数武者。

    轩辕望以双手操纵大地躁动,衣袖长发狂舞。

    “住手!!”

    钟云殿另一位先天太虚子登时出手,驾驭着浑厚的云象先天真气向轩辕望撞了过来。

    漫天云潮为用,动辄便有天倾之威。

    轩辕望刚刚使用了顶级招式,一时间回气不足,只能连连退避。

    不过,在场的先天,也已经渐渐打出真火来了。

    海楼殿太上长老宫信古刚刚死了个孙女,现在又置身于这混乱战场,也抑制不住一身战意,手持长枪打了上来。

    海楼殿《君海龙涛枪》的枪术尽取大海狂暴无当的威势,绝强枪劲扫动之下,太虚子不得不闪躲。

    轩辕望见状,手中凝聚一柄玄色长枪,对宫信古说道:

    “宫长老,先联手将这厮杀除!”

    “好!”

    宫长老虽然年迈,性格却极端暴烈。

    两人联手,一枪一剑,搅动天上风云狂舞。

    太虚子虽然被两名同为先天的高手联手攻击,很快负创。

    下方因为萧轻皇之死而几乎疯魔的夏无迹见状,手引天岫神光将萧轻皇遗体送回云霄台之上。

    自己则缓缓升空对上了面前的海楼殿殿主水拥澜以及地鸣殿的另一名先天——高圣玄。

    东洲三殿的武力几乎相差仿佛,钟云殿有着的是夏无迹、太虚子以及萧轻皇三尊先天;地鸣殿同样三尊先天,即是姜忘孚、轩辕望以及高圣玄;海楼殿少一人,分别是水拥澜、宫信古。

    钟云与海楼双殿各自公认殿主乃是本殿最强者,而地鸣殿的最强者则公认为高圣玄。

    听闻姜忘孚的死讯,高圣玄显然也是心神不宁,不过比起轩辕望好歹还保持了足够了理智。

    看向夏无迹:

    “夏殿主,杀死云尊之人不可能是姜殿主……而姜殿主之死也必然有深藏其中的阴谋。”

    “吾亦知晓,”夏无迹说着看向下方厮杀无休止地战场,“可惜……事情发展到这个地步,这一战已经不可避免了。”

    三殿已经积累了太多仇恨,或许有挑拨的成分,但是长久的对立之下……仇怨已经无法化解了。

    “那就……请了。”

    “请!”

    、、,东洲三殿的最强者,开启了这场战役的全新局面。

    随着水拥澜手中神枪的每一次挥动,整个天地都仿佛被无尽洪流冲刷了一边。

    天上偶尔宣泄下的洪流真气冲击之下,功体稍微差一筹的三殿武者都被直接卷飞。

    甚至远在数千里之外东海之滨的海浪潮汐都因水拥澜的枪劲而暴乱起来。

    而的动作则要简单一些,手中地界神剑每挥动一次,地面就升起一道巨大石柱直贯天穹。

    澎湃地气升腾,无物可挡。

    在两人合力围攻之下的夏无迹以应战,借着一水隔天的天岫神光以一敌二。

    三尊先天强者对战,天空时而云潮汹涌……时而暗夜雷鸣……

    彼此都是东武林最顶尖的强者之一,一开始可能还有所克制,打到后面谁都无法保留……汹涌的先天真气笼罩方圆千里。

    每一招出手都是顶尖的绝学演化,天地鸣动!

    而另一边,太虚子与轩辕望、宫信古的战场同样臻至激烈处,动辄山崩地裂,靠近他们战场的三殿兵马都只能极速逃离……这样的力量已经不是寻常的武道了……先天,就是人类力量的极限。

    夏无迹的功力深厚,已经是中位先天巅峰的层次,面对水拥澜与高圣玄的围攻尚有余力。

    但是太虚子、轩辕望、宫信古三人功力相差仿佛,都是下位先天后期。

    就算依托着一水隔天的云天之力,太虚子也不能以一敌二,连番大战之后,被轩辕望一招正面击中,坠落地面,砸开一道直径千丈的深坑。

    这还是太虚子控制了自身身形,刻意规避了三殿人马密集处,没有导致大规模伤亡,但是附近的三殿武者还是同样纷纷被地震震倒。

    宫信古紧随其后以长枪引导一挂真气天河,酝酿之后即将坠落。

    正在与水拥澜、高圣玄力拼的夏无迹见状,赶紧运转《云霄真气》,以无常至柔真气强行接下两人的攻势,极速挪移到太虚子面前,以左手引导一水隔天之中庞大的云气,强行吞纳了宫信古的所有真气。

    接连化解水拥澜、高圣玄、宫信古三位先天的绝式,已经战至功体极限的夏无迹再难维系,呕出一口热血。

    轩辕望见状立即运转至高秘法——《地洪炉剑》,无形真气凝聚磅礴地气,凝作一柄抵天只之剑,轰然砸落。

    以如此情形,夏无迹与太虚子已然无法抵挡。

    危急关头,云霄台上飞下一道弧光,纯正的抵挡住了《地洪炉剑》的所有力量。

    碧蓝色长袍迎风而动,长髯白发的老者立于夏无迹与太虚子之前。

    见状,轻声念道:

    “钟云殿前代殿主,葛仙峒。”

    深藏云霄台之上的,正是钟云殿的最终底牌。

    夏无迹带着伤势坐在地上,看向天上并立的四尊先天说道:

    “四位,你们也已经看见了,局势如此,钟云殿也没有任何邪人援手,若钟云殿真与冥土合作,为何不见邪人参战?”

    须发皆白的葛仙峒没有多说,而是走过去扶起了夏无迹与太虚子。

    钟云殿的弟子们眼见殿主陷危局,疯狂向此处涌来。

    钟云殿的七位半步先天也在极速赶来……可以地鸣殿与海楼殿的半步先天虽然单独拎出来都不如钟云殿的数量,合起来却有十一人,死死将钟云殿的半步先天阻击在外。

    天上的轩辕望没有给夏无迹解释的机会,双手运化,《地洪炉剑》再度成型。

    向夏无迹三人疯狂砸落。

    老殿主冷哼一声,掌上真气涌动,磅礴浩荡之云潮逆涌天际,将巨大的地气神剑反向推了回来。

    宫信古、水拥澜、高圣玄三人眼见磅礴云气重新砸了回来,同时出手,以先天真气抵御。

    然而……表面上被钟云殿老殿主压制的轩辕望突然散去了《地洪炉剑》的所有真气。

    三人本来只是援手助力的真气正面撞上了磅礴的云潮真气,顿时被其牵制。

    而腾出手来得轩辕望掌中迸发出一股强烈到令人难以适应的先天恶气,在电光石火间击中了水拥澜、宫信古、高圣玄三人。

    三人刹时重创,血染长天。

    而与钟云殿老殿主的真气对撞也导致了四人功体剧烈震荡。

    轩辕望一击得手,立刻飞空逃离,刚才和他好好对演了一番的钟云殿护发任侠平紧随其后升空逃离。

    “休走!”

    看着两人遁逃,高圣玄伤势恢复得最快,探手幻化出一股苍黄色真气向两人追击过去。

    而这时候,冥土的力量,终于降临了!

    四方天际涌动无尽暗沉黑气。

    天际之外响起轰隆隆雷鸣。

    一只巨大的漆黑手掌从天空之上探手下来,轻描淡写就捏碎了高圣玄的先天真气。

    黑色的结界大幕将钟云山的千里平原笼罩,天地世界一片昏暗。

    一名灰衣老者缓缓负手降落战场中央。

    恐怖压力之下,周遭千丈之内的三殿武者登时爆体而亡……

    “很好,虽然有些许曲折,但是东武林崩溃计划仍旧是顺利进行了。”

    天龙座、听幽座、穹冥座三尊先天带着黑龙、黄龙等等一众冥土的半步先天降落。

    轩辕望飞到灰衣男子面前,躬身而拜:

    “还是我主算计无双,将这些所为东洲群众轻易玩弄于股掌之间。”

    看着这幅局面,受创的三殿高手瞬间便明白了情况,高圣玄看着灰袍老者,轻声念出了他的身份:

    “叶惟穷。”

    叶惟穷确实轻轻摆摆手,戴上了象征自己身份的铁面:

    “不,我的身份是——……也是!”

    ——

    钟云山千里屏障之外,姜烈与白简行两人自雪阳山赶来,一路遭遇不少冥土武者终于赶到,本来急欲冲向钟云山面前却突然升起一座恢宏壮阔到足以笼罩千里方圆的黑色巨幕。

    姜烈尝试自剑气穿透,却被巨幕弹开,白简行重重捶击黑幕,表情急迫:

    “该死!这究竟是什么东西!”

    “显然,这是冥土的手段呐。”

    姜烈、白简行循着声音看过去,只见一身黑白羽织的韩枫负手缓缓走来。

    “叶先生?”

    姜烈发出疑惑声音。

    韩枫则是摇摇头:

    “抱歉,但我需要说得是,我不姓叶。”

    说着,韩枫身上的气息逐渐攀升,身后随行的火云邪神三人感受到这股气势之后快速挪移离开。

    雄霸更是挪移到姜烈二人面前,带着两人离开,避免二人挡在韩枫前方。

    被雄霸抓着肩膀,姜烈还有些不明白情况,看向雄霸问道:

    “前辈,这是?”

    雄霸邪气一笑:

    “东武林局势本来已经注定崩溃,冥土的计划也谋划得非常好……不过他们却算不到天的意志。”

    “天的意志?”

    姜烈闻言有些茫然。

    旁边的燕狂徒豪迈一笑:

    “那边是,真正的天意释放才能有的力量,毁灭前方一切妄图阻拦者的力量。”

    交谈间,缓缓前行的韩枫周身迸发出交织毁灭与绝望气息的恐怖妖魔气息。

    冲上九天之上,闹动大地四虚。

    浩瀚无垠的冲天邪气之中,走出一道身穿暗沉玄金色、头戴神圣冠冕、脸上覆盖这漆黑面具的霸道邪异身影。

    背负双手,不徐不疾,缓缓踏上东武林的土地。

    『加入书签,方便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妈咪给钱,爹地卖〕〔星际重生全能女神〕〔厉少宠妻至上〕〔穆延霆许念安全文〕〔总裁私宠妻江瑟瑟〕〔权门娇妻:九爷情〕〔剑道凌天〕〔上门龙婿txt全文下〕〔极品老木匠〕〔上门龙婿〕〔重生逍遥仙途〕〔总裁霸道:甜妻乖〕〔总裁的甜心萌妻〕〔炮灰女配自救系统〕〔第五月和玄奕辙免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