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更新: 〔蜜婚情深:亿万总〕〔超神学院之超级战〕〔不可名状的道尊〕〔这次穿越我是拒绝〕〔列异丛谈〕〔你玩系统我玩你〕〔乘风破浪的山贼〕〔修仙哪有游戏好玩〕〔峡谷操作怪〕〔中年了不能玩游戏〕〔回合制的我先出手〕〔血海魔书〕〔把诸天战争做成游〕〔南唐节度使〕〔简单游戏直播间〕〔超神学院里的奥特〕〔一气真仙〕〔大明最后一个狠人〕〔空间辣媳:山里硬〕〔我真的不是龙傲娇
曲阜书院      小说目录      搜索
骑士荣光之路 第7章 生活啊,太艰难了
    当年拉弗林管家透露,伯爵意为自己的继承人找一位首席剑术老师。骑士们闻讯后纷纷摩拳擦掌,将自己的盔甲骑枪擦的铮亮,执勤的时候个个精神抖擞,把自己最好的一面展现在给伯爵。

    伯爵最后选择了纳尔逊骑士,理由是“纳尔逊剑术基础扎实,为人勇敢忠诚,是骑士道典范。”

    纳尔逊骑士是玫瑰城堡收养的孤儿,很的时候母亲病故,父亲是伯爵的封臣,家室清白。后来父亲在跟随伯爵出征的时候牺牲,但挣到的战功让伯爵城堡收养了纳尔逊,成为了伯爵的骑士侍从,有了向上晋升的机会。伯爵城堡收养了很多这样的孤儿,家室清白,父辈至少是伯爵的封臣,而且为伯爵征战时阵亡。

    纳尔逊训练十分刻苦,和他同期的孤儿中,只有纳尔希受封为骑士。而且他武技高超,为人信守承诺,果敢忠诚,就连埃斯托亚诺夫阁下都称赞过他,他有“亚瑟王国古骑士的风范”。伯爵选择了纳尔逊,骑士都表示认同,而且伯爵夫人也很满意。

    从拉夏勋爵6岁起,纳尔逊骑士就跟在了勋爵身边,除了在城堡厕所、餐厅、勋爵的卧室、伯爵书房这样的地方,向来是勋爵走哪他跟哪,从不离开五步以上的距离,就像勋爵的影子一样。

    他为人古板、传统、守旧,加之沉默寡言,除非勋爵主动询问,很少主动开口话。

    奥德文感觉自己无法服主人,想尝试下能不能服纳尔逊骑士,获得他的帮助,“纳尔逊队长,你能不能也劝劝少爷?少爷做出这样的事情,明天就会传到各大家族的耳边,成为笑话。”

    “不能!”骑士拒绝了管家之子的要求,语气坚决,语调不带一点起伏,仿佛机器,“拉夏主人做何种事,无论是对还是错,做下属的都不能置评,更妄论阻止。身为骑士,我的职责就是站在主人身后,成为主人的剑与盾,保护主人,捍卫主人的荣誉,至死方休。”

    奥德文看着前面甩着那啥狂奔的主人,再看向骑在马上如岩石一样沉默的骑士,内心感到无比绝望。

    生活啊,为何要如此艰难!

    为什么主人不能像那些纨绔的贵二代一样,带着狗腿子横行霸道,没事就调戏调戏平民少女,这才是一个“正常的合格的贵二代”啊!而且做狗腿子我很擅长啊!

    再边上这个骑士,脾气又臭又硬,抱着“主人做的都是对的,错的是这个世界”这样的理念,根本沟通不了,我真是好难啊。

    这个纳尔逊,脾气这么差,又一点不懂风情,就是个彻底的无脑舔狗莽夫。

    可就是这么一个莽撞的舔狗,居然娶到了那样夫人,生活真是太不公平了啊。

    起骑士夫人,那可真是一位美人,而且对于骑士来出身十分高贵,那可是一位男爵的女儿。

    乔丹·萨内男爵虽已家境衰败,开始变卖祖产,但他的地位仍然是骑士阶级无法企及的。他的女儿原先是准备与其他贵族连姻的,根本没想过会下嫁一个骑士,是拉夏勋爵带着骑士登门拜访那位男爵,书房与萨内男爵经过一番秘议后,男爵同意了这门婚事。

    骑士虽也是贵族,被人叫一声骑士老爷,但其实是最低级的一级贵族,就算还能晋升,也只能晋升到二级贵族勋爵。骑士和勋爵都是不世袭的,后辈仍需得到上级贵族的认可,才能再次获封。否则,就会掉出贵族阶级,成为富商而已。所以,其实在很多大贵族心里,贵族阶级只有八级,骑士与勋爵是不算在其中的。

    骑士或者勋爵,在大陆严苛而保守的贵族制度下,是很难再次晋升的。骑士和勋爵是平民能够晋升的顶点,除非能为人族立下大功,得到上级贵族的举荐,得到国王乃至大陆贵族议会的同意,才可晋升男爵以上爵位。

    这个条件,可以难如登天,《埃拉西亚编年史》中这样的记载屈指可数。所以,与上级贵族联姻,后辈继承对方的姓与爵位,成了骑士勋爵阶级向上晋升的唯一出路。

    男爵膝下无子,只有两个女儿,娶到他的女儿有很大概率继承他的姓氏与爵位。

    所以,纳尔逊骑士这门婚事,不仅在西方行省,就算在整个亚瑟王国,都让诸位骑士和勋爵们十分羡慕。而且,萨内男爵还曾向拉夏勋爵和纳尔逊保证,纳尔逊的长子出生后,他会向大陆贵族议会去函,他的长子可以继承萨内的姓氏和男爵爵位。

    这个纳尔逊真的一点都不懂为人事故,听结婚那天,伯爵派了拉弗林管家给他主持婚礼,并让一位精通礼仪的女官带了一些侍女去帮忙。女官到了纳尔逊家中发现,骑士连礼服都没准备,顿时急了,赶紧汇报给伯爵。

    伯爵以为纳尔逊因为从没了父母,没有长辈给他参考把关。于是叫来纳尔希骑士,想让他在城堡里挑一套合身的礼服送给他,以免在婚礼上闹出笑话。

    结果纳尔逊骑士拒绝了伯爵的好意,坚持全套盔甲参加婚礼。至于武器,同意放下骑枪和骑士大剑,仅携带短剑。

    骑士还解释到,拉夏主人参加我的婚礼,而且主人还许诺会在婚礼上祝词。只要拉夏主人没有回到城堡里自己的卧室睡觉,我的职责就就没有放下,我怎么能穿着礼服保护他?

    伯爵哭笑不得,想劝他改变这个荒诞的决定,但是纳尔逊骑士始终坚持已见。

    于是,纳尔逊真的穿着全身甲出现在了婚礼上,可怜的萨内男爵父女看到这一幕差点晕倒。当他颤抖着把女儿的手交给纳尔逊时,可以看到可怜的萨内姐茫然无助的困惑表情。

    面对着全身铠甲的丈夫,她不知道该把手放在他身上哪里。最后,萨内姐用左手握住丈夫右手的食指,带着丈夫直到婚礼结束。

    中间还发生过有趣的一幕,当主持婚礼的拉弗林管家循例问他,“无论她将来是富有还是贫穷、或无论她将来身体健康或不适,你都愿意和她永远在一起吗?”

    按理这就是一句套话,“是”就完事了。结果纳尔逊骑士思索了片刻,认真宣誓,“如果不妨碍我对主人的侍奉,我愿意。”

    婚礼结束后,纳尔逊骑士把新婚妻子一个人留在家里,护送拉夏勋爵回城堡,等到勋爵睡觉后再回家。

    拉夏不得不一回家就马上睡觉,对于一个不到12点不困的灵魂来,8点就睡觉真的太难了。

    大快人心的是,听纳尔逊骑士回到家里吃了闭门羹,委屈的新婚妻子把他关在了门外,一个月都没让他上床。

    “纳尔逊队长,话可不能这么。”奥德文觉得这骑士脑袋简直秀逗了,“既然骑士把主人的荣誉看得比自己的性命还重要,那么当主人做出不名誉的事情时,骑士理当规劝啊。”

    纳尔逊听着勋爵玩伴喋喋不休,不由得握紧了右手的骑枪,勉力抑制心中的不耐。奥德文以后是自己同僚,关系不能弄的太僵。

    可是太难了啊,就不能安静会吗?关键是还不能不理他,还得努力做出倾听的表情。

    纳尔逊耐着性子回答,“拉夏勋爵现在做的事情,或许对我们这种普通人来,是有伤风化不名誉的事情。但勋爵不是了吗?他在感悟自然,他感到此刻内心无比纯净,他看到了新世界。既然勋爵都这么了,那肯定就是了,我们不能打扰他。“

    这边拉夏勋爵的下属还在努力交流,确切的,主要是奥德文在话。

    拉夏仍用狂放的姿态裸奔着,神情愉悦,仿佛现在处于生命中最美好的时刻。

    “叮!任务完成!结算中...”

    脑海中传出的这个声音,让拉夏如释重负。别看他表面笑嘻嘻解放天性,实际内心早mmp骂开了。

    自从6岁生日那天,系统觉醒后,可真是让自己欲仙欲死。终极任务《荣光之路》,要求自己成为埃拉西亚最强的人。可再这样下去,自己的节操就要掉光了,脸皮倒将会无可匹敌。

    这三天父亲不在,安静了好久的系统一下子兴奋起来,一连三天给自己发布任务。

    真是太难了,不做还不行,任务失败的惩罚更加不能接受。

    伸手召来奥德文,穿上他递过来的衣服,然后对自己的两大下属了声,“我的感悟结束了,快走。母亲大人快要到了,要是被她当街捉住,一通念叨,那就不好了。”

    完骑上马苹果带着下属离开了大街,留下了面面相觑的围观人群。人们意犹未尽地慢慢离去,相互间还在议论。

    人群中的吟游诗人约好在城里找个酒馆喝一杯,这件趣事值得改变成诗歌。

    玫瑰城堡。

    拉夏回到城堡,吩咐贴身侍女艾玛和纳尔逊,没什么重要的事情,不要让人打扰自己。然后回到自己的卧室,留下纳尔逊忠心的站在门外。微信关注“优读文学 ”看,聊人生,寻知己~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热门小说: 〔初始技能也很猛〕〔苏茜茜小陈叔叔免〕〔大宇微尘〕〔噬神纵天〕〔曜天之刃〕〔凌依然易谨离小说〕〔我的系统总想逼我〕〔大道纪〕〔初笺〕〔失婚〕〔以情为陷:总裁的〕〔极品老木匠〕〔开局签到荒古圣体〕〔一世巅峰〕〔霸总与他的小奶猫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