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一代兵王秦风张欣〕〔从综艺开始当巨星〕〔星罗刀〕〔陈曦顾晓妍〕〔重生后正派大佬盯〕〔星择〕〔钟瑾瑜司煜〕〔术卜〕〔俄罗斯大妖僧〕〔明玥天下〕〔我有BOSS模板〕〔我老婆是大明星〕〔99次翻译:吻安,〕〔叶辰夏若雪孙怡〕〔王爷站住,重生嫡〕〔容景行沈思渺〕〔苏凡姚冰清〕〔透视医圣林奇〕〔替嫁谋爱:医妻要〕〔偃者道途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武林神话系统 第一百二十六章 闲谈
    残阳如血,红得寂寞,蔓延渲染得就好像是那日大战时侯的滔天火海。

    群山残破,被那日的战斗打得山势崩毁。

    几十里蔓延的宫殿楼阁被正邪巨擘的战斗波及,之声一片狼藉,除了依旧伫立的七座高塔,几乎连一座建筑的痕迹都没有保留下来。

    逐渐回归的悬剑司众人在废墟之中搜索,翻找自己或许遗失的物件……或者某段回忆。

    此战过后,这群山之中肯定是没办法在作为悬剑司总部了。

    繁华作倾颓,命玄塔依旧高耸,在残阳下拖长出一道影子。

    命玄塔空间之中,一切如旧。

    十里桃花依旧繁盛。

    与塔外的景象形成了一种强烈的对比。

    “所以说,大人的一切计划完美达成了?”

    “怎么说,可以说是出乎意料的顺利。”

    韩枫与君怀虚各自靠在一棵树的两边。

    韩枫的白袍全都被打得残破不堪,只剩下黑白色的司卫装扮……还好自己小院远离悬剑司总部,没有被战斗摧毁……

    君怀虚的左手被太初道主原道衣的《小混沌亟》武学打伤了,缠着一条细长的镌写了一道符文的金色绷带,但是饮酒的动作是半点没有受到影响。

    韩枫结束了对蛊都的追杀就回到悬剑司,直接被君怀虚叫到了命玄塔上。

    不论外面是白昼黑夜,这里始终是蓝天白云、春风十里的模样。

    “怎么样,是不是真正感受到了这个偌大江湖的风云跌宕?”

    “只觉得司主大人心怀叵测、老奸巨猾啊……”

    “从某种角度来说……这是生存在这个江湖最基本的素质,就好像……我当年信奉人世正义,最终也不得已沦为如此模样。”

    君怀虚抬起头来,望着远方天际。

    “我听说……司主曾经只身搅动抚远道武林风云,导致离国武林至今混乱。”韩枫思衬着试探问道。

    在悬剑司,最出名的人物永远是司主君怀虚,就算是近日里声名鹊起的韩枫也远远比不得,而关于君怀虚的故事,也是人听得最多的。

    传闻二十年前离国武林繁盛昌荣,武林英杰鹊起,无数武林人士以抚远道武林圣地为执牛耳者,对离国朝廷几乎是视如无物。

    当年还未成悬剑司司主的君怀虚化名左千秋只身入抚远道武林,交纳各派年轻俊杰成立抚远道全新盟会,无数少年高手趋之若鹜,一时间风头无两。

    然而也是自风靡开始,一场阴谋笼罩了整个离国武林,无数恩怨情仇以为核心展开,随后蔓延到了整个离国武林……正邪大战、邪道大战、正道内战,一场场极致的厮杀令人难以想象。

    恐怖的战争波及全武林,下至贩夫走卒,上至武林圣地,就连当时武林至高门派也在五大门派围攻之下陷落。

    当时的离国第一高手,道法坛宗主也在五派高手的围攻之下下落不明。

    自此以后,离国江湖便一蹶不振,受到朝廷节制。

    而一切恩怨的起点……那个发起的青年人左千秋却再没有了踪迹。

    时隔多年,才有当年的知情人传说,那个名叫左千秋的青年,便是如今已是悬剑司之主的君怀虚化名佯装。

    这一桩震撼天下的武林公案也自此告结。

    离国武林之所以现在这么敌视悬剑司,跟这件事也脱不了相当的干系。

    只不过君怀虚从来没有真正承认过,韩枫这下也是随口一句试探。

    却没有想到,一袭青衫的君怀虚也许是之前战斗的时候叫到了当年一同创立齐天盟的原道衣还是怎么的,心绪受到了影响,站起身来,一脸怀缅:

    “左千秋啊……真是个久违的名字。”

    韩枫跟着站起来,听着君怀虚缓缓述说:

    “你或许想不到二十年前的离国是什么模样,你问朝廷大员,他们可能告诉你与如今相同,天下昌平、国泰平安;你问武道中人,他们或许告诉你那是个武道盛世,刀剑如梦,交织瑰丽江湖诗篇;但是在当初的请黎民百姓眼中……那就是地狱……江湖厮杀一日不曾断绝,朝廷却根本没有办法节制,正邪大战动辄催拔山岳倾倒城池,毁坏百亩良田也只是轻易……生民性命只不过是数字罢了,而在正邪战斗中损毁了百姓财物更是不计其数,不知道有多少百姓因此而家破人亡,流落街头……而这一切,那些所谓的江湖正道实际上根本无从解决,他们不滥杀,却是杀戮的帮凶。”

    韩枫听着君怀虚的述说,从那些轻描淡写的话语中切实地体会到了那个时代的悲哀。

    轻声问道:

    “所以司主便决定要毁灭整个江湖?”

    “毁灭整个江湖,我何德何能?”

    君怀虚自嘲一笑,继续说道:“不过是因势利导,制造恩怨情仇罢了,你以为——什么事江湖?”

    韩枫被君怀虚的问题问住了,陷入思索,响起了前世听过的说法:“人,就是江湖吧。”

    “哈,你岁数不大,看得倒挺透彻。实际在我看来,江湖,不过就是恩怨情仇,一个武林,你杀了我,我杀了你,正道要诛杀邪道,邪道要覆灭正道,我不过推波助澜,将那场本来就在酝酿的战争彻底引爆了而已。”

    韩枫被君怀虚这个说法震得有点儿懵,一向以无欲无求的从容姿态示人的君怀虚竟然会有这种宛如战争贩子一般的说法,令人实在有点儿讶异。

    “令武林不断地自我消耗,这样国家才能更好地将之纳入监管之下,这也是能够真正好地保护黎民百姓的方法。”

    君怀虚最后总结。

    不管君怀虚的方法怎么样,但是他的志向确实令韩枫发自内心地感到有些钦佩。

    千百种情绪藏在心头:

    “所以说,大人此番算计邪道四派,也是为了实现这个志向?”

    君怀虚饮下一口酒,笑着说道:“不全是吧平衡正邪实力是一个因素,还有一个,也是为了锻炼你。”

    “锻炼我?”韩枫这下是真的惊讶了。

    自己居然这么有排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厉少宠妻至上〕〔总裁私宠妻江瑟瑟〕〔都市战神归来〕〔好孕甜妻:狼性大〕〔星际重生全能女神〕〔法医王妃:我给王〕〔极品老木匠〕〔我抢了999种异能〕〔兽世种江山[种田]〕〔苏茜茜小陈叔叔免〕〔闪婚小甜妻:狼性〕〔第五月和玄奕辙免〕〔剑道凌天〕〔妈咪给钱,爹地卖〕〔总裁的甜心萌妻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