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八十四章 败!
    轰!

    冲天刀意仿佛万刀,最终逐渐扩散,形成一域,将炎穹的(身shen)形完全的覆盖在内。

    “好家伙!”

    感受到这般恐怖的威势,炎穹的面色也不由是一变,心中暗惊。

    他能明显的感觉出来,秦沉这一式的威能,要远超先前那一式。

    “荒域中,我为主!”

    “绞杀!”

    秦沉脸庞上笑容绽开,(身shen)体陡然如同流星般的掠出,嗜血魔刃直接斩向炎穹,如同一座巨山压顶一般。

    “给我破!!!”

    炎穹暴吼了一声,两道火皇指上燃烧起冲天的火焰,空间仿佛都要融化掉,竟也不惧,直接轰向秦沉的嗜血魔刃。

    “败!”

    秦沉口中吐出一道自信的声音,旋即盖天刀势瞬间斩在了炎穹的火皇指上,将炎穹的火皇指斩成碎片。

    嘭!

    当即,炎穹的(身shen)体便是再度的朝着后方倒飞了出去,心中震颤不止。

    他这一招威力,比起先前何止强了数倍?

    竟然也败得这么惨?

    那么,秦沉这一招到底该有多强?

    唰!

    然而就在炎穹心中震惊之时。

    秦沉的(身shen)影却是陡然在原地留下一道残影,破风之声当即响起,让炎穹的脸色一变。

    “好家伙!竟然还知道运用战术!”

    这也幸亏是炎穹是一尊老家伙了,经验十足,若是寻常人,面对秦沉这紧随而至的袭杀,怕是根本就反应不过来。

    嘭!

    两人再度碰撞在一起,而炎穹的(身shen)体却是飞速的朝后退了出去,再度落入下风。

    “看来不拿出最终底牌,这一战糟老头子我是要败了!”

    “小娃娃,你真是让我刮目相看呢!”

    看到自己几度落入下风,局势无比别动,炎穹心中既是高兴又是不服。

    谁都不希望体会失败,虽然炎穹十分欣慰秦沉的强大。

    “火岩体!”

    炎穹一声大喝!

    体表,如岩石般的纹路顿时凝现,一阵来自于(肉rou)(身shen)的野蛮气息肆虐了出来。

    “小娃娃,先前在第三层的时候,我只拿出了火岩体的第一层。”

    “而事实上,这火岩体我已经修炼到了第三层的层次!”

    “如今,我更是全力以赴!”

    “看看你的刀,还能否击破我的防御!”

    炎穹说话间猛地将拳头捏紧,胳膊肌(肉rou)处顿时爆发出炸裂般的气息,空气爆炸。

    “试试就知道了!”

    秦沉嘴角流露出一丝弧度,他先前与炎穹战,拿出的可仅仅只是武道修为罢了。

    “来吧!”

    炎穹畅快一声吼,(身shen)体却已经如同流星般的朝着秦沉冲撞了过来,如同一颗炮弹一般。

    唰!

    秦沉直接挥手斩出一刀,刀意冲天。

    铛!

    嗜血魔刃斩在炎穹(身shen)体之上,就如同斩在了一尊铜壁上一样,竟是无法轰退炎穹半分。

    “哈哈哈,小娃娃,还想如先前一样将我轰退,自然是不可能的事(情qing)了!”

    炎穹大声的笑了一声,随后竟是双手直接抓向秦沉的嗜血魔刃。

    “不可能么?”

    秦沉脸上划过一丝笑容。

    看着炎穹要抓嗜血魔刃,看样子应该是要将嗜血魔刃从秦沉的手中夺下。

    炎穹显然是看出了嗜血魔刃的强大,知晓若是夺下了秦沉手中的嗜血魔刃,定是能够让秦沉实力大减。

    不过,秦沉怎会让他如意?

    下一个瞬间,秦沉的(肉rou)(身shen)也陡然爆发出撼世的力量,皮肤之上,金光爆闪,血(肉rou)之中,恐怖的绝世力量翻滚。

    嘭!

    炎穹原本抓向秦沉双手的手,陡然被震开,(身shen)形更是一个不稳。

    “念法真言……攻!”

    秦沉立马再斩出一刀,同时念力化作‘攻’字,直接斩向炎穹。

    “火岩体第二层!”

    炎穹大喝一声,全(身shen)肌(肉rou)爆炸,双拳如巨山般的砸出,巨力滔天,要将秦沉的攻势直接粉碎掉。

    嘭!

    秦沉的‘攻’字当即被炎穹一拳粉碎。

    但,秦沉的嗜血魔刃,却是直接将炎穹的手臂斩出一条狰狞的血口,鲜血淋漓,血流不止。

    “炎穹前辈,你这防御似乎也并没有那么强嘛!”

    秦沉调侃般的笑着说道。

    炎穹看着自己差点被斩断的手臂,眸子之中满是惊骇之色。

    特别是听到秦沉的那一声调侃,炎穹更是面色尴尬。

    “火岩体第三层!”

    炎穹再度喝了一声,(身shen)形如狂风暴雨般的冲向秦沉。

    一直被秦沉击破层层手段,炎穹也有些不服气了起来。

    “再破!”

    秦沉的眸子之中,破虚之光闪烁,洞悉炎穹的攻击轨迹,立马找到一个可乘之机,一刀斩向炎穹的侧腹。

    秦沉如此刁钻的攻击位置顿时让炎穹脸色一变。

    急忙抽(身shen)躲闪。

    却不料,秦沉的嘴角却是露出了一道(奸jian)计得逞的笑容。

    “前辈,我可就等着你闪避呢!”

    唰!

    秦沉话落的瞬间,炎穹面色一滞,陡然感觉一抹惊天刀光刺向了他的天灵盖。

    等到炎穹反应过来,却是已经来不及了。

    噗呲!

    秦沉的嗜血魔刃笔直的穿入到了炎穹的天灵盖之中。

    炎穹的(身shen)体一震,嘴角流出鲜血,眸子看向秦沉:“我败得不冤!”

    “你的确已经是一个战斗高手!”

    “单凭战斗技巧,就足以弥补强大的手段!”

    “加油小娃娃,你乃吞神一族的族人,(身shen)上背负着前所未有的责任与压力!”

    “祝你,前程无限!”

    炎穹最后的留下一段话,(身shen)体直接轰然的倒在了地上。

    当即一个玉盒跟一个卷轴,就浮现在了炎穹的(身shen)体上空。

    “秦沉感谢前辈祝福!”

    望着倒下的炎穹,秦沉的脑海中不仅浮现出了第一次见炎穹之时,那个时候,他是那般的弱小。

    而如今,他已经拥有了能击败炎穹本尊的实力!

    时间,让秦沉有了飞速的成长。

    秦沉将那玉盒跟卷轴收下,并没有第一时间打开,而是挖出了一个坑,将炎穹的尸体埋了进去。

    随后,秦沉微微躬了一个声。

    尘归尘,土归土。

    走出吞神塔第五层,秦沉回到吞神晶内。

    这一战,他还并没有拿出全部的实力,他还可以与更强的人战!

    随即,秦沉打开了那一个卷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